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463章 大剛升階

-

第463章大剛升階

吃過晚飯,魏峰開車把魏武送了回去,魏武回了種植公司,去地下室把需要帶的東西都收拾好,裝進那個雙肩包。

地下室裡,水如常和遲驚雷,還有大剛都在,薑鐘離聯絡醫門弟子去了。

魏武推開風無塵的房間,水如常也跟了進去,薑鐘離臨走的時候,把照顧風無塵的事托付給了水如常。

風無塵還躺在床上,身上裹滿了繃帶睡著了。

魏武走到床邊,風無塵掙開了眼睛,正要說活,被魏武擺手止住,然後拿出醫靈針,開始給風無塵鍼灸,直到四十分鐘後才收了針。

風無塵的眼裡含著淚水,哽嚥著說:

“多謝公子為屬下療傷,剛剛公子運針時,靈氣已經不輸薑長老了,對靈氣的運用還在薑長老之上,真是可喜可賀。

公子,謝謝您,這些天,薑長老把一切都告訴了我,我深為方技家能出一位您這樣的後人而欣慰,若是醫門和方士門從此以後不再拚殺,無塵死也瞑目了。”

魏武問道:

“風二叔為什麼會這麼說?”

風無塵說:

“我是方士門神丹閣的傳人,神丹閣曾經是方技家總壇的直屬,是為總壇煉製各種丹藥的機構,神丹閣的人雖然都出自經方家,但卻一直以整個方技家的大局為重,即使後來方技家分崩離析,神丹閣跟了方士門,也一直是反對方士門和醫門拚殺的。

所以,神丹閣的人,一生隻醉心研究丹藥,絕不參與兩派的拚殺,如今公子獲得宗主信物,當是整個方技家的宗主,若是能讓醫門和方士門重歸於好,風某願效犬馬之勞,雖死無憾!”

魏武點了點頭說:

“醫門和方士門拚鬥了幾千年,孰是孰非早就無法追究,我也希望兩家不要在內鬥了,即使不能合為一家,也不該再拚得你死我活。

眼下兩派同遭大難,凶手可能是同一夥勢力,所以,大家應該暫時放下恩怨,一致對外纔是。

這幾天我和水叔、離叔都得遠行一趟,你安心養傷,我會安排人伺候你的。”

風無塵點點頭說:

“公子放心,薑長老已經安排好了,他說會留下一名醫門的弟子繼續替我療傷的。

還有,我聽水老說,公子正在研究快速提升境界的藥物和丹藥,神丹閣曆來就是研製丹藥的,有很多不傳秘法和心得,也許對公子有用,我這就背給您和水老。”

魏武笑著說:

“不用了,風二叔好好養傷,等你傷好後,協助我和水叔就好了。”

風無塵含淚道:

“謝謝公子的信任,風某傷好之後,一定會儘力輔佐公子,絕無二心。

另外,公子請走一趟方士門總壇,在總壇後山一處隱秘的山洞了,珍藏著神丹閣千百年來傳下來的各種丹藥,和煉丹秘籍和手劄,請務必取回來。

請公子將秘籍手劄帶回來,那些都是神丹閣的核心傳承,那些丹藥就贈與公子了,或許對您這趟遠行有所幫助的。”

魏武站起身鄭重地說:

“好,謝謝風二叔的信任,更謝謝你的丹藥。”

隨後風無塵把詳細的地點告訴了魏武,魏武記下後,囑咐風無塵好好養傷,這纔去了他自己的房間。

出來的時候,魏武叫上了大剛,直奔水庫邊,找了個空地,遞給大剛一個礦泉水瓶,讓他喝了。

這是剛剛魏武在房間裡調製的藥酒,是用兩隻葫蘆裡裝的藥酒調製的,還加了黑金蟒的血,和龍羊角熬出來的湯藥。

那些藥酒他後來一直冇捨得喝,打算留著研製藥物用的,這次薑鐘離堅持要帶著大剛,魏武擔心大剛的境界太低,遇到危險無法自保,這纔拿出來幫他提升境界。

大剛嘗過陰性葫蘆裡的藥酒,雖然不多,但是印象深刻,接過去看了看說:

“叔,你又讓我喝酒呢?俺媽知道了要罵俺的。”

魏武笑道:

“你不說不就行了,明天你得跟我出境執行任務,我怕你境界不夠,會有危險,你趕緊喝了練功消化,我給你護法。”

大剛早就不是之前的憨子了,聽了魏武的話,連忙問道:

“出境執行任務?是出國嗎?什麼任務?不會是打戰吧?叔,你不會是部隊裡的吧?”

魏武心中一動,道:

“時間不早了,你趕緊喝下去吧,路上我再告訴你。”

大剛“嗯”了一聲,仰頭把酒乾了,便開始運功。

魏武一邊緊張地護著大剛,一邊在想,要不把大剛安排到916基地去,或者就在乾休所這邊的基地分部,當一名職業軍人,也算是替他謀了一條出路。

大剛這時卻是什麼也冇法想了,這一次的酒力遠遠超過了上一次,隻是,喝下去的時候,感覺冇有上一次火辣,還很醇和。

可是落肚之後,那些酒一下就分成了兩股強勁的氣流,一股滾燙,一股極寒,快速地向著四肢百骸散發開去,跟著大剛的身子也出現了半邊滾燙,半邊冰涼的現象。

大剛練氣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但他的天賦有限,加上身高體壯,筋腱、骨骼、包括臟腑和經脈都比常人要粗壯得多,並不適合修煉《百草化丹功》這種高深而繁雜的功法。

遇到薑鐘離之後,薑鐘離給他挑選了一套適合他練習的功法,薑鐘離當年曾救治過一個修真門派的掌門,那人為了酬謝,把他珍藏的一套功法秘籍送給了薑鐘離,那套功法尤其適合大剛這種體質的人修煉,這也是薑鐘離一看到大剛,就要收他為徒的原因。

隻是這套功法大剛還冇熟練,所以他一時半會反倒不知該使用那一套功法,更不知如何吸收。

魏武一直在仔細觀察著大剛的情況,見此情景,知道憑大剛自己的能力,無法將陰陽兩股氣流融合併消化吸收,於是便把雙手貼在了大剛的後心,用靈氣幫助他,將兩個氣流慢慢融合。

過了許久,魏武收回了手掌,此時,大剛已經跨進了金丹初期,丹田已經形成了一個金丹,隻是還不夠凝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