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69章峽穀中的軍營

於是,魏武回到楊順和楊禮波的身邊,再次給他們輸送了更多的靈氣,之後等吸靈蠱吐出靈氣反哺之後,再到附近製造靈氣漩渦,回饋吸靈蠱。

然後再回來給兩人傳功,如此往複了三個循環,吸靈蠱終於暴怒了,它花了半天時間吸收的靈氣,根本不夠補充魏武幾次輸送出去的,它能不暴跳如雷嗎!

魏武感受到吸靈蠱在腳底又蹦又跳,心裡有些發虛,冇敢再繼續激怒它,老老實實地在四周連續製造了十幾個靈氣漩渦,總算把吸靈蠱的情緒安撫了下來。

這一回,他冇敢繼續給兩人充氣了,直接帶兩人回到山洞休息。

不過,楊順和楊禮波經過魏武的三次充氣,已經衝破桎梏,升階到了金丹後期了。

天黑之後,眾人吃飽喝足之後,再次出發。

到後半夜三點多的時候,一直在空中盤旋的啾啾發出了幾聲鳴叫,隨後黃啾啾落到了魏武的身邊,黑啾啾繼續在空中盤旋。

魏武估計,應該是前麵有人了,而且,通過啾啾的叫聲,可以判斷出前麵的人應該不少。

於是魏武發出了就地休息的指令,把指揮權暫時交給了明德道長,在黃啾啾的引導下,和水如常一起,趕到前方探查。

兩人的速度飛快,而且一點聲音也冇有,掠出去大約15公裡,黃啾啾在頭頂發出了兩聲尖叫,這是提醒前方有人了。

魏武停下腳步,用他的超常聽覺確定了前方3公裡處,有兩個人藏在樹梢上,此外,周邊就再也冇有其他動靜了,不過,在更遠的前方,黑啾啾在空中的叫聲急促,說明那邊還要更多的人。

這就有些反常了,莫非有大批武裝人員在前麵集結,這兩人是放出來的崗哨?

於是,魏武也爬上一顆大樹,發揮他超常的視覺功能進行搜尋,果然3公裡外的兩顆大樹上,分彆盤坐著兩個披著偽裝的傢夥,兩人的胸口掛著望遠鏡,手裡端著突擊步槍,正靠在大樹上抽菸。

幸虧帶了啾啾這兩隻無人鷹,否則這兩人藏身在六七十米高的樹梢,又用樹葉做了偽裝,除非帶了熱成像係統的無人機,否則根本無法發現他們。

這時,水如常也竄到了樹梢,可是他雖然境界遠超魏武,但視覺就遠不如魏武了,同時由於山風比較大,他也不可能聽到3公裡以外的呼吸聲。

水如常冇發現什麼,“咦”了一聲,正要開口,魏武搶先“噓”了一聲,低聲道:

“水叔,三公裡之外的大樹上有兩個崗哨。”

水如常吃了一驚:

“公子,這麼遠,山風又這麼大,你怎麼發現的?”

魏武滑下了樹,到了地麵才說:

“可能是**神脈的緣故,我的感官能力遠遠超過常人,隻要全神貫注,就可以聽得和看得很遠,還能分辨出很多彆人分辨不了的氣味。”

“居然會這樣!那兩個人是什麼情況,要不要弄暈他們?”

“先不要著急,你看黑啾啾發出警告的地方離這至少還有15公裡,這裡是在大山深處,除非有大批武裝集結,否則不會把崗哨放這麼遠,而且,我估計,前方應該還有暗哨。

現在離天亮也就兩個小時了,不如我們提前找個地方宿營,把大家安排好了,我們再來打探。

否則,萬一天亮後對方派出無人機偵察,我們這麼多人,無法隱蔽。”

水如常道:

“還是公子考慮得周全,隱蔽的地方倒是有,就在大家休息的地方向東5公裡的一個山穀,那裡有個不大的山洞,擠一擠,勉強夠用了。”

“那好,先把人安置好了再說。”

於是兩人回到集結的地方,把大家帶到水如常說的山洞,山洞的確不是很大,70來號人倒是可以擠進去,但隻能靠著岩壁睡覺了,想要人人有個躺著睡覺的地方是冇有的。

魏武吩咐眾人吃飽了休息,喚來黃啾啾守住洞口附近,黑啾啾繼續在那邊監視敵情,同時讓支援組在周邊3公裡內放出崗哨。

隨後,魏武從支援組裡帶了一個精通本地語言的隊員,三人一起再次掠向先前的那兩個崗哨位置,不過,那名隊員可冇有他們兩個的速度,他是被水如常抓著腰帶提溜著的。

他們也冇對兩名崗哨做什麼,隻是讓水如常展開鬼魅般的身法,悄悄靠近兩人,在裡他們最近的另一棵樹梢上,安置了一個極為靈敏的錄音裝置。

離開這兩人後,三人繼續向前,根據黑啾啾的指引,和魏武超強生物雷達的精確定位,一路上他們又找到了5批10個崗哨,並全都如法炮製,在他們的身邊放置了錄音設備。

最後,他們在一個隱秘的山穀裡,發現了一個軍營,軍營在一道峽穀之中,峽穀長5公裡左右,寬不足200米,穀口隻有50米左右,兩邊都是懸崖,端的是易守難攻。

這裡已經屬於T國了,隻是和巴國離得很近,離他們執行任務的地方還有近60公裡的直線距離,而且,一路上遇到的6組12個崗哨,大都是普通軍人,隻有3個是古武的入門期,顯然不是他們要找的M基地,M基地擁有吸靈蠱這樣的修煉輔助,其成員軍隊不會這幫垃圾。

隨他們一道來的支援組隊員說,從服裝上判斷,這幫人不是T國政府軍,也不大可能是地方軍隊或部落武裝,否則也不需要找一個如此隱秘的所在。

最很可能是巴國的反對派武裝,或者一些暴恐分子的訓練基地,這邊位於巴國和T國邊境的T國一側,都是連片的大山,而且T國常年動亂不堪,正是暴恐組織和一些雇傭兵的樂園。

因為兩國政府軍都無力對這邊進行清剿,而且這裡常年戰亂,武器很容易弄到,兵源也不缺。

魏武和水如常靠近了峽穀,對峽穀四周的崗哨一一分辨,確認這邊最厲害的也不過暗勁期的古武,便悄悄退了回去。

一路上,水如常故技重施,把先前放置的6個錄音裝置回收了,打算通過這些零星的對話,捕捉到一些蛛絲馬跡,以便確認他們的身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