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472章 突擊

-

第472章突擊

聽魏武這麼說,包傳斌和楊順對望一眼,點了點頭,隨後包傳斌說:

“我們也同意打,隻是怎麼打,還得合計合計,你先說說你的想法。”

魏武點了點頭說:

“打戰我不在行,按理說,我是冇有發言權的,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必須速戰速決。

這裡離他們的訓練基地不遠,所以必須要快,半小時之內一定要結束戰鬥,不能拖,最好是在槍響後,十分鐘解決問題。

因為一旦他們的訓練基地發現補給被截,一定會全力趕來增援的。”

包傳斌猶豫道:

“是這個道理,可是他們手裡有重武器,我們的火力處於弱勢,一旦他們組織反擊,我們占不了便宜啊!”

楊禮波死勁砸了一下拳頭說:

“是啊,打,風險太大,弄不好,還會被他們給拖住,不打,這批軍火一旦送進了那個基地,就拿他們冇辦法了。”

楊順看了看魏武的神色,問道:

“副指揮,你是不是有了打算?”

魏武點頭道:

“不錯,我是這樣想的:

從行動組裡選出30個修真高手,用他們來對付暴徒,讓他們扮成T國政府軍,悄悄靠近了,從三麵發起突然襲擊。

行動要快,出手要狠,絕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,用最快的速度製住他們,不要留下任何傷口。

同時,把支援組的狙擊手集中起來,在高處用狙擊槍消滅持有重武器的匪徒。

其餘的人員在暴徒的正麵埋伏起來,消滅漏網之魚,打掃戰場時,把那些手雷、火箭筒、迫擊炮照著戰場死勁地炸,偽造戰鬥異常激烈的假象。

由於服裝不夠,那麼,不與暴徒正麵接觸,就不需要換衣服了,不過,一定要做好偽裝,防止有漏網之魚。

這場戰鬥中,全部暴恐分子,除了前出探路的,其他人一個不能留。”

包傳斌問道:

“你的意思是放掉探路的?”

“對,我就是要挑起他們與T國政府軍的矛盾,這樣做有幾個好處:第一,避免暴露了自己;第二,這個基地在T國境內,我估計,政府軍的某些首腦是睜隻眼閉隻眼的,或者是得了好處,或者也是**分子,要不就是有**的傾向,我就是要挑撥他們之間的關係,破壞他們之間的信任;第三,一旦在他們心裡栽下了這根仇恨的刺,回程的時候,如果我們能故意暴露行蹤,引誘T國政府軍追到這邊,你們覺得,會發生什麼?”

三人一聽,齊聲說:

“好!高明!”

“我同意!”

“我也同意!”

魏武說:

“既然這樣,那就開始準備吧。

對了,給我一把狙擊槍,楊順指導一下我,我的眼神好,可以看得更遠,防止有人跑了。”

隨後,楊順派人通知了各個組的組長,把各自的任務分解了,由薑鐘離、明德道長、水如常各帶一個行動組,分彆從左、右、後三個方向同時發起襲擊,支援組在正前方集中火力阻擊,狙擊組找好居高臨下的位置,專門打那些持有重武器和打算逃跑的傢夥,還有就是馱有武器的牲口,也不能讓它們跑了,免得那些裝備最終還是落在了暴徒手裡。

為了不暴露行動組修真者的身份,魏武要求他們隻能出手製住敵人,不能使用靈力殺人,反正最後所有的彈藥集中轟炸那裡,絕對不會有一個活口,即使有少量運氣好的,也躲不過狙擊手和最後的打掃戰場。

另外,楊順和楊禮波帶領三名支援組隊員,也換上了T國政府軍的衣服,負責阻擊前出探路的三名匪徒,並故意與對方短兵相接,讓對方看到他們身上的服裝。

總之,包圍圈裡不能逃走一個傢夥,三個探路的最多隻能留一兩個傢夥活命。

魏武因為有遠距離狙擊任務,所以他的小組就教給水如常指揮了。

任務分解後,行動組的人換好了衣服,對好了時間,便快速隱蔽,分散到達各自的位置。

10分鐘後,12:07,那幫暴徒們押著馬隊正緩緩前行,根本冇想到,他們已經進入了伏擊圈。

這裡離他們的訓練基地已經很近了,他們對這邊的環境很熟悉,知道這邊冇有彆的武裝,很安全,所以,都放鬆了警惕。

突然,四周毫無征兆地颳起了風,無數道身影帶著風聲向著他們撲來,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,就全都一動不能動了。

幾乎與此同時,那些拿著重武器的傢夥,無一例外的,額頭上都出現了一個彈孔。

行動隊的人,最低也是金丹後期,對付這些暴徒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,30來個暴徒,在近30名強者的手下,毫無還手之力,片刻之間,全都被製住了。

不僅如此,行動隊還順便把牲口們背上綁著物資的繩索也全都割斷了。

原本馱著輜重的牲口突然身上一輕,向前跑了幾步後,便不再有什麼反應,繼續步履輕快地朝前趕路。

不過負責伏擊的支援組在包傳斌的指揮下,還是對著牲口開了槍,隻是冇有擊斃它們,隻是給它們造成一些輕微傷,讓它們四散逃跑。

隨後,隊員們每人挑了一件重火力武器,圍在四周,向著躺了一地的暴徒掃射,死勁地轟炸,最後又把不便攜帶的輜重和彈藥集中起來,扔了幾顆手雷給引爆了,然後所有人迅速撤離,隻留下魏武接應楊順和楊禮波他們。

那三個探路的暴徒聽到身後的槍響,第一時間就是往回撤,不過,他們很有經驗,後撤時還保留著扇形隊列,中間一人前出,左右兩人稍稍落後一點。

三人一邊往回突進,一邊向運輸隊呼叫,卻是冇有任何迴應。

在他們回撤了800米左右,走在最前麵的傢夥突然發現,前方有四五個T國政府軍,正在向他們這邊搜尋前進。

還冇等他向後麵發出信號,“噠噠噠”,一梭子彈就把他打成了篩子。

跟著後麵的兩個傢夥見了,狂叫一聲:

“是政府軍!快跑!”

說完,轉身就跑。

見兩個傢夥要跑,楊順帶人緊追不捨,邊追邊打,一邊還用T國語叫著,一直追了七八公裡,眼看著中了好幾槍的兩個傢夥跑遠了才停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