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76章啾啾的異常

此時,政府軍的直升機已經距離剛剛發生的交戰處,不足5公裡了。

原本他們一路搜尋過來,並冇有發現任何情況,這時,突然聽到前方有爆炸聲傳來,便不再猶豫,一邊向後方彙報,一邊飛了過去。

可是,直升機剛剛接近爆炸點附近,又是一枚火箭彈襲來,差一點又擊中一架飛機,同時,飛行員也看到了前方蜂擁而至的幾百名武裝人員,於是一邊快速升空,用火炮和導彈轟擊,一邊緊急向後方彙報。

很快,數千名政府軍從四麵八方包圍過來,向見勢不妙,早已龜縮回去的厥東武裝發起了圍攻。

政府軍判斷,這兩個基地肯定是一夥的,因為,他們的一架直升機剛剛報告發現一群抬著擔架的武裝,隨後就被擊毀了,隨後追過去的直升機便發現了這個新的基地,從基地裡出來的武裝還向直升機發起了猛烈攻擊,並再次擊落了他們的一架直升機。

於是,政府軍把全部的怒火都發泄到了新發現的基地身上,而基地裡的厥東武裝,也因為運輸隊被殲而懷恨在心,現在又見政府軍前來圍剿他們,顯然是要斬草除根了。

於是他們便動了拚死的念頭,和政府軍展開了殊死拚鬥。

那個抬著擔架的隊伍當然是行動組裝扮的,目的就是為了把政府軍引到厥東的訓練基地,藉助政府軍消滅那個基地。

此時,行動隊已經全部進入了那條隱秘的峽穀,隻有啾啾在空中巡邏。

峽穀內的好幾個帳篷裡,躺著300多個昏迷了的傢夥,其中大多數衣衫襤褸,渾身又臟又臭,是M基地關押的犯人;另外少數傢夥,衣著整齊,應該都是M基地的人,不過,他們大都功力不是很高。

而跑了的,也有六七十個,其中大部分都是金丹後期以上的高手,由於功力相對要高不少,所以當有人暈倒的時候,他們便警覺了,紛紛屏住呼吸,或者吞食丹藥,瞅準機會四散而逃。

不過也有不少人,在逃跑的時候,被行動組的人給截住了,尤其是行動組裡的元嬰強者,還是截住了不少高手,水如常還抓著了一個元嬰初期的強者。

要不是事先有命令,讓他們不要戀戰,儘快把人運送回去,估計能逃走的寥寥無幾。

於是,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時間,魏武每天忙得不可開交,100多個身中吸靈蠱的人,都需要魏武一個個地取出吸靈蠱,再一個個地把靈氣擠到支援組的人身上,再把吸靈蠱放回到原來的寄主身上。

而傳功寶夾則交給了楊順和楊禮波兩人,他們帶著一幫支援組成員,輪流在M基地那幫人身上吸食靈氣。

由於人數眾多,光是被下了吸靈蠱的就有170多個,還有130多個M基地的被虜人員,所以,平均每個支援組的人,至少接收了三次外來的靈氣,最後,就連峽穀內的資訊組和後勤組人員,每個人也都吸收了一次靈氣。

結果,除了玄天觀和醫門的強者,所有人都得了天大的好處,連張祖龍都不例外。

七天後,52名支援組的成員,其中有20名戰士之前就在峽穀了,跟魏武一道來的是32人,最低的也連升了三個小境界,原本境界最低的幾個古武戰士,全都跨入了修真,其中有21人成了金丹強者。

楊順、楊禮波還有包傳斌全都穩定在了金丹後期,連張祖龍也成了金丹初期的高手。

七天中,那些被關押的各國精英戰士,在吸靈蠱被擠乾淨重新放回體內後,陸續被送了出去。

他們會陸續在山中某個地方突然醒來,然後就發現自己已經成了自由身了。

他們都是在基地就已經被弄暈了,根本不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,所以,他們都以為是T國政府軍追擊得太緊,M基地隻得被迫丟下了他們。

至於M基地的那些人,也在靈氣吸乾之後,陸續轉移到了華國接受審訊。

玄天觀和醫門的人,也陸續回去了,這邊隻剩下了大剛和魏武,再有就是二楊啾啾了,水如常護送醫門的人回去了,原本他是想跟魏武一道回去的,但魏武催他回去保護並指導魏冉和遲驚雷,他隻得先走了。

根據華國的衛星觀察,以及資訊組的調查,在T國政府軍連續炸平了兩個基地之後,這片山區的大小武裝,全都望風而逃了,他們以為政府軍要對所有的武裝進行清洗,全都逃走了。

所以,目前這片山區,變得格外安靜,也格外安全。

大剛留下來是因為啾啾,葛日圖先回去了,當時魏武還在給最後幾條吸靈蠱瘦身,啾啾就隻能交給大剛了,他已經從葛日圖那裡學會了和啾啾溝通,啾啾也很喜歡他,冇事的時候,就喜歡蹲在他的肩上。

明德道長臨走之前,特意前來和魏武辭行,魏武拐著彎打聽葉牧雲的訊息,說是幫助葉不凡,瞭解一下他妹妹的情況。

可惜,明德說,玄天觀很大,分為三峰九穀,女子都在玄妙峰,與其他峰穀很少往來,所以他也不清楚葉牧雲的情況。

明德是九穀之一的天雷穀穀主,臨走時還送給魏武一塊天雷穀的令牌,說是憑著這塊令牌就可以到崑崙山找他,隻要不主動惹事,其他門派的人,見到令牌就不會為難他。

魏武鄭重地接了令牌,一再表示感謝。

有了這塊令牌,魏武便打算走一趟玄天觀,去尋找那個朝思暮想的女孩,不敢有彆的奢望,隻想勸說她收回出家的心思。

第八天一早,魏武帶著大剛,還有楊順和楊禮波,告彆了峽穀留守的戰友,離開了峽穀,當然,還有天上的啾啾。

這邊現在已經很安全了,各方勢力全都撤離了這片區域,加上他們帶著無人鷹,已經冇有必要再趕夜路了。

出了峽穀,魏武便帶著他們三個一路飛奔,不過,很快大剛就停下了,說:

“叔,不對勁,啾啾怎麼飛走了?”

魏武這才注意到,啾啾朝著他們相反的方向,“啾啾”的叫著,越飛越遠。

魏武連忙說:

“跟上去看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