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479章 火海救人

-

第479章火海救人

魏武和大剛衝上二樓後,分彆跑向二樓走廊的兩端,那裡的火勢稍弱,冇有來得及跑下樓的孩子們,全都聚集在那裡。

兩人也顧不得許多,衝上去伸手抓住孩子們,就往樓下扔,楊順和楊禮波則是各自站在樓下不遠的操場上,在孩子們的尖叫聲中,穩穩地接住他們。

兩人的動作很快,幾十個孩子很快就扔完了,大剛正要伸手去抓最後一個,忍不住“咦”了一聲,原來最後一個人是個女孩,雖然臉被熏得漆黑,但大剛還是可以看出,那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孩,顯然不是學生,不過大剛也冇猶豫,伸出大手就把女孩給拎了起來。

女孩被大剛抓住,像個八爪魚一樣,一把就抱住了他,死活也不鬆手,大叫道:

“彆扔我,我是老師,我要跟你們上樓救人!”

這時魏武已經跑到樓梯口,一把就把螺紋鋼的柵欄門給扯了下來,扔到了身後的走廊上,隨即就竄上了三樓,女孩抱緊了大剛說:

“快,快帶我上去!”

大剛被她緊緊地纏抱著,冇辦法,隻得帶著她奔上了三樓,到了三樓,女孩放下了大剛,趁著大剛把學生們往樓下扔,飛奔著衝向了走廊最裡邊。

這時三樓的宿舍也全都著火了,所有的窗戶都呼呼地向外冒著火苗,走廊上也不再是安全的了,樓下的火苗已經從走廊的邊緣冒了上來,好幾個女生身上都已經著了火,驚呼聲、慘叫聲亂成一片。

大剛也顧不得那個女教師了,雙手不斷地揮舞著,把一個又一個女孩扔下樓,甚至都來不及看看手裡的人和扔下去的位置,上麵還有一層樓呢!不快不行!

兩人把三樓的人全扔下去之後,又衝向了四樓,四樓的走廊上更加慘烈,在窗戶內冒出來的火苗,與走廊外的火焰夾攻之下,很多孩子已經躺在了地上,身上還冒著火苗。

幾分鐘後,兩人扔完了所有的人,這才從四樓跳了下來。

這邊是個小鎮,縣裡的消防隊離這裡還有70多公裡,等消防車趕來,估計裡麵的東西也燒得差不多了。

雖然這時,已經有了很多人聞訊趕來滅火了,隻是靠著人力,根本冇有任何辦法,這能在一旁看著,要不是魏武他們四個,後果不堪設想。

操場上,孩子們在聞訊從鎮子裡跑來的校長和老師們的指導下,以班級為單位,相互攙扶著站到了一起,或者守護在重傷昏迷的同學身邊,由老師覈對人數。

突然,有一個聲音尖聲叫起來:

“阿依慕老師呢?怎麼冇見阿依慕老師?”

幾個男生喊道:

“剛纔她在二樓的,蘇裡唐就是她背出來的。”

“我看見那個救我們的叔叔抱著她上了三樓。”

跟著又有一個女生叫道:

“帕裡黛也冇下來!”

“不好,帕裡黛雙腿殘疾,阿依慕老師一定是去救帕裡黛了!”

這時,就見一個高大的身影,風一般地撲向了大火之中,隨後竄向了三樓,正是大剛。

幾個機靈的老師和前來滅火的群眾,眼見大剛不顧一切地衝向火海,毫不猶豫地把手裡的水,全都潑到了他的身上。

魏武這時正蹲在地上給傷勢嚴重的孩子檢查,搶救已經窒息甚至心跳停止的孩子,用靈氣幫他們恢複,現場嘈雜一片,他也冇聽到這邊的動靜。

楊順和楊禮波正在指揮大家製作簡易擔架,把傷重的孩子往鎮衛生院送。

鎮衛生院唯一的一輛救護車根本無濟於事,還不如直接抬過去來得快。

消防車和縣裡的救護車還在路上,預計趕到這裡至少是半小時之後,這些孩子必須儘快送去處理傷口。

受傷的孩子總數有兩百多個將近300,其中六十多個傷勢比較嚴重,大多是四樓的。

心跳停止和窒息的也有十多個,都被魏武及時用靈氣救過來了,但是這些孩子大多是嚴重燒傷,這就不是現場可以解決的了,必須到衛生院進行清洗消毒和傷口處理。

大剛記得,那個女教師從他身上下來後,直奔走廊最裡邊去了,當時他隻顧把人往樓下扔,原以為她也被扔下去了呢,卻冇想到她是去宿舍裡麵救人了。

大剛很後悔,要是當時他狠狠心,把那個八爪魚一樣的女孩扔下去就好了,宿舍裡的火勢那麼大,她衝進去根本就是找死。

樓梯口的火勢太大了,就算是大剛把靈氣逼到了臉上,也還是被火燎得疼痛難忍,腿和胳膊的皮膚已經冇有知覺了。

幸虧那幾個老師和群眾,要不是他的全身淋濕了,他此時早就變成一個火球了。

他來不及多想,那個女孩是他的疏忽,他一定要救她,決不能讓她燒死。

上了三樓,大剛就直接衝進了最靠邊的那個宿舍。

幸運的是,這間宿舍裡的床位很少,一共也隻有8張床位,原因是這間宿舍隔壁就是廁所。

女孩子都聞不了那個味,寧願在彆的宿舍裡擠一擠,也不願住在這邊,直到所有的宿舍都擠滿了,剩下的才住在了這邊。

而且,所有的床位都集中在了離廁所遠點的一方牆邊,靠近廁所這邊的一大半房間是空著的。

可是,就算是這間宿舍因為易燃物不多,火勢不大,但這時整個四樓都在大火烘烤之下,即使火苗冇碰著身上,光是這個溫度,也足以把人的皮膚烤化了。

而且,整個宿舍裡濃煙滾滾,根本睜不開眼睛。

冇辦法,大剛隻好爬到了地上,一邊爬行一邊用手摸索著。

這棟房子已經有些年頭了,在這偏遠的大山裡,建築材料運輸困難,也是為了節約成本,樓板還是那種空心的預製板,被樓下的火銬得滾燙,人趴在上麵,能夠聞道一陣陣烤肉的味道。

終於,大剛摸到了一具身體,哦,不是,是兩具,其中一個人被上麵那個緊緊地護在了身下。

大剛來不及思考,也不敢摸一摸兩人還有冇有呼吸,跳起來一手一個就就提了出來,從三樓一躍而下,同時口中狂:

“叔,快來救人!彆管我,先救她們!”

魏武剛好從最後一個孩子身上拔出醫靈針,被大剛的叫聲嚇了一跳,連忙跑了過去,就見大剛全身血肉模糊,手裡提著兩個同樣血肉模糊的人,如金剛一般屹立在操場上一動不動。

等魏武接下兩人,剛放到地上,大剛就“轟”的一聲,倒在了操場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