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十九章好藥材

魏武跟周詩文上了一輛火紅的敞篷跑車,貨車跟在後麵,大剛開車跟在貨車後麵,一路疾馳到城東的湖濱路。

和春堂就在湖濱路和人民路交叉口,一溜十多間門麵,五層樓。

大樓後麵還有個院子,院子裡有一排平房,是中藥倉庫和烘乾切片等粗加工的車間。

三輛車一起開進了院子,周詩文停好車,讓魏武兩人稍等,就進了前麵的門診大樓。

魏武簡單看了一下,大樓一樓是大廳和掛號、收費的地方。

左側有一個很大的藥房,帶抽屜的櫃子整整齊齊地排了一排又一排。

再往裡麵還有一個門,裡麵飄出中藥湯藥的味道,應該是煎藥的地方。

現在很多中醫院和門診,都會把中藥煎好了給病人帶回去,平常放在冰箱裡,喝的時候熱一下就行了。

大廳的一個電子指示牌顯示,二樓是各個門診室,還有鍼灸、推拿室。

三樓是檢查化驗的地方,和普通醫院冇什麼兩樣,四五兩層是病房。

魏武感覺這裡就是一個小型的中醫院。

簡單轉了一圈,魏武回到後院,大剛還在一步不離地守著藥材。

不一會,周詩文陪著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七十多歲的老人,從樓裡麵出來。

老人麵色紅潤,銀髮銀鬚,頭髮向後梳到腦後,應該就是她外公文散之文老了。

周詩文給兩人做了介紹,果然是文老。

魏武說了聲“久仰文老大名”,便不再說話。

他本身話就不多,這時當然還是讓人家看了藥材再說,

文老禮貌地衝魏武點了點頭,走到藥材前,麵露驚喜。

隨後逐一抓起,湊到鼻子前聞了聞,連聲叫好。

最後拍了拍手,又在白大褂上擦了擦,伸出雙手握住魏武的右手,說道:

“小哥好手段呢,這是哪裡弄來的?

看這新鮮的程度,應該就是在神山附近的山上采的。

這些草藥都是三十年以上的,有的已經五六十年了,藥效非常好,其中絕大多數還都是珍稀藥材,極為難得。

可以說,最近三年加起來,我們診所也冇弄到這麼多這種品質的藥材了。

東西我全要了,價格你儘管開。”

魏武心說這老頭到是誠實,不像眼下的大多數商人,總是貶低彆人的東西再壓價購買。

既然人家實誠,他也不好藏著掖著,便道:

“文老,我相信您老,您看著給,我剛回神山不久,不瞭解行情。”

文老對魏武頓生好感,笑著說:

“小哥實誠,我老頭子喜歡,放心,虧不了你。”

說完便叫過來一個工作人員,讓他取來診所收購藥材的價格表給魏武看。

魏武接過表單一看,上麵有各種藥材的分類價格,分成種植和野生兩種,野生的也是按照年份給出不同的價格。

魏武看了一遍,見上麵的價格比照陽縣藥材公司的還要高出一些,當然就冇有什麼異議了。

這也很正常,縣城藥材公司相當於上門收購,價格自然低一些。

而且,藥材公司也要有點賺不是嗎?

文老笑著說:

“這個價格表都是今年最新的行情,不過這上麵雖然列有三十年以上的野生珍稀藥材價格,事實上已經很多年買不到這種品質的藥材了。

所以,如果有幾家藥店同時遇到這種藥材,都會競價搶購的,至少要加價30%才能拿下來。

所以我們就按照這個表格上的價格再加30%,你看怎麼樣?

我唯一的要求就是,今後小哥如果再弄到的這樣的好東西,都給我送過來。

不管多少年份的,隻要是野生的,我一律全包了,越多越好。

詩文的爸爸有一間中藥廠,還有一間醫藥公司,可以消化很多藥材。”

魏武笑著答應,心道:今天算是來對了,雖然被西裝男弄得有些不爽,但解決了藥材和野味的長期銷路,還真是一件好事。

於是魏武便叫大剛幫助倉庫的工人,把藥材搬進倉庫。

看著大剛的神力,一眾人紛紛咋舌,也就不奇怪兩人能弄到這麼多野生藥材了。

魏武和文老一起把藥材按照品種、年份分好。

周詩文又叫來一名工人過磅,她負責做好記錄。

大剛則在邊上防賊似得盯著。

他雖然不懂,但監督一下紙上的數字和磅秤還是可以的。

他今天很輕鬆地掙了一張紅票票,這才半天不到,就覺得有些過意不去,總要更負責一點比較好。

這邊花了將近一小時,才終於把藥材分類稱好了,總價也算出來了。

一共十一萬七千六百二十,魏武說就按十一萬五千結算。

文老和周詩文堅持零頭的按照七千給,魏武便也不再推讓。

幾人一起走出倉庫大門,魏武就收到了銀行卡到賬的通知簡訊。

想想回來不過半個月時間,就有了二十幾萬的存款了,魏武心裡美滋滋的。

出了倉庫,魏武便和文老祖孫告彆,周詩文說:

“彆啊,魏大哥,中午小林子不是說請吃飯嗎?那麼好的野味,我得嚐嚐,你走了,我哪有藉口去蹭飯?”

魏武一聽笑了,他其實就是試探一下,萬一人家就是那麼一嘴,根本不是真心請呢。

這時,就聽院子裡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:

“是他,就是他,是他救了我。

春子,快,快扶我過去謝謝人家!”

魏武抬頭看向院子,就見一輛奧迪A6剛剛在院子裡停穩,一個矮壯的中年人扶著一位大娘從車上下來。

老大娘拽著中年人的手,急促地向這邊過來,中年人小心地在一邊攙扶著:

“媽,您慢點,這纔剛剛出院呢!”

魏武以為是衝文老來的,便帶著大剛讓向了一側。

不想兩人卻直奔魏武過來了上前,老人一把抓住他道:

“謝謝你啊,孩子,那天要不是你,老婆子我就死了。”

那中年人一手扶著老人,衝魏武深深地鞠了個躬,說:

“魏先生,您好,謝謝您救了我母親。

那天要不是您,真的很危險。

醫生說了,要不是您在車禍現場及時把我母親胸腔裡的積血放出來,我母親甚至等不到救護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