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494章 一網打儘

-

第494章一網打儘

亞裡昆今天忙的是焦頭爛額,一大早他便安排了一輛車去萬豪酒店,幫助“專家組”往醫院拉醫療器械。

隨後又和貝塔胡一道,帶了十多個“專家”去了醫院,這邊拉醫療器械的事,就交給了瓦裡斯。

瓦裡斯和酒店裡剩下的那十多個人,把醫療器械裝上了車,向醫院開去。

路上,一輛一模一樣的廂式貨車跟上了他們的車,兩輛車忽而並排行駛,忽而你超我,我超你,同行了好一段路才分開。

在醫院,亞裡昆陪著“專家”們,詳細檢查了所有重度燒傷的病人,又結合他們的病曆,以及李光慶和童懷章交給他們的治療方案,花了足足兩個小時,總算拿出來一套方案,並提出讓他們全麵接管傷員的救治工作,市縣醫院的醫生配合。

可是,市縣兩級醫院的醫生看了“專家”的方案後,紛紛提出了質疑,覺得這套方案毫無新意,根本就是照抄了原來的方案,稍微做了一些順序和用藥劑量的調整而已,有幾個性子急的醫生,當著專家組和市縣領導的麵,甚至都不避諱病人家屬,直接就質疑“專家”的水準,搞得亞裡昆很是難堪。

原本有很大一部分病人家屬,是選擇由這幫國外專家來給他們孩子治療的,結果見到這種情景,紛紛表示要等外出尋藥的蘭醫生回來治。

亞裡昆著急亂竄,又要做醫生的工作,又要做病人家屬的工作,忙了整整一個上午,午飯後,實在受不了,就找了間辦公室,靠在椅子上睡了一會。

還冇睡幾分鐘,“專家組”成員全都跑他辦公室來告狀了,說是醫護人員對他們采取了一對一盯梢,給他們每個人都派了一名“助手”,讓他們冇法開展工作。

亞裡昆氣急敗壞地把李光慶和童懷章叫來狠狠罵了一通,也冇做通兩人的工作,因為他們的理由很充分:

“既然市裡花了大錢請來專家,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,醫護人員想提高自己的業務能力,並主動給專家當好助手,為專家服務,這是無可厚非的,我們應該鼓勵纔對。

再說了,專家組不是讓我們配合嗎,我們不跟著,怎麼配合?”

於是,亞裡昆院長不得不把專家組全體成員,和市縣醫院的燒傷科醫生召集到會議室磋商,可是脾氣暴躁的童懷章卻是拂袖而去。

結果,這邊還冇說上幾分鐘,蔡書記還有哈熱買提市長,陪著兩個年過六旬的老頭進來了,兩人是省立醫院的燒傷科專家,是蔡書記昨晚連夜打電話請示省領導,今天一早派直升機送來的。

兩個省裡的專家來了之後,仔細看了兩份治療方案,覺得都有欠缺,尤其是專家組的那一份,甚至在順序和用藥劑量上存在很明顯的常識錯誤。

聽了兩位老專家的話,貝塔胡很是生氣,專家組成員更是臉紅脖子粗地吵了起來,亞裡昆隻得當起了和事佬,讓大家坐下來商量一個最穩妥的治療方案。

這一商量,就到了下午五點,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了,湧進來幾十個荷槍實彈的邊防軍,槍口直指來自以色斯坦的專家們,帶隊的正是阿力普。

絡腮鬍和貝塔胡的反應最快,跳起來直奔會議室後麵的兩個窗戶,直接撞碎了窗戶玻璃跳了下去,卻不料,剛落地,還冇站穩,就被兩個帶著口罩的淩空一腳給踹翻了。

亞裡昆一看架勢不好,怒斥阿力普道:

“阿力普,你這是在胡鬨!”

阿力普冷笑一聲說:

“亞裡昆,你不用再裝了,我可以告訴你,就在剛纔,厥東組織隱藏在達西中學附近的那個地下基地,已經被徹底搗毀了,所有成員,被一網打儘了!

很不幸,邊防軍在那裡抓到了瓦裡斯,他已經交代了一切。”

亞裡昆一聽,全身癱軟了下來,被兩個戰士上前戴上了手銬。

蔡書記也被這一幕震驚了,正要發問,阿力普給他敬了一個禮,說:

“蔡書記,我是西部戰區邊防軍少校營長阿力普,現已查明,亞裡昆實際上是厥東組織成員,這些所謂的專家都是厥東組織的暴恐分子。

達西初級中學的火災,就是亞裡昆指使他的侄子和其他暴恐分子放的,原因是一幫學生無意間撞見了他們去往那邊的一個地下基地。

亞裡昆之所以極力推薦這幫所謂的專家過來,其實是為了他們能夠順利入境,並藉口需要攜帶醫療器械,而運送大量重武器進來。”

蔡書記驚出了一身冷汗,心有餘悸地說:

“好險!幸虧你們及時發現,要不就要出大事了!”

頓了一下,他轉而向兩個老專家說:

“也辛虧兩位及時趕到,這些傷員就靠你們兩位了。”

兩個專家也是愁眉苦臉,連連搖頭,其中一個年齡大一點的說:

“這種程度的燒傷,就算是神仙下凡,也救不了一小半的人啊!”

這時,李光慶的電話響了,他拿出來一看,是童懷章,連忙走到一旁,摁了接聽鍵,輕聲問道:

“懷章,什麼事?”

緊接著,還冇等對麵童懷章把話說完,他就叫了起來:

“等一下,懷章,蔡書記和哈熱買提市長他們都在呢,我開了擴音,你直接向蔡書記彙報。”

隨後,他開了擴音,把手機高高舉起,童懷章的聲音很清晰,卻是壓不住喜悅,甚至還有些顫抖:

“報告蔡書記,報告哈熱買提市長,我現在縣醫院,蘭醫生在兩個小時前就回來了,給幾個最嚴重的病人敷上了他自製的藥泥,現在這幾個病人的高燒全都退了,人也都甦醒了。

現在護士們正在按照蘭醫生的辦法,給所有病人敷藥,蘭醫生說,不僅所有傷員都可以治癒,甚至身上也不會留下疤痕!”

末了,他又加重了語氣說:

“這句話,換成任何人說,我都不可能相信。

但是,蘭醫生說的,我信!”

眾人都被這個訊息震驚了,連同那些“專家”在內,會議室裡全都安靜下來。

隻有阿力普哽嚥著問道:

“阿依慕呢?她怎麼樣?”

那邊的童懷章說:

“她已經醒來了,重症監護室裡的六個傷勢最重的,全都醒來了!剛剛喝下了蘭醫生親手熬製的湯藥。”

直到這時,會議室裡才爆發出一陣叫好聲,阿力普早已是淚流滿麵。

李光慶衝著一群白大褂把手一揮:

“走,都去給蘭醫生打下手!”

蔡書記第一個小跑著衝出了會議室,隨後是哈熱買提市長,再後麵是裡光慶和一幫醫生,兩個省立醫院的老專家也不甘落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