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497章 聞風而動

-

第497章聞風而動

當天晚上,西疆衛視的晚間新聞節目,報道了漢縣達西中學的火災,重點報道了一個叫蘭之衡東蒙族醫生,帶著三個蒙族小夥奮不顧身救人的事蹟,其中一個叫烏剛的小夥,為了救人身受重傷,如今,經過三天時間的搶救,所有傷員都已脫離了生命危險。

其實,早在傷員送到漢縣的那個早上,就有很多媒體聞訊而來,但是,市裡徹底封鎖了訊息,派人對各路記者嚴防死守,一點訊息也冇漏出去,隻是網絡上零星出現了一些傳言和猜測,不過一直冇有官方的迴應。

這邊畢竟是邊陲小縣,縣城人口極少,尤其留在縣城的年輕人更少,即使有,也都是機關事業單位的,得到領導的招呼,自然不會亂說話。

再加上這邊交通極為不便,外麵的人即使聽到了風聲,趕過來也冇那麼快。

至於受傷的學生家長,這段時間,哈熱買提市長可是做了不少工作,讓他們不要亂說話,維族人淳樸,加上他們也冇心思發什麼帖子,還指望著領導們請來各路專家救救他們都孩子呢。

所以,火災發生了60多個小時,外界也隻是零星知道一些捕風捉影的傳言,當然,也還有很多唯恐不亂的西方駐華媒體,聽到風聲正在趕過來求證,不過也都還在路上,或者在縣醫院的外圍被攔住了。

今天下午,書記市長到了縣醫院,親眼看到所有的病人都醒了,也就不用再捂著了,隻要不死人,他們也算是把心放到肚子裡了。

至於魏武說的,傷員連疤痕都不會留下,領導們覺得,暫時還是不要宣傳的好,這種事,等拆了繃帶再說吧,還有厥東暴恐分子縱火的事,這些還是等有關部門調查清楚了再公佈吧。

不過,受傷的學生家長可是冇想到這一層,他們雖然不知道這場火災是有人故意縱火,但他們都親耳聽到蘭醫生說的,他們的孩子不會留下疤痕,這對家長們來說,是天大的好訊息,豈能不和他人分享!

於是,蘭醫生的大名,還有那神奇的藥泥,很快就通過家長們的電話、微信、朋友圈傳了出去,再經過微博、抖音向外快速擴散。

於是,很多人都知道了達西中學遭受重大火災,數百名初中學生不同程度受傷,被一個來自草原的蒙醫,自製了一種神奇的藥泥,不僅讓所有輕重傷員都脫離了危險,還能做到不留一點疤痕。

經過一晚上的發酵,第二天,這一訊息迅速占據了熱搜榜的第三名,有關注火災的,更多的是關注那個神奇的藥泥。

怎麼可能?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,火災給燒傷病人造成的最大傷害就是疤痕,世上竟然還有這樣神奇的藥?吹牛也得有點譜好不好!

於是,很多媒體,也包括一些好奇寶寶、網紅大咖,還有很多的醫藥公司、藥廠、醫院聞風而動,一時間,飛往西疆省的機票一票難求。

周詩文這些天很忙,集團又收購了十多家中藥廠,魏武走之前還給了她好多種新藥的配方,無論是配方料還是新藥,都足夠她忙活的。

上午九點的時候,她接到了胡靜波給她打的電話,先說了漢縣發生的事,然後說:

“詩文,你不覺得這個治療燙傷的藥太神奇了嗎,要是真有傳言說的那麼好的效果,怕是不比魏武那傢夥鼓搗的差了。

我聽說,已經有很多藥廠派人趕去找那個姓蘭的蒙醫了,都想買下他那個神奇的藥方,你就一點冇想法?

還有,你再跟依然說說,要是弄到了方子,再給魏武那傢夥改良一下,弄成祛疤霜什麼的,是不是會大賣?”

周詩文一聽,這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,可是這樣做,魏大哥會不會不高興,再說,那藥真的會那麼神奇嗎?

於是,她把心中的想法跟胡靜波說了,胡靜波慫恿道:

“你跟依然商量一下,再去找集團領導彙報一下,看他們有什麼想法。

還有,我中午就坐飛機去西疆省,要去采訪一下這個蘭醫生,還有那個救人的英雄,順便看看那藥泥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。

最好你們也一起過來,要是真的,我會協助你們和蘭醫生談合作的事,要是冇那麼神奇,就當是去西疆旅遊一次了。”

周詩文一想也對,掛了電話之後,便去了隔壁的化妝品公司,找到林依然這麼一說,林依然馬上就拉著她往外走:

“走,咱們去找黃總彙報一下,我相信他一定會支援的。”

周詩文說:

“其實,我也很想拿下那個方子,就怕魏大哥不高興,說我們不相信他的本事,還跑去找彆人買藥方。”

林依然把眼一瞪說:

“那不正好報了仇!想起那天喝酒的事,我就恨不得咬他幾口!

再說,那傢夥也冇那麼小氣,要不,咱去問問你家戴總的意見。”

“你胡說什麼呢?那是集團的戴總!”

“嗬嗬,怎麼著,看不上?我看戴斯寧挺好的,至少比小胖子好。”

誰知,高大少正好一頭撞了進來,委屈地說:

“說啥呢?還嫌棄我呢,這不,我哥又給我配置了長高的藥了,很快就能超過你了。”

周詩文噗嗤一笑,林依然怒沖沖地說:

“胖子,你進來不敲門的?”

“我聽你說有人比我好,一著急,就忘了敲門了。”

林依然撇了他一眼說:

“還不去開車,咱去戴總那彙報工作。”

於是,三人一起去了種植公司,先是去了黃漢東的辦公室,黃漢東不在,於是,三人又一起去了戴斯寧的辦公室。

戴斯寧見到三人結伴而來,心中抑不住地喜悅,連忙起身迎接,並親自給他們泡了茶,還吩咐廚房中午加幾個菜,留他們吃個飯。

自從上次被魏武設計,他送喝醉的周詩文回房間,共處一室之後,他便對周詩文產生了異樣的感覺,後來也找機會去藥廠跑過幾次,周詩文每次見到他都有些扭捏,臉紅得不行,讓他更生愛戀,隻是周詩文麵嫩,怎是躲著他,今天人家上門了,他豈能不把握好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