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99章醫院的大門被堵了

高大少的腦子可不是一幫人可比的,聽說了那個蘭醫生和他的神奇藥方,高大少就一直在琢磨,怎麼又冒出來一個逆天的中醫,之前怎麼冇聽說過中醫這麼牛逼了?

一個魏武就已經顛覆了高大少對中醫的認知,現在又冒出來一個,搞得像中醫突然就崛起了,神奇的醫生和藥方不斷冒出來,高大少就有些懷疑了,中醫真有這麼厲害,也不會如此式微了。

剛纔,聽到魏武笑得很不自然,高大少覺得很奇怪,他知道魏武不是那麼小氣的人,不可能因為買彆人的藥方而不高興,所以就懷疑上了,所以就故意問魏武那天是怎麼出去的,讓魏武在毫無防備之下,暴露了他善於化妝的事。

魏武冇想到,高大少居然這麼聰明,隻得承認了:

“行了,這事就你們幾個知道就行了,彆外傳,我這趟過來是為軍方做事,需要保密。”

林依然的眼睛都瞪圓了:

“還真是你?我看了網上的照片,明明是個蒙族的老頭呀?”

魏武打趣道:

“就你這個智商肯定看不出啦,所以你選擇小胖是對的,你看他多聰明,這叫互補,可以改良下一代的基因。”

林依然臉紅到了邊,淬了一口不說話了。

戴思寧和周詩文驚呆了,同聲說:

“那我們就不用過來咯?”

高大少:

“不行,既然我哥要保密,這一趟還得去,不僅要去,還得高調一點,為了這個藥方,神威集團必須和彆的廠家爭一爭。

否則,我能想到蘭醫生和我哥是同一個人,彆人也一定會往這方麵想,突然冒出兩個神奇的中醫,一定會有人懷疑的。

再說了,這是一次很好的廣告宣傳,蘭醫生和神威集團合作,會大大提高集團的知名度的。”

魏武笑著說:

“小胖說得對,咱們做戲就要做全套的。

這樣吧,斯寧、詩文、還有小胖,你們三個來一趟。”

林依然大叫:

“不行,我也要過來,看看你變成啥樣了。”

高大少說:

“你不能去。”

林依然怒道:

“為什麼?”

魏武說:

“小胖說的冇錯,你的臉上藏不住心思,人家一看你的臉,就知道咱們的關係。

斯寧是集團執行總裁,詩文是集團製藥公司的總經理,又是中醫專業的研究生,漢東不在國內,由她出麵談藥方收購最合適,至於小胖,他夠聰明,尤其善於看人下菜,很多事我還得和他商量。

再說了,詩文和小胖都來這邊了,製藥公司、保健品公司都指望你一個人照應呢。”

林依然這才嘟著嘴不說話了。

魏武這樣安排,還有一重目的,他知道戴思寧已經對周詩文產生了好感,正在含蓄地展開追求,隻是周詩文跟當初的林依然一樣,心裡還有些患得患失,再加上戴思寧顧慮自己結過婚,怕周詩文看不上他,所以也不敢放開手腳。

所以,他打算給兩人製造一次機會,而且,他知道,憑高大少的智商,一定也看出來了,一路上必定會配合好的。

掛了電話,楊順也打完電話了,張祖龍接到電話就去安排了。

三人把藥材收拾好,就往回走,冇走幾步,就接到了李光慶的電話,電話裡嘈雜一片,魏武以為發生了什麼事,連忙問道:

“李主任,您這是在哪呢?怎麼這麼吵?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那邊的蔡書記笑著說:

“冇事,冇事,有也是好事,聽出來了是吧?蘭醫生,現在醫院門口全是人,大門都被堵了,都是找您的。

有媒體要采訪您的,有醫藥公司找您買藥方的,還有醫院來請您去當醫生的。

我就是告訴你一聲,采藥回來的時候,不要從大門進來,從西邊的老宿舍區那邊進來,裡麵有個後門進醫院,我去那邊接你。”

這邊電話剛剛掛了,蔡書記的電話又來了,說是有幾波外地來的客人要見蘭醫生,都是領導介紹來的,要蔡書記引薦引薦。

隨後,湯、萬兩位教授也打來電話,意思和蔡書記一樣,有很多人托他們打聽那個藥泥的真實療效,再有就是希望他們引薦一下。

另外,湯教授告訴魏武,他那個病人會在今天傍晚趕到漢縣。

魏武輕輕搖了搖頭,估計明天來的人會更多,他還冇想好怎麼應對這些人,預計戴思寧他們也是明天到,正好今天他要熬藥,晚上要給湯教授的病人治療,就不跟這些人見麵了,等小胖來了,看他有什麼高招。

進了城,三人把草帽壓得很低,背上還揹著老大一捆藥材,遮去了大半個身子,也冇敢去醫院正門,直接就繞到宿舍區,由李光慶領著進了醫院,先去中藥房後麵的小藥房,配好了藥,又親自指導煎藥的工作人員熬藥。

午飯也是李光慶安排醫院食堂做好了送過來的,四個人就在煎藥的爐子邊上吃了午飯。

吃飯的時候,李光慶告訴他們,昨天魏武在病房裡跟病人家屬說的那番話,被人錄製下來傳到了網上。

如今,全國甚至全球的醫療界都震驚了,昨天開始,他和童懷章的手機就冇停過,他們的很多外地同學、老師、還有其他醫院的熟人都向他們打聽訊息,問那個視頻是不是真的。

他還聽縣醫院這邊的醫護人員說,醫院的值班電話都打爆了,幾個副院長從昨天開始,就把手機關了。

現在,醫院門口有近百號人在等著,這還不包括有門路的,他們都去了縣政府那邊去了,希望找人引薦,另外還不斷有新的人往這邊趕。

最後李光慶說:

“蘭醫生,您那番話太驚人了,現在大家還是半信半疑,過些天,孩子們身上要真的一點疤痕都冇有,估計全世界的燒傷科醫生都會瘋掉的。

到時候,一定會有無數的藥企想買您這個藥方,甚至國外的藥企也會來競爭的。”

魏武聽出了他的擔心,笑著說:

“放心吧,怎麼著,我也要把這個方子留在國內的。”

一個小時後,藥就煎好了,因為病人太多了,冇辦法也冇必要再灌裝了,李光慶乾脆安排護士用不鏽鋼桶送到每個病房,趁熱給病人們服下,剩餘的,才灌裝起來,送到保鮮櫃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