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五章 獄火重生

-

第五章獄火重生會議室瞬間就亂成了一鍋粥,郝監獄長大聲喝道:“快,快送衛生所!”

一旁的韋副檢急忙道:“郝監獄長,還是叫救護車吧!”

旁邊有人解釋道:“韋檢,您不知道。

我們衛生所有一名老中醫,姓金,人稱金老。

有一身了不起的鍼灸功夫,在本地和整個監獄係統都很有名。

魏武入獄以來暈倒過很多次,有自己暈的,有其他犯人打的,每一次都是金老救過來的。

對了,魏武還是金老的徒弟,魏武因為小時候跟他爺爺學過中醫,入獄不久,就被金老要到身邊幫忙了。

”一旁幾人七手八腳地抬起魏武,把他平放到會議桌上。

會議桌是由好幾張長條桌和弧形桌組合起來的。

眾人把他放在一張長條桌上,抬著他出了會議室,直奔電梯。

出了電梯,就見外麵的天已經陰沉下來了,眼看就要下雨了。

眾人抬著長條桌急匆匆的奔向衛生所,還冇到衛生所門口,老錢就大聲叫道:“金老,快,魏武又暈過去了!”

進了門,卻發現大廳裡麵雜亂地擺滿了裝滿中藥的抽屜,還疊放了好多層,隻剩下靠門口一小塊空地。

原來是獄警們眼看就要下雨了,匆忙間隻來得及把外麵曬著的抽屜搬進大廳,打算等魏武探視回來再慢慢收拾。

門口的走廊裡則是堆滿了剛挖不久,曬乾了還冇切碎的藥材。

眾人連忙把大廳裡的抽屜往四周挪,清理出一小塊空地,勉強把長條桌放下。

金老聽到叫聲,取了銀針,蹣跚著從裡麵出來,卻是被滿地的抽屜攔住了。

老錢也顧不得許多,手腳並用,把身邊的抽屜踢向一邊,好容易給金老清出了一條小路,伸手拉住了金老。

突然,一道碗口粗的閃電直劈進了衛生所,徑直劈在了躺著的魏武身上,強烈耀眼的亮光把屋裡屋外照得雪亮,隨後一聲巨雷炸響,震耳欲聾。

正在彎腰收拾抽屜的眾人都被驚得跌坐在地上,慌亂之下,爬起來就跑。

老錢剛剛拉住了金老,情急之下,彎腰就把金老扛起來了,轉身就跟著跑了出去。

眾人跑出衛生所,到了辦公樓樓下時纔想起魏武來,趕緊又往回跑。

這時,又是一道閃電劈進了衛生所,巨累再次炸響,眾人嚇得腳步一滯,跟著電閃雷鳴,“轟轟轟”一連四道閃電夾著雷鳴劈進了衛生所,一道比一道強。

緊接著,就見衛生所裡冒出了一股濃煙,跟著就竄出了火苗,那邊的大廳和走廊裡到處都是曬乾的中藥和木質的抽屜,很快就燃燒起來。

混亂中,有人大叫:“快打119!”

“快拿滅火器來!打開消防栓!先救人!魏武還在裡麵!”

但此時火勢越來越大,濃煙滾滾,眾人根本無法靠近,隻能在外圍手足無措得到處亂奔,尋找水源和滅火器。

這時,豆大的雨點潑灑下來,很快就變成了瓢潑大雨,獄警們也扯來了十幾條消防水帶,一條條白練般的水柱配合著雨水,澆向衛生所,但火勢太大,一時也無法控製。

大家隻能祈禱雨再下大點,同時都為魏武的遭遇揪心起來,不論男女,臉上都溢位來淚水,扼腕歎息。

金老聽說魏武沉冤得雪,忍不住淚流滿麵,仰天長歎道:“這孩子,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孽,老天爺竟要如此懲罰他!”

片刻後,三輛消防車陸續趕到,加入了滅火的行列,火勢才漸漸小了。

幾名消防戰士和獄警正要衝進去,卻見從衛生所裡麵奔出了一個渾身濕漉漉的人,正是魏武。

就見他光著上半身,腰間裹著一塊燒了一大半、濕透了的窗簾布,隻露出上肢和頭部,看上去並冇有受很嚴重的傷。

在場的人無不鬆了口氣,唯有金老若有所思,卻也冇有說什麼。

眾人迎上前去,郝獄長急切地問道:“魏武,你怎麼樣,有冇有受傷,嚴重嗎?”

魏武答道:“我冇事,就是衣服都燒光了,得換身衣服。

”一旁的韋副檢不放心的追問道:“真的一點冇有受傷?你確定?”

“謝謝,我真的冇受傷,我被雷給劈醒了,就看見到處都是火,我的衣服也著了,本打算從門口跑出來,但門口都是乾柴一樣的藥材,火勢特彆大,出不來。

”魏武喘了口氣,接著說:“後來見外麵噴水進來,我就跑過去,跟著水柱跑,水柱四周的煙霧都衝散了,不至於太嗆。

不想衣服因為被火烤焦了,水一衝就全碎了,於是等火勢小了,我就跑到藥房裡麵,扯了半塊窗簾裹上,就出來了。

”郝獄長啞著嗓子大笑道:“魏武,你還真是命大!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,你的好運就要來了!今天是你沉冤得雪的日子,更是你浴火重生的日子!”

韋副檢也笑著說:“不是浴火重生,是獄火重生!監獄的獄,這把火燒光了魏武身上的恥辱和冤屈,從此獲得新生!”

金老這時才走過來,給魏武把了一下脈,確認他冇有問題,便道:“你先跟我回屋洗個澡,換身衣服吧。

”郝獄長連忙道:“對,快去洗個熱水澡。

老錢,你回去找幾件衣服給魏武,魏武的個高,也就你的衣服穿得上。

”老錢答應一聲扭頭就走,郝獄長又問了一句:“不是說魏武的閨女來探監了嗎,人呢?”

老錢邊走邊道:“剛纔探視結束後,我都跟她說了,讓她去鎮子上找間旅館先住下,等明天魏武手續辦好了再一道回去。

當時天變得厲害,眼看著就要下雨,她便去了鎮子上。

”韋副檢接道:“幸虧小姑娘剛纔不在,否則還不給嚇死。

”魏武跟著金老,去了老人的單身宿舍。

金老的腿腳不便,宿舍離衛生所不遠,就在一樓,利用兩間舊辦公室改造的,是個一室一廳一廚一衛的小套房。

魏武進了門,見冇人跟著,就從窗簾下麵拿出一個光盤一樣的東西,遞給金老,問道:“師傅,這是什麼,竟然不怕火。

”這東西很像個光碟,同樣是圓形的,大小差不多,厚度也差不多。

隻是顏色很是奇怪,一麵是白色,一麵是黑色,上麵還佈滿了針眼大小的孔,也看不出材質。

魏武是在火中見到的,見它不怕火,出於好奇就撿起來看看,根據手感,倒有些像是矽膠所製,奇怪的是黑色的一麵摸上去感覺很溫暖,白色的一麵有些冰涼。

因為是在中藥房裡出現的,懷疑是某種醫療器具,於是便帶出來給金老看看是什麼。

金老一眼看去,身子明顯顫抖了一下,哆嗦著雙手接過去,喃喃地說:“寶夾!是寶夾!師父,我終於找到寶夾了!”

魏武奇道:“寶夾,什麼寶夾?您一直在找它嗎?”

金老稍微停頓了一下,才問道:“你是在哪找到的?”

“在藥房裡,是一頂抽屜櫃裡,我去扯窗簾的時候看見的。

那個櫃子都燒成灰燼了,我扯下窗簾的時候,用力太大,窗簾掃了一下,把灰燼掃到了一邊,這東西才露出來。

我見它不怕火,覺得奇怪,就收起來了。

師傅,這是什麼?還一麵涼一麵熱,要不要跟獄警報告一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