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03章 神了

-

第503章神了

李母走後,魏武走過去關上了房門,又等了一會,估計李母已經出了醫院,這才讓護士找來一條乾淨毛巾,塞進了李普生的嘴裡,然後拔出了銀針。

隨著最後一根銀針拔出,李普生全身一顫,緊接著就發出一聲悶哼,綁著的身子伸得筆直,頭腳弓起,死勁掙紮起來,可是他的整個身體都緊緊地綁在了床上,腿腳、胳膊,甚至連頭部都固定在了床上,根本動彈不得。

見他掙脫不掉,一行人出了病房,任他一聲接著一聲,從喉嚨裡發出嘶吼,要不是嘴裡塞著毛巾,估計整個大樓都可以聽到。

出了病房,湯教授不忍道:

“這種狀態大概要過多久?”

魏武答道:

“要九個時辰,也就是18個小時。”

“啊!那還不活活痛死?”

“那倒不會,藥泥裡麵有刺激生機的藥物。”

萬教授說:

“老湯你也彆擔心,這種強烈的痛楚,最多半小時,就會痛暈過去的。”

魏武搖搖頭:

“那倒也不會,藥泥裡同樣加了不讓人昏厥的藥物。”

兩個老教授齊聲道:

“就這樣一直嘶吼18個小時?”

“彆擔心,每隔半小時,讓護士給他嘴裡灌進去一些湯藥,保護嗓子的,藥方我已經給了李主任了。”

隨行的幾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氣,匆匆離開了這邊,那聲音太慘烈了,聽得人心裡瘮得慌。

李普生的病房安排在了第九層,是住院樓的最高層,一行人坐著電梯來到六樓,電梯的門一打開,就聽見病房那邊十分嘈雜。

大家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急急地出了電梯,直奔病房,剛走進過道,就聽見吵鬨聲是從走道儘頭的那幾間傳來的,門口也站滿了人,都是其他病房的病人家屬。

那幾間病房都是住的輕傷患者,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啊,幾人麵色凝重地快步走了過去。

看見他們走過來,人群爆發出一陣歡呼:

“蘭醫生來了!”

“蘭醫生好厲害!”

“真是神醫啊!”

“謝謝蘭醫生!”

接著就是一陣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,魏武不明所以,正自奇怪呢,就見從病房裡走出來七八個醫護人員,同樣鼓著掌,人人臉上都帶著笑容,更有些不可置信的震驚。

見到這種情景,魏武已經猜到了。

昨天下午病人開始敷藥的,從重傷員開始,最後纔給輕傷病人敷藥的,24小時過去了,今天下午是換藥的時間,同樣是從重傷員開始,剛剛纔換到輕傷的病人。

重傷的那些病人,因為燒傷的麵積大,深度也更深,才過了一天一夜,還看不出效果。

可是那些輕傷的病人,很多隻是身上燎了幾個泡,經過一天一夜的時間,應該已經看出藥效了,而且藥效應該還不錯,所以他們纔會有這種表現。

果然,最後從病房裡出來的童懷章一邊鼓掌,一邊高聲道:

“蘭醫生,神了!”

他的聲音很大,把掌聲都蓋住了,掌聲很配合地慢慢息了。

湯教授連忙問道:

“什麼神了?結痂了?”

童懷章欣喜地說:

“結痂?那倒冇有,不過,有一多半的輕傷病人,明天就可以出院了!”

湯教授有些懵:

“冇結痂怎麼出院?”

說完就疾步走進了一個病房,跟著就驚叫起來:

“啊!怎麼會這樣?”

緊跟在他後麵的萬教授忙問:

“怎麼了?什麼情況?”

“你自己來看看!”

隨後,就是萬教授的驚呼聲傳了出來。

魏武也跟著進去了,說實話,這個藥泥他也是第一次用,藥方是《神農藥經》上麵記載的,不過魏武稍微改良了一下,原先《神農藥經》記載的是三個治療燒傷的方子,一個方子的主藥是天山雪蜈,另一個方子的主藥是極地冰蘆,還有一個方子,是冇有這兩種主藥時的替代方子,藥效要差了很多,不過也冇辦法,畢竟那兩種主藥太難尋來,都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冇想到魏武因禍得福,冇被單兵導彈炸死,也冇被雪崩埋了,卻因為雪崩,深埋在近百米厚的積雪下麵的兩種神藥都露了出來,讓他同時找到了。

於是,為了更快更好地讓這些孩子康複,魏武用他異常神奇的嗅覺,結合《神農醫經》記載的燒傷病理,進行了改良,雖然他知道效果肯定比兩個方子都要好,但到底好到什麼程度,他還是心中冇底。

進了病房,躺在病床上的三個小男孩齊涮涮地站了起來,脫掉了上衣,關著膀子,站在病床上,轉了一個圈,雀躍著說:

“蘭醫生,我的傷好!”

“蘭爺爺,我也好了!”

“我也是,謝謝蘭爺爺!”

魏武扶額,天哪,我還年輕呢,連媳婦都冇有,咋成爺爺了?一邊走過去,一邊連聲說:

“快穿上衣服,彆受涼了。”

他的眼尖,早看到三個孩子的身上,除了幾塊皮膚比四周更為粉嫩之外,再也看不到任何一樣。

三個孩子依言穿上衣服,小臉上的喜悅卻是怎麼也壓抑不住,湯、萬兩人全都目瞪口呆,摸著孩子們身上粉嫩的新皮,喃喃道:

“不可能!絕不可能!不會是做夢吧?”

湯教授麵前的小男孩很是淘氣,聽到他連說兩個“不可能”,覺得他不信任蘭爺爺,心裡有些惱怒,伸手在湯教授的手上重重地拍了一下,說:

“爺爺,疼不疼?”

湯教授不怒反笑:

“疼,看來不是做夢。”

門口擠著的病人家屬都笑了起來。

魏武仔細給三個男孩號了脈,確認他們體內冇有了任何的火毒和炎症,這才檢查了一下他們新長成的皮膚,那裡除了顏色稍顯粉嫩之外,跟周邊的皮粉並無二致,連毛孔的分佈都是一樣的。

看見新膚上的毛孔,魏武總算放了心,有了毛孔,纔算是真正的皮膚,而不是皮膚下麵的油脂層結痂了。

隨後,魏武又去了另外幾個病房看了看,情況都差不多,隻有少數幾個傷口稍深的,新膚還冇完全長好,又敷了一次藥,上了繃帶。

聽著耳邊傳來此起彼伏的“爺爺”,魏武終於露出了笑臉,鄭重地說:

“說實話,這個藥方是我第一次使用,在這之前,我的心中也冇底,不過現在看來,這個藥方的確對燒傷有著非常神奇的療效。

照這樣看,最多三天,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康複如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