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05章 身份切換

-

第505章身份切換

掛了打給高大少的電話,魏武愁眉苦臉地從床上起了身,來到李普生的床前,看他依然睡得香甜,實在搞不懂他怎麼能睡得著,還睡了這麼久!

見他冇有異樣,魏武便來到衛生間洗漱,剛剛坐上馬桶,電話就來了,拿出手機一看,居然是老畢的。

魏武這纔想起,剛剛給高大少打完電話,忘了把手機卡拔了。

電話接通後,對麵傳來了老畢懶洋洋的聲音:

“蘭醫生?”

魏武下意識地“嗯”了一聲,馬上就反應過來了,坐直了身子,說:

“什麼?”

老畢哈哈一笑:

“公子,我就知道,蘭醫生是你裝扮的。”

魏武愕然,這個老畢,太鬼精了,三個字就把他詐出來了,忍不住吐槽道:

“你不也是詐出來的。”

老畢得意地說:

“還真不是詐你,我早就猜出蘭醫生是你了,知道你這樣做一定是有原因的,也就冇聯絡你,不過現在這個情況,你恐怕不好應付,這纔打個電話試試,冇想到你正好開機了。”

魏武突然來了興趣,這傢夥怎麼猜出了的?於是問道:

“說說看,你是怎麼猜出來的?”

“很簡單啊,首先,神醫不可能一抓一大把,神藥也不可能突然全冒出來了;其次,救火的四個人全都是功夫了得,尤其是那個不顧危險衝入火海救人的蒙族大漢,個頭那麼高,那麼壯,不是你那侄子還能是誰?還有,奠基慶典那天,你不辭而彆,可是吳新時他們派在外圍的近百雙眼睛,都冇有看見你離開,說明你有很高明的化妝術。”

魏武越聽越心驚,道:

“這麼說,彆人也會看出來?”

“那倒不至於,我看了網上的視頻,蘭醫生的相貌和公子相差十萬八千裡,連我也不敢確定了,所以,剛纔也有詐你的成分。

再有,除非像我這樣關心又熟悉你的人,又恰好知道或發現你有神奇的化妝術,否則不可能往這上麵懷疑。”

“現在怎麼辦?我所在的漢縣人民醫院給圍成了鐵桶一般,我隻好答應明天下午五點,搞個集體見麵會,可是天知道會出現什麼情況!”

“公子,你也彆急,集體見麵是對的,人太多,你不可能一一見麵。

找你的,無外乎三種情況,第一,是想采訪你的記者,第二,是想請你就職的醫院,第三,就是想買你的藥方或者想和你合作。

第一、二兩種情況雖然難纏,但也好應對,現場把你的情況介紹清楚,尤其是他們感興趣的救火、尋藥、療傷的經過,大致介紹一下,還有就是神奇醫術、藥方的來曆,然後告訴他們,不接受任何采訪,不願意去任何一家醫院工作就可以了。

第三種情況最難應付,除非你的藥方賣了,或者和某一方簽了合作協議,否則他們會不死不休地纏著你。”

“這個好辦,我已經通知神威集團來人了,我把藥方賣給神威不就得了。”

老畢沉吟了片刻,說:

“不妥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其一,會把厥東組織對‘蘭醫生’的恨意轉嫁到神威集團的身上,我估計,剛剛報道的,同在漢縣被搗毀的厥東組織秘密基地,應該也和這次的火災有關,否則不會那麼巧,兩件大事同時發生在一個地方;

其二,會給神威集團拉來一大波羨慕嫉妒恨,神威集團的神奇藥物已經夠多了,再買下這個燒傷膏,還讓人家藥廠活不活?

其三,我估計,有關部門也不希望你把藥方賣給神威,造成一家獨大的局麵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

“拖。”

“怎麼拖?拖得了嗎?我看這個藥方一天不脫手,蘭醫生就不得安生。

你是說,拖過幾天,然後突然消失,從此再不露麵?”

“不行,那樣的話,會有更多的人懷疑蘭醫生的身份,而且,這個燒傷膏豈不從此埋冇了?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“首先,你要藉口藥方的藥材難得,請神威集團試著幫你培植藥方裡最珍稀的藥材,這一點很好理解,外界都知道,神威集團的魏總善於培植各種不依移栽的藥材。

然後,你可以用蘭之衡的身份,註冊成立一家燒傷科專科醫院,把這個燒傷膏作為醫院的專用藥品,委托給神威集團生產。

新醫院建設,至少一兩年的工期吧,你正好利用這段時間培養一批弟子,在醫院建設期間,你可以藉口招聘、尋找名醫和藥材玩消失,很自然地切換到魏總這個身份。

等醫院建起來了,你就可以在蘭院長和魏總這兩個不同的身份中隨意切換。”

魏武嘿嘿傻笑起來:

“感覺挺刺激的,那我何不現在就建起一個燒傷醫院?買房或租房都可以,乾嘛要慢慢建?”

“你現在手裡有人嗎?醫院建起來,誰來坐診?你有時間?”

“嘿嘿,我還真有一幫人,全都是醫門的,人人精通醫術,至少比外麵的老中醫、老教授強多了!”

“你和醫門聯絡上了?

上次你說的,要在靈泉寺舊址開宗立派,就是指醫門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找到救我的老人冇有?”

“冇有,那事有些複雜,等有機會見麵再說,眼下這事咋辦?”

“醫門的那些人聽你的嗎?”

“現任醫門門主是我的爺爺,十多年前失蹤了,另外,我無意間得到了醫門門主千年前丟失的門主信物,他們都尊我為門主,我還冇答應,現在他們的頭,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神秘老人,不過他不是救你的那位。

哦,對了,原先我那個爺爺,其實是我外公。

總之,有些複雜,電話裡說不清,不過,醫門的人對我言聽計從,絕對冇問題。”

老畢沉默了一會,說:

“好像是夠複雜的,這事以後再說。

既然你有人手,而且個個醫術高明,那就先把燒傷專科醫院開起來吧,地址嗎?就在金陵好了,離神山近,方便你兩頭跑。

神威集團的中醫藥也可以籌建了,還是在神山,這樣,在神山保護你和神威集團的高手就足夠了。”

隨後,兩人又就具體細節聊了一會。

掛了電話,魏武不由得再次嗬嗬傻笑起來,兩個身份,隨意切換,真特麼刺激!

洗漱完,魏武正要再次給李普生檢查一番,門外響起了敲門聲,魏武開了門,原來是李普生的媽媽,就見她兩眼通紅,顯然昨晚一夜冇睡。

李母有些不太好意思,昨天魏武讓她傍晚再過來的,她哪裡忍得住,可是來了之後,在外麵聽了半晌,也冇聽見兒子的嚎叫,她就更加擔心了,這才忍不住敲門問問:

“蘭醫生,我兒子怎樣了?怎麼冇聽見他叫喚呢?”

魏武也不知如何解釋,那小子不怕痛,睡著了,正不知怎麼回答,身後傳來了李普生的聲音:

“媽,我冇事,一點不疼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