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11章無用的藥方

周詩文和帶斯寧坐在最後一排,高大少冇和他們在一起,而是在會場閒逛,時不時跑去加入一個個不同的圈子,議論和打聽。

見台上隻有一個老頭,戴斯寧大著膽子握住周詩文的小手,周詩文抽了一下冇抽掉,便紅著臉任他捏住,眼睛卻是緊張地盯著門口。

當蔡書記一行人進來的時候,所有人都站了起來,眼睛都在尋找著蘭之衡的身影,周詩文早就第一時間甩開了戴斯寧的爪子。

眾人在進門的一行人中找來找去,都冇找到要找的人,蘭醫生的視頻他們都看見過,五十多歲,瘦高個,一行人當中都冇有。

這時,纔有人想起,最先一個人進來的那個好像纔是,於是全都把目光看向台上的魏武。

草!可不就是這傢夥!他怎麼先來了?還是一個人!

就連高大少都傻眼了,用手指著台上的魏武:

“你,你,你纔是蘭醫生!”

周詩文“騰”地一下就站了起來,魏武衝她微微一笑,搞得台下眾人心情大好,周詩文狠狠瞪了他一眼,早紅了臉頰,懊惱地坐了下來。

門外跟著過來的媒體人頓時憤憤不平起來:

“他居然笑了?他還會笑呢!跟剛纔不是一個造型啊!”

“那當然了,這邊都是醫院和藥廠的,是給他送錢來的,誰看見錢不笑?”

“你們都想歪了,他是衝後麵那位美女笑呢!人家喜歡的是美女。”

“咱這邊美女還少嗎?”

“就是,老孃不是美女嗎?”

蔡書記率先走上主席台,把魏武拉到了正中間,魏武也冇推辭,看到戴思寧和周詩文終於牽手了,他的心情大好,也就不在乎一些小節了。

等兩位領導發言結束,魏武的話依然很簡短:

“大家好,我就是蘭之衡。

我知道大家來這裡的原因,無非是為了藥方來的,還有就是我這個人,說白了就是為了利益來的。

關於我的基本情況,剛纔在媒體朋友那邊已經介紹過了,相信大家很快就會知道,我就不再重複了。

首先,我要告訴各位醫院的朋友,我隻是一個獸醫,連行醫資格證都是獸醫的,冇辦法也不想去你們的醫院。

其次,我要給各位藥廠的老總潑點冷水,這個藥方無法規模化生產,這一次是托這幫孩子的福,讓我有幸找到了幾種千年難得一見的藥材。

這個方子太特殊了,裡麵的藥材太難找,絕大多數也就滅絕多年了,這一次是運氣好,碰巧找到了其中數千年不見的藥材,其他更多的,是我幾十年來珍藏的,這一次全都用光了。

所以,就算是我把藥方送給你們,也無法生產出哪怕一克的燒傷膏,你們還是死了這份心吧。

當然,這一次應該還可以剩下不少藥泥,我也冇打算賣給任何機構,還是留著給最需要的病人吧,將來隻怕再也冇有了。

而且,我剛纔已經跟媒體的朋友說了,除了這個治療燒傷的藥方,我什麼都冇有,什麼也不是,就隻是個獸醫,給不了你們任何東西。

所以,謝謝大家,再見。”

說完,魏武站起來就要走,台下人全都呆住了,還有這種操作,這個蘭醫生真有個性!這是誰的麵子也不給了?

裡麵的人麵麵相覷,而門外則是響起了熱烈的掌聲。

鼓掌的正是那些媒體人,他們聽了魏武一如既往簡短的發言,突然就覺得心裡很爽,忍不住鼓起了掌。

好啊,這傢夥不是看不起咱,他就是這個造型,逮誰都懟,藥企也不行,醫院也不行!所以,媒體的朋友一下就覺得這個蘭醫生親切了不少。

這時,魏武已經走下了主席台,卻見門外長槍短炮把大門堵得嚴嚴實實,原先準備直接去醫院的,聽到這邊的掌聲,又都跑了回來。

一群穿著短裙,露出大長腿的女記者直撲過來,驚得魏武連退了幾步,恰好蔡書記從主席台上下來拉住了他,隻得就坡下驢,又回到了主席台坐下。

台下一乾精英、老闆,大眼瞪小眼,都不知道說什麼!所有想說的都被封死了,說什麼呢?

原本魏武和老畢商量的是自建醫院,委托神威集團生產藥方,最終被高大少給否決了。

因為神威集團雖然最近出了不少風頭,但畢竟隻是個剛剛成立的小企業,與哈九、國潤、長征這些老牌藥企相比,太渺小了,如果“蘭醫生”選擇神威合作,難免讓有心人生疑,所以,按照高大少的意思,得換個策略。

這時,門外的記者也都湧進了會場,在過道上架起了各種長槍短炮,胡靜波也冇閒著,早就在最佳位置架起了攝像機,她很會鑽空子,見台下眾人都說不出話,率先打破了沉默:

“蘭醫生,您說的那個藥材是叫天山雪蜈是吧,這個你在去天山尋藥之前就已經透露過了。

我覺得吧,既然這次找到了這種藥,那麼,附近、或者同樣的環境裡,說不定也能找到呢。

據我所知,你在托木爾峰隻呆了三天,就找到了幾百人用的藥,要是去的人足夠多,把那裡全都搜尋一遍,說不定可以找到很多呢!”

她也是感到可惜,急切之下就喊了出來,都忘了介紹自己。

聽了這話,台下眾人眼睛一亮,就有人叫道:

“對呀,蘭醫生,我們可以派人陪你一道去尋找,說不定可以找到更多的藥材呢?”

藤野率先站起來說:

“蘭醫生,我覺得我們可以談一談,我願意出高價收購您的藥方,價格我們可以商量,至於藥材能不能找到,那是我的事情。”

一旁馬上有人站了起來:

“蘭醫生,彆聽他的,他是倭國人,你的藥方怎麼會賣給倭國人呢?我是哈九製藥的代表,我們願意收購您的藥方,就想這個倭鬼說的,藥材我們自己去找,價錢也可以商量。”

藤野怒道:

“倭國人怎麼了?科學是不分國界的!蘭醫生的藥方就是科學,隻要這個藥方可以造福人類,給更多的燒傷病人帶來福音,由哪個國家生產,很重要嗎?

我們倭國的小泉會社,就具備最好的生產條件,而且勢力雄厚,一定可以最快最好地把這個藥方生產出來。

而且,我們也會給蘭醫生您一個讓您滿意的條件。”

這傢夥說的光明堂皇,魏武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,淡淡地說:

“對不起,我和大多數華國人一樣,非常討厭倭國人,既然你是倭國人,就不要浪費大家時間了。”

這一回,台下掌聲如雷,喝彩連連,藤野漲紅了臉,心有不甘又怒氣沖沖地坐了下去,牙根都差點咬碎了。

不過,藤野的提議也提醒了其他人,台下其他藥企的人也都紛紛表示,隻要把方子賣給他們就行,至於尋藥的事,他們自己去找就行。

胡靜波提醒了他們,“蘭醫生”隻在那邊呆了兩天半的時間,就找到了足夠幾百人用的藥,若是多派些人,多找幾天,肯定會有更大的收穫。

“蘭醫生”說的,無非是想故意把尋藥的難度加大,讓人覺得藥方的珍貴,其真正目的,不就是為了提高價格嗎!

於是更多的藥企都提出要高價購買藥方,自己想辦法尋找藥材,甚至有的藥企當場提出了競價的方式,誰出的價格高,藥方就歸誰所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