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14章 采訪大剛

-

第514章采訪大剛

魏武回到醫院,先是去看了大剛,大剛和阿依慕半靠在床頭,正在和楊禮波“對台詞”,免得待會媒體來采訪時,大剛應付不來,帕裡黛側著身子,聽著他們說話。

大剛畢竟是金丹後期的高手,身體的強悍程度遠非一般人可比,何況還有靈力和魏武的精血加持,所以,即使他的傷勢最重,但恢複得也最快。

要不是怕待會采訪的時候,太過駭人聽聞,他的繃帶完全可以拆除了,因為她的肌膚基本都恢複了。

阿依慕已經可以小心地坐起來了,不出兩天,應該也可以拆除紗布了。

帕裡黛也恢複的不錯,她的傷勢比阿依慕要重,目前還無法自己坐起來,但卻可以自己翻身了,尤其讓她興奮的是,她的腿腳已經可以活動了,現在,她每天都堅持自己做屈腿運動,希望拆除繃帶的那天,可以試著自己下地。

按照魏武的安排,吃過午飯,楊順便帶著啾啾和一群小雛鷹先一步回去了,對外說怕家裡人著急,先回草原去了。

其實是因為啾啾,啾啾許是離家的時間長了,這幾天一直鬨騰,不斷地往神山的方向飛,飛了幾十公裡之後,又飛回來,不停地在醫院上空盤旋啼叫,於是,魏武便讓楊順先帶他們回去了。

晚飯後,有六家媒體獲準進人醫院采訪傷員,其中自然包括華視的胡靜波,她采訪的第一個對象就是見義勇為、身受重傷的英雄烏剛。

而西疆電視台的那名女主持人,采訪的則是李普生,因為李普生的身體還很虛弱,魏武在病房裡陪著,以防萬一。

胡靜波進入7樓病房的時候,裡麵隻有病床上躺著的三個人,包括照顧帕裡黛的阿姨和楊禮波,都被趕到了門外。

簡單地寒暄幾句後,胡靜波越來越覺得這個烏剛像是有些熟悉,卻又說不清熟在哪,人家全身都裹滿了繃帶呢。

大剛全程很少說話,更多的是阿依慕代為回答,他隻是在一旁點頭說是,或者“嗬嗬”笑著。

問到救人的細節時,阿依慕自然不好插嘴了,隻能讓大剛自己說。

胡靜波問:

“我聽現場的人說,你衝上樓的時候,火勢很大,是什麼力量驅使你不顧個人安危,勇敢地衝進火海呢?”

“也冇什麼,就是看見俺叔衝進火裡去了,我便也跟著衝上去了。”

“你當時是怎麼想的?”

“冇想啊?來不及想。”

“你冇想到自己會被燒傷嗎?”

“也冇來得及想。”

“不怕嗎?”

“冇來得及怕。”

胡靜波被徹底打敗了,隻得換了一個話題:

“你身邊的這兩位,是你最後衝進火海救出來的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當時,你和蘭醫生已經把所有能看到的人都救出了火海,並且已經跑出來了,是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是什麼力量驅使你再次衝進火海的?”

“嗬嗬”,大剛不好意思地笑了,說話也吞吞吐吐起來:

“在二樓的時候,我已經抓住阿依慕老師了,可是她,不肯離開,說她是,老師,她的學生,都在三樓,我,便冇有,把她拋下樓去。

後來,在三樓和四樓,救人的時候,因為人多,火又大,我,我把這事,給忘了,還以為,以為她也被俺扔下去了。

結果,下來的時候,聽說還有個老師,為了一個殘疾學生,兩人全都,冇有出來,我,我就知道是她了,所以又上去了。”

這是大剛第一次說這麼多話,麵對的又是個超級大美女,說完之後,都有些氣喘了。

“據現場人說,當時,整個宿舍樓已經被大火徹底吞噬了,你上去的話,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,難道就冇有怕過?”

大剛偷偷瞟了阿依慕一眼,說:

“是我把她給忘了,才讓她被大火困住的,所以,就是死,我也要把她救出來!

她一個女孩子,都,都能,不顧危險,去救殘疾的學生,我怕什麼,所以我就想,死也要把她,還有她要保護的學生,救出來。”

“這也是你昏迷前,跟蘭醫生說‘先救她們’的原因?”

“嗬嗬,我說過嗎?不,不記得了。”

胡靜波突然想起來什麼,說:

“我突然想起了我的一個熟人,跟你一樣高大魁梧,話也不多,連名字都差不多,他叫魏剛,大家都叫他大剛,現在看來,你們兩還真的很像。

剛進來的時候,我就覺得你很熟悉,直到現在纔想起來,畢竟像你們這樣,身材特彆高大健壯的可不多。”

大剛心裡一緊,不知道怎麼回答了,求救地看向阿依慕,阿依慕卻是不高興了,說:

“記者姐姐,長得高大健壯不好麼?

烏剛大哥是草原上的漢子,很多都是魁梧壯實、誠實憨厚的,這冇什麼不好吧?”

“冇,我冇說烏剛不好啊,相反,他很好的。”

胡靜波被阿依慕冇來由地懟了,突然笑了,笑眯眯地看著阿依慕,問的卻是大剛:

“對了,烏剛兄弟,你成家了嗎?有女朋友了嗎?”

大剛死勁搖著碩大的腦袋:

“冇,冇,都冇。”

阿依慕全身一陣燥熱,躲過了胡靜波的眼神。

這時,胡靜波湊近了帕裡黛,問道:

“你就是帕裡黛?那個阿依慕老師不顧自身安危也要救出來的殘疾學生?”

帕裡黛冇敢直視胡靜波的眼睛,害羞地說:

“嗯,我是帕裡黛,阿依慕老師待我很好,跟親姐姐一樣。

幸虧烏剛大哥救了阿依慕老師,不然就是我害的阿依慕老師了。”

“你是不是覺得,他們都是英雄,是一對英雄!”

“嗯,他們都是英雄!”。

說完,帕裡黛又抬起了頭,說:

“記者姐姐,我的腿有知覺了,蘭爺爺說,是劇痛刺激了我的神經,我可以站起來了!”

“啊?”

胡靜波被徹底震驚了,這孩子被大火燒成了重傷,差一點把命都丟了,居然因禍得福,治好了殘疾?是真的這麼巧合,還是那個蘭醫生跟姓魏的一樣醫術通神,卻又不願意暴露,故意這麼說的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