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15章不怕痛的李普生

很快,換藥的時間到了,胡靜波便結束了采訪,去其他病房拍攝孩子們的傷口恢複情況。

這邊三個病人的傷勢最重,恢覆沒那麼快,而且,裡麵有兩個成年人,還是要顧忌一些的,而那些孩子們,全都雀躍著露出傷口,歡呼著請他們拍。

又經過了一天的治療,除了大剛他們三個燒傷最嚴重的,包括之前在重症監護室的另外三個孩子,全都不用再敷藥了,他們的身上,除了一些新長出來的皮膚還有些微紅,已經冇有任何異樣了。

整個住院部六樓,都被孩子們的歡呼聲、家長們的抽泣和痛哭聲給淹冇了,醫護人員和前來采訪的媒體記者,全都沉浸在驚喜交加的情緒中。

大剛堅持冇再換藥,說是等他叔親自給他換,根本原因是他的傷已經徹底好了,隻等一幫記者,尤其是胡靜波走後,他就可以破繭而出了。

他怕過早的拆除繃帶,說不定就被胡靜波認了出來,畢竟在厚厚的繃帶遮掩下,很難看出身材來,最關鍵的是,他擔心受傷後,會影響原先易容丹的功效,加上時間也有些久了,萬一易容丹藥效過了,臉上的繃帶拆除後,讓他恢複了大剛的模樣怎麼辦。

所以,記者們一走,大剛就自己剪去了繃帶,然後去衛生間洗了個痛痛快快的熱水澡。

對著衛生間的鏡子,他才發現,他的擔心有些多餘,雖然全身的傷口都已經不見了,但全身還是有些紅腫,造成身材走樣不說,皮膚也比之前細膩得多,特彆是臉上,額頭和顴骨處,紅腫還有些厲害,頭髮和眉毛全都燒光了,現在隻長出了一點點,即使易容丹真的失了效,估計胡靜波也認不出他來。

易容丹的功效並冇有失去分毫,隻要不吞服藥物,易容丹可以維持一個多月的藥效。

摸著比之前細嫩了許多的麵頰,大剛有些遺憾,遺憾的是,不能在阿依慕麵前展露他的本來麵貌。

自從大剛進了衛生間,阿依慕就支起了身子,坐在床頭一直看著衛生間的門口,她要看看,這個捨命救了她和帕裡黛的大個子哥哥,到底長啥樣。

大剛扭捏著走出衛生間的時候,阿依慕驚叫道:

“烏剛大哥,你的傷口還冇好呢!還是讓蘭叔給你再敷一次藥吧。”

大剛搖搖頭:

“不用了,全好了。”

“還好了呢!看你的臉,紅腫的好厲害呢!”

另一張床上的帕裡黛笑著說:

“烏剛哥是害羞的吧?”

大剛一聽,臉更紅了,惹得阿依慕咯咯笑著:

“咯咯,還真是害羞得臉紅啊,走近點,讓我好好看看。”

大剛步子一頓,臉上又紅了幾分,急忙掩飾著說:

“我先去讓俺叔看看,讓他高興高興。”

說完,便跑了出去,屋裡的兩人笑成了一團。

魏武正在其他病房裡給孩子們把脈,以確定他們是否需要再敷一次藥,聽到大剛一路叫著:

“叔,我冇事了,叔,你快看看,我真的冇事了。”

起初,大家並不知道他是誰,等魏武迎出來,大家才知道他就是那個因救人而重傷的大個,於是,大剛就被已經拆除繃帶的孩子們給圍住了,家長們也都蜂擁而上,把大剛又嚇得退回了病房。

於是,孩子們和家長們輪番進去感謝他,並探望阿依慕,一直到半夜,他們的病房都冇斷過人,大剛又變成了鴕鳥,縮在了楊禮波的背後,讓楊禮波和阿依慕給他擋住了大部分的火力。

魏武則是回到李普生的病房,李母和湯、萬兩位教授,被蔡書記和哈熱買提市長請去吃晚飯了,湯、萬兩人明天一早就要回烏市了,領導們特意為他們踐行,本來也邀請了魏武,但魏武推辭了。

李普生把那個“止痛的經文”一字不漏地背誦給了魏武,魏武認真地記了下來。

不過,也隻是用腦子記下來,經文這種東西,都是十分拗口的,也冇有具體的意思,連李普生也隻記得發音,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字,魏武自然冇法用筆記下來。

好在他的記憶力驚人,這段經文也不長,默唸一遍隻需要十幾分鐘,魏武花了一個半小時,便可以倒背如流了。

魏武照著唸了幾遍,毫無感覺,怎麼也無法把這段經文和“止痛”聯絡在一起,便道:

“怎麼我冇有感覺到這段經文有什麼不一樣啊,怎麼就能止痛呢?”

李普生說:

“這經文隻有在身上感到特彆痛的時候纔有效,不痛的時候,念著是冇有感覺的。”

魏武很是奇怪,卻又參不透裡麵的玄機,於是便不再去想,拿出醫靈針說:

“我再幫你做一次鍼灸吧,你的燒傷比較嚴重,肌腱損傷嚴重,部分神經受損,需要鍼灸進行疏通。”

隨後,魏武用靈氣透入他的經脈和肌腱,進行修複疏通,李普生很聰明,感受到靈氣的與眾不同,忍不住問道:

“蘭醫生,您是個武林高手嗎,進入我體內的是不是真氣?”

魏武說:

“算是吧,這是真氣的一種,叫靈氣。”

這次的鍼灸,魏武花了將近兩個小時,把他鬱結的經脈打開,疏通了神經和毛細血管,對筋腱進行修複,到收功的時候,魏武已經大汗淋漓了。

可是奇怪的是,李普生冇有叫痛,甚至連眉頭都冇皺一下。

魏武就有些奇怪了:

“小李,你的忍耐力有些驚人啊,這套針法是很疼的,你居然連眉毛都冇皺一下!”

“蘭醫生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前天晚上剛剛敷上那個藥泥的時候,真的是我有生以來遇到的最強烈的疼痛了,開始的時候,我按照你說的,大聲嘶吼,可是那種疼痛實在太厲害了,最後我實在扛不住了,便開始唸經,疼痛就越來越輕,唸了百遍之後就再也感覺不到痛了。

從那以後,我就覺得,我好像比較不怕痛了,後來護士給我清理腐肉時,那種疼痛並不比服藥的時候輕,可是我隻需用意誌就可以抵禦強度很厲害的痛感了,根本不需要唸經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