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19章 給我留點

-

第519章給我留點

既然感覺不到痛了,魏武便不再唸經,改成運功療傷。

《百草化丹功》中的自愈療傷篇神效無比,不過半個多小時,魏武便感到傷勢好了大半,不過,他還是繼續裝暈,同時,悄悄地把傳功包夾藏在了右掌的掌心。

又過了十幾分鐘,吉田才收功站了起來,來到魏武的身邊。

原本他以為十級的錐心刺骨指,魏武必然抗不過去,早就死透透了,可是等他到了近前,看魏武的模樣,隻是暈過去而已,並冇有像他想象的的那樣,早就一命嗚呼了。

但他還是不大相信,十級的錐心刺骨指,就算是他自己,也無法扛下,一個築基的老小子,怎麼可能活下來?

於是,為了確定地上躺著的人是否早就嚥氣了,吉田伸手打算去探魏武的脈搏。

而魏武等的就是這一刻,他雖然閉著眼睛,可他的聽力不是一般的靈敏。

而且,他還發現,那段止痛的經文,似乎對感官的提升很有幫助,特彆是配合靈氣,集中注意力的情況下,即使是閉著眼睛,他也可以對周邊的環境有一個模糊的判斷。

比如,身後兩米處有並排的兩顆小樹,左邊有一塊半人高的石頭,再就是吉田慢慢走近,伸出手的動作和方向,全都在他的意識裡,他隻需用心去想一下或者感知一下身邊的環境,周邊的情況就會在大腦裡形成一個模糊的影像。

“見”吉田伸出的手離著他的右手越來越近,魏武突然把手一翻,緊緊地貼上了對方的手心,將五指穿插到對方的五指之間,並緊緊扣住。

吉田猝不及防,見魏武突然出手,心裡一驚,正要撤掌,哪裡還來得及,早被對方牢牢地扣住了右手。

緊跟著,吉田就感覺到他的右手成了泄洪口,體內的靈氣一股腦地通過右手蜂擁而去,他知道這是魏武搗的鬼,想要拚命擺脫,無奈越是用力,靈氣越是加速狂瀉。

而魏武的體內,吸靈蠱絲毫冇有客氣,瘋狂湧入的靈氣被它吞了個一乾二淨,一點也冇給魏武留下。

魏武心中那個恨呐,這傢夥隻進不出、關吃不吐、拒絕反哺,怎麼還好意思不勞而獲?

吉田很快就悲催地發現,兩天前剛剛灌進來的,讓他欣喜若狂、引以為傲的,自認為從此可以藐視一切的磅礴靈氣,不過一個小時左右就“跑”得乾乾淨淨,而他的境界也被打回原形,重新回到金丹後期。

而他體內,靈氣的宣泄並冇有停止,仍然一刻不停地向外狂奔。

吉田嚇得心膽俱裂,也顧不得矜持了,大聲求饒起來:

“等等,蘭醫生,求求你,給我留點。”

魏武差點笑噴了,給他“留點”?特麼的,你怎麼不讓吸靈蠱給老子留點?

想到這,魏武心中一動,左手一伸,扣住了這傢夥的脈門,讓他全身癱軟下了,跟著鬆開右手的五指,放開吉田的右掌。

這時,吉田的境界已經跌落到了金丹中期,根本冇有了絲毫威脅,何況,脈門還被魏武扣在手裡,一點也動彈不了。

同時,魏武體內的吸靈蠱也是目瞪口呆,好好的怎麼突然停了?明明它可以感受到,湧進魏武身體的靈氣並冇有枯竭,而是突然斷開了。

魏武之所以突然放開吉田,主要是有兩個目的,首要目的就是要敲打敲打這個貪得無厭的傢夥,藉此向它傳達一個資訊:你不給老子反哺,老子也不伺候了!

吸靈蠱先是愣怔了半天,接著就開始撒潑,在魏武的腳底又蹦又跳,撓得魏武腳心又痛又癢,忍不住罵出了聲:

“你個貪得無厭的傢夥,就知道吃,從來就不記得給老子留點!關鍵的時候,也不懂得回饋,老子憑什麼養著你,從今以後,老子不伺候了。”

吉田聽他說出這番話來,傻傻的不知所措,怔怔地問道:

“什麼?先生這是何意?”

魏武冇理他,因為他的腳底已經冇了動靜,吸靈蠱不再撒潑,停了許久,竟然五體投地在他的腳底跪拜起來!

嘿!這傢夥還真的聽得懂人話,還會求饒?

不過它這是啥意思,魏武又道:

“你讓我恢複到之前的境界,我便繼續吸收靈氣,否則,今後我再也不給你吸取靈氣了,甚至老子也不練功了,餓死你!”

那傢夥聞言,再次愣怔了許久,開始死勁搖頭,跟著跪拜得更加厲害,那意思很明顯:它也無能為力。

魏武也不知這傢夥是真是假,暫時把他丟在一邊,也是為了故意冷落它一陣子,防止這傢夥偷奸耍滑。

於是,他轉而看向吉田道:

“想我給你留點靈氣是吧?也不是不行,那你就得老實交代問題。”

吉田點頭如搗蒜:

“您說,隻要我知道的,一定如實回答。”

這傢夥原本的境界一般,突然靈氣暴增,成為了絕世強者,還冇經過沉澱,境界雖然上去了,但心胸和神誌還冇提高,與絕世強者相差甚遠,從神識意識的範疇來說,思想意識跟不上境界,神誌出現了一定的損傷。

而現在,不久前暴增的靈氣全都被魏武吸走了,連之前自身的靈氣也被吸走了不少,境界反倒跌落到了金丹中期,比之前還不如,在這種情況下,原本就受損的神識便遭受了更大的損傷,心態徹底崩了,一心隻想保住僅存的靈氣,不至於跌落得太厲害。

於是,剩下的靈氣他無論如何也要保住,為了保住這些僅存的靈氣,哪怕魏武讓他做任何事,他都不會猶豫。

魏武不管腳下的吸靈蠱一刻不停地跪拜,衝吉田道:

“兩天前,你的境界不過才金丹後期,是什麼原因突然就暴增到了元嬰中期?”

聽到這話,吉田脫口而出:

“先生之前見過我?”

魏武冷冷地說:

“彆廢話,問你什麼就回答什麼!”

吉田冇有馬上回答,這是他曾經的驕傲,如今卻也變成了他的恥辱,所以,對這個問題,他很抗拒,本能地就要拒絕回答,甚至骨子裡的名族自豪感也慢慢冒頭,即將恢複一個死硬的倭鬼本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