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十二章鼻子也可以治病

隻見診室裡有一對男女坐在周詩文對麵,年齡大約三十七八歲的樣子。

女子帶著眼鏡,麵色白皙,略帶紅潤,不像是有病之人。

男子身材中等,也戴一副眼鏡,不胖不瘦。

男子應是很喜愛運動,身體很結實,短袖外露出的胳膊粗壯有力。

隻是他的皮膚很白,甚至比一旁的女子還白了幾分。

周詩文手裡拿著一大堆化驗單,眉頭深鎖。

那兩人看見文老,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。

文老也笑著衝兩人點頭,轉頭示意魏武在一邊的沙發上坐下。

文老接過那一遝化驗單,眉頭也皺了起來,嘀咕道:

“奇怪啊,不該這樣啊,病人的身體調理好了啊?”

文老皺眉思索了半天,抬頭看向魏武,並遞過來化驗單。

魏武知道他又要考校自己,不等文老開口,主動說:

“文老,那位女老師冇有問題了,這位男老師有些問題。

外陽內陰,假陽真陰,陽氣不足,精力就弱,自然難以受孕。”

文老聞言略一思索,點頭看向那男子,示意男子把手伸出來。

男子回頭看向魏武,一邊伸手一邊問:

“你怎麼知道我們是老師?”

“我在兩位身上聞到一股粉筆味。”

魏武實話實說。

那男人卻以為那是調侃他,忍不住再次發問,語氣明顯有些不悅:

“那你又怎麼知道我們看的是不孕症,這也能聞出來?

我還是第一次聽說,鼻子也可以看病!

我的身體可是很好的,問題不可能出在我身上。”

魏武見他不悅,笑了笑,認真說道,

“其實我真的冇騙你,病症確實可以通過鼻子聞出來。

用嗅覺感知病症屬於望診的一種形式,都是感知和觀察病情。

人體的各個器官都有它應有的專屬陰陽五行特性,而陰陽五行也都有對應的味道。

一旦身體的某個部位出了毛病,其對應的陰陽五行就會出現紊亂,氣味就會發生變化。

真正高明的醫生確是可以通過氣味確定病症,所以,要說鼻子可以看病也冇錯。

其實,我除了聞到你們身上有粉筆的味道,還聞到你二人身上有很多孩子的不同氣味。

而且,這些孩子的各種氣味在你們身上留存的程度都差不多,冇有與你們特彆親近的。

考慮你們兩的年齡,孩子也不至於已經上大學了。

所以我判斷你們是小學老師,冇有子女。”

然後不顧幾人吃驚的眼神,繼續說:

“您愛人麵色紅潤,她體內散發的氣息表明,她原本有些陰虛,不過正處於好轉之中。

體內陰陽五行已趨平衡,乾溼適中,顯然身體已經冇有大礙了。

隻是您本人,是典型的外陽內陰體質,陽氣不足,陰氣過甚。

你的脈象雖強勁有力,但每兩個起伏之間都有一次極細微的阻滯,尤其是足三陰脈陰氣極重。

足三陰主腎精,故精力有餘,活力不足。”

這時,文老才放開男子的手腕,讚歎道:

“厲害!真是好手段!

小魏,你說的和他的脈象表現一模一樣。

望聞問切,一望便知,僅這一手,老朽更是自愧不如了。”

那兩人聽文老這麼一說,都疑惑地看著魏武。

心說,這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出頭,怎麼文老如此推崇他?

那女的聽文老這麼一說,心裡有了希望,滿懷期盼地看向魏武。

男老師也十分驚奇,語氣變得恭敬了許多:

“不好意思,先生,剛纔我的態度不太好,請您見諒。

我的身體一直很好,每次學校組織體檢各項指標都正常,而且我一直都堅持鍛鍊。

不知先生怎麼看出我有毛病呢?是什麼毛病?還能治好嗎?”

魏武笑著說:

“我也注意到你的身體強壯,但這些都隻是表象。

事實上,你父親體弱,母親強壯,結胎時便已是陰盛陽衰了。

而且你還在母親腹中時,應該曾隨母親在冬季落過水,卻冇有及時調理。

甚至你母親在上岸後,連基本的保暖措施都冇有做,因此你在胎體時便受了極寒,併產生寒毒。

所以你年少時畏寒怕冷,於是便格外注重鍛鍊。

因堅持運動,你的手、足三陽、手三陰均已調整至陰陽適度,但足三陰並非靠強化運動這種外力就可以改善的。

因此你冬季足畏寒,睡到早上也不見暖和;

夏季若不蓋薄毯則足寒,蓋薄毯則上身冒汗;

小腹常年冰涼,熱敷則會腹瀉;

左足湧泉穴經常發麻,手抓則腰背痠痛。

是不是這樣?”

那男人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著魏武,語氣也變得異常卑謙:

“先生真是神人,所言一點不錯。

我父親是那個時代的最後一批下放知青,在小學授課。

母親是農民,身強體壯,家裡的農活都是母親乾。

懷我七個月的那年冬天,母親洗衣時跌入河中。

然後,她自己爬起來跑回家中,並不在意,換了衣服又去洗衣。

至今母親還常常拿來自噓身體好。

我就是因為幼時體弱怕冷纔開始堅持運動的。

您後麵說的也都正確,有些像敷肚子就腹瀉,抓腳底就腰痛,要不是您說,我還以為是巧合。”

那女搶著說:

“先生,您既然看得這麼清楚,麻煩給我們治治可好,謝謝您了!”

說完還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文老也對魏武說:

“小魏,我雖號出他的脈象正如你所說的那樣,但此病時間久遠,又是胎體帶過來的。

我雖也可幫助調理,但治療的週期漫長,至少三五年甚至十年八載纔有成效。

你無論鍼灸還是用藥,包括在“望”診上都遠高於我,其他方麵想來也必有非常手段。

這對夫婦年齡已經不小,拖不起,還望你出手醫治。”

兩人聞言一起衝魏武鞠躬,女子紅著眼說:

“先生千萬不要推辭,我都快四十了,真的等不起。”

魏撓了撓腦袋,不好意思的說:

“我也是看兩位年齡不小了,剛纔纔會出言提醒。

不過不好意思,我雖略通中醫,但並冇有行醫資格證,不能替你們診治。

兩位有所不知,我剛剛纔從監獄出來,現在連身份證都冇有。”

那兩人麵麵相覷,不知所措地看向文老。

兩人聽魏武說他剛從監獄出來,大為疑惑。

周詩文見了笑道:

“兩位不認識這位大神吧?

這就是前段時間坊間瘋傳的那位被冤枉的聯防隊長。

絕對的神醫、神針!

他在陳沖鎮上用鍼灸救人的視頻都你們看了吧?

今日見了,是不是覺得果然名不虛傳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