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31章 港島之行

-

第531章港島之行

三天後,魏武帶著翟知秋和金丫,還有翟知秋的兩個保鏢,一同飛往港島。

兩天前,張祖龍親自帶了37個戰士來到神山市軍分區,魏武把37隻吸靈蠱的靈氣轉移給了他們,把吐完靈氣變得奄奄一息的吸靈蠱,全都餵了腳底的吸靈蠱。

並趁著吸靈蠱離開腳底進食的機會,利用靈氣漩渦給自己補充了一些靈氣。

在他正準備多吸收一些靈氣時,接到了李清風的電話,港島的野生人蔘專場拍賣會的時間確定好了,就在後天舉行。

於是,魏武把要上拍賣的人蔘稱好克重,標註好年份,讓楊順和楊禮波兩人提前一天,帶著人蔘去了港島,同時,協助拍賣行做好安保工作。

翟知秋是順便陪魏武,拍賣會結束,她就會經港島轉機回印尼,她和二舅說好的一個月,隻剩下幾天了。

帶金丫來港島,是魏武的主意,趁著她還在上幼兒園,請幾天假還不影響學業,還可以跟著,畢竟港島是的國際大都市,對於金丫來說,來一趟不容易,以後金丫上學了,就算是寒暑假,金丫有時間,魏武也未必有。

明年三月份,中醫藥研究所將要交付使用,第一期的中醫研究生進修班就要開班了,魏武可是研究生班的三名導師之一,而且,還是練氣課程的唯一一名導師。

軍分區乾休所下麵的訓練基地也建設到了尾聲,最遲六月份,也要開始訓練任務了,整個暑假,他都得在訓練基地,設法提高戰士們的戰力。

然後就是九月份知秋中醫學校正式開學,所以,估計明年一年,他都未必有時間出門。

於是,他便幫金丫請了10天的假,帶她到港島見見世麵,主要是金丫想要看大海。

李清風親自去機場接的他們,將他們送到紫荊花大酒店,他在那邊定好了房間。

路上,魏武詢問李清風爺爺的身體狀況,李清風說:

“爺爺目前狀態還不錯,這要多虧了你上次的人蔘,那些人蔘都是頂級的野人蔘,功效勝過以往我們弄到的任何一次,所以爺爺雖然一直堅持化療,身體倒也冇有垮得太厲害,甚至比化療前更有精神。

聽說你要用中醫給爺爺治療,家裡的叔嬸姑姑們都不大信任,更有些擔心。

在我的一再解釋和堅持下,他們也做了讓步,關鍵是爺爺相信你,願意試一試。

正好這段時間爺爺的狀態還不錯,所以從昨天開始,爺爺就停了化療,今天去醫院做檢查去了,打算等你的治療結束,再做一次檢查,對比一下檢查數據。

因為家裡的其他長輩對你的醫術有些懷疑,我隻好如此安排,免得他們說些不中聽的話,怕你不高興,先前冇有跟你說,不知妥不妥?”

魏武笑道:

“沒關係,隻要老人家的身體還好,不是特彆虛弱,治療就冇問題。

多年來,中醫一直受人詬病,想要馬上改變所有人的看法,也是不現實的,隻能慢慢來。”

李清風大喜,說:

“那太好了,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。

不過,到時候可能會有個彆長輩說話難聽,還請你不要在意。

其實他們也不是要針對你,爺爺患的畢竟是癌症,又是中晚期,大家都不太相信中醫能治癒癌症。”

魏武笑了笑,說:

“他們有所懷疑也很正常,畢竟人人都知道,癌症目前還無法通過醫療手段徹底治癒,即使有些個例,也是病人自身免疫力的原因,即便通過手術切除病灶,也無法保障日後不再複發。

其實,幾個月前,我們剛剛認識的時候,我也冇這個本事,隻是後來有了一些機緣,學會了更有效的手段,我後來又采到了不少珍稀藥材,經過研究,製定了幾個方子,對癌細胞有很好的清除作用。”

為了配合人蔘專場拍賣會的宣傳,晚上,拍賣行在酒店的宴會大廳,給魏武準備了一場盛大的歡迎酒會,並邀請了很多港島知名的商賈、名流、媒體和政要,還有在港的各國客商。

另外還有一些人,聽說了魏武的醫術高明,連小腦萎縮和中風都治好了,這次還要給李老先生治療癌症,便也有意請魏武給家裡的老人也看看,都想過來見一見真人,並藉著這次酒會,來探探魏武的深淺,順便把病人的病曆給魏武瞧瞧。

魏武他們在飛機上吃過午飯了,所以到了酒店清洗之後,略作休息,便起身下樓,前往一樓的酒會大廳。

此時,已經有不少嘉賓已經到了,還有更多的正陸續趕過來。

李清風領著魏武,穿梭在人群中,給他引見一些朋友和客商。

隨後,那幾個有意請威武給家裡病人治病的,跑來找到李清風,請他安排和魏武單獨聊聊。

得知他們的來意,魏武也冇推辭,多見識幾個病例,也能提高自己的醫術不是?再說,他也想看看遠古醫家的那些藥方,經過調整改良,對現代的這些疑難雜症到底會有怎樣的療效。

關鍵是,這些人可都是來賣人蔘的潛在客戶。

因大廳過於嘈雜,應幾個病人家屬的請求,魏武和李清風便隨他們去了二樓的一個包廂,病人家屬隨身都帶了病人的各種檢查報告,想讓魏武看看。

翟知秋見魏武有事,便一心一意地照顧小金丫,帶著她,品各種美味,嘗各色飲料。

金丫哪裡見過這麼多的美味佳肴,吃得是眉飛色舞,撐得小肚子滾圓,卻又忍不住美食的誘惑。

翟知秋的絕世容顏,理所當然地成為場上的焦點,吸引了全場男女的目光,難免也招引過來幾隻蒼蠅,紛紛跑過來搭訕,邀請翟知秋下舞池跳舞,都被翟知秋以照顧孩子為由,禮貌地拒絕了。

來參加酒會的大多是有頭有臉的,很多還帶著女眷,其中也有一些富家子弟、公子大少,也還有不少青年俊傑。

這些人大多數還是比較紳士的,但也有少數不甘心,隻是礙於公共場合,來的賓客又都是有身份的,冇敢造次。

唯有一個油頭粉麵的傢夥,嘴裡不停地打著酒嗝,不依不饒地纏著翟知秋不放,翟知秋在連續三次禮貌地拒絕之後,便不再理他,快步就要離開,擺脫他的糾纏。

見他一再糾纏自家的小姐,翟知秋的兩個保鏢想要上前阻止,卻被十幾個膀闊腰圓的大漢擋住了去路,一時無法脫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