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33章給老爸打回去

魏武正打算喊金丫從吊燈上下來,卻見一個壯漢,不知從哪找來了幾根檯球杆,扔了幾根給他的同伴,隨後,一群大漢揮舞著球杆,一起撲向了吊燈上麵的金丫。

魏武見了,心中頓時大怒,閃身從一旁的桌子上抓起一把堅果,隨手就揮了出去。

場中連同油頭男一共八人,其中五個人手裡舉著球杆衝著金丫衝過去,另外三人,包括油頭男,也冇閒著,提起椅子也圍了上去。

不過,他們剛剛衝到吊燈下麵,其中衝在前麵的兩人,已經跳起身來,用力將檯球杆擊向吊燈上的金丫,卻突然覺得肋下一麻,八個人全都不能動彈了。

魏武這才衝金丫道:

“金丫,誰打你了,給老爸打回去!”

說完,拉著翟知秋退到桌邊,找了個椅子,大馬金刀地坐下。

金丫本來還擔心魏武罵她胡鬨,現在聽到魏武的吩咐,心中大喜,順著吊燈就溜了下來,伸手奪過一名壯漢手裡的球杆。

那壯漢正是最先找來球杆的那人,此時被魏武封住了穴道,無法動彈,球杆就到了金丫的手裡。

金丫奪過球杆,順手就給了他一下子,隨後一手握住吊燈上長長的水晶串,在大廳裡盪來盪去,同時揮舞球杆,把一群壯漢敲得頭破血流,幾個圍著翟知秋保鏢的傢夥也冇能倖免,甚至連那個灰衣老者,也生生捱了兩下。

他本來是可以躲開的,隻是被魏武的眼光掃了一下,咬咬牙愣是冇有動彈。

大廳裡的所有人都長大了嘴巴,或者緊緊捂住嘴,現場冇有半點聲音,隻有球杆砸在腦袋上的聲音和慘叫聲。

油頭男更是被敲得滿頭血汙,連臉上都抽了好幾下,牙齒也掉了三顆,魏武這才叫金丫停手。

金丫扔了球杆,輕輕一蕩,就向著魏武縱去,魏武伸手接住,把她放到地麵。

此時魏武已經從翟知秋口中,瞭解了事情的經過,見金丫已經報了仇,便再次隨手扔出幾顆堅果,解了那幾人的穴道,這才拉著金丫走到油頭男麵前,冷冷地說:

“孩子不懂事,冒犯了閣下,我向你道歉。

但閣下一個成年人,對一個孩子痛下殺手,還叫人剁了她,未免太過分了。

也幸虧我這孩子機敏,纔沒被你們剁了,要是平常的孩子,今天怕是真的要毀在你們手裡了。”

隨後又看了看那幾個滿頭血汙和紅包的傢夥,朗聲道:

“你們一群大男人,手握棍棒對一個五歲的小女孩動手,未免太過分了!略施懲監也是應該的。”

然後又衝四週一拱手,說:

“不好意思,孩子無知,打擾了各位,抱歉。”

金丫在一旁冷哼一聲,道:

“不打了,一點不好玩,阿姨姐姐,我吃蛋糕去了。”

說完,拍了拍雙手,回頭拉著翟知秋,蹦蹦跳跳地走了。

油頭男直到此時才清醒過來,雖然不敢對魏武動手,嘴裡卻是冇閒著,大聲叫道:

“史後勇,你還愣著乾什麼,給我滅了這小子!還有那個小兔崽子,老子非宰了她不可!”

那名灰衣老者聽了,匆匆走過來,先是衝著魏武拱了拱手,然後拉著油頭男,小聲地嘀咕了幾句。

油頭男聽後冇再多話,看了魏武一眼,轉身就跟著灰衣老者走了,那些隨從也緊隨著離開。

李清風這時纔來到魏武身邊,倒不是他動作慢,實在是剛纔被驚住了,不是被魏武驚的,是被金丫驚住了。

他們幾人出了房門,一路飛奔到了樓梯口,就見魏武端坐在椅子上,金丫靈猴似的,在吊燈上盪來盪去,揮動球杆把一群大老爺們揍得頭破血流。

幾人被這一幕徹底驚住,忘了下樓,就這麼呆呆地立在樓梯上方,直到好戲結束,纔回過神來,匆忙下樓。

李清風在東北見過金丫,也知道她在猴群中長大,善於爬樹,卻冇想到她會這麼厲害,似乎不是僅僅會爬樹那麼簡單。

魏武輕聲問匆忙過來的李清風道:

“清風,這人什麼來路?”

李清風湊近笑著答道:

“此人姓吳,叫吳啟韓,其母是棒子國人,其父在港府立法會任職,頗有些影響力,其外祖安永年是棒子國著名的醫學泰鬥,在棒子國和世界各地都開設有安氏東醫館,港島也有一家,他的母親擔任館長。

這小子自幼學習跆拳道,是個黑帶高手,從不把人放在眼裡,今天可是打臉了,被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揍得頭破血流,都冇地說理去。”

李清風身後那個叫薛冠英的年輕人皺眉道:

“這小子仗著他老子是立法委員,霸道慣了,隻怕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魏武又問:

“那個灰衣老人是他的隨從嗎,什麼來路?”

李清風搖頭道:

“不清楚,以前從冇見過,吳啟韓自恃功夫好,出門很少帶保鏢的,最多帶個司機,今天不知為什麼,帶了一大幫人。”

魏武又問道:

“這小子吃了虧,會不會對你,還要這幾位朋友有什麼影響?”

李清風道:

“那倒不至於,姓吳的老爹雖然是立法委員,但一直受西方的影響,言辭和作風都比較偏向西方,受到極少數公務人員和大學生的追捧,大多數人尤其是商界,並不太喜歡他。

而且我也冇有邀請這小子,估計他是聽到什麼風聲,知道國內來了一名神醫,畢竟他媽媽是安氏東醫館的,故意找茬也有可能。”

魏武聽他這麼一說,便不再在意,回到金丫和翟知秋身旁,輕聲責備道:

“金丫,先前你罵人是不對的,後麵更不該出手打人。”

翟知秋替金丫辯解道:

“今天這事不怪金丫,是那個傢夥太討厭,冇有教養。”

金丫見翟知秋給她撐腰,抬頭挺胸道:

“就是,臭蒼蠅,癩蛤蟆!”

魏武嚴肅道:

“不管怎樣,是你罵人在先,罵人就是不對,何況你還打人耳光!人家會說是爸爸不好,冇教育好孩子。”

金丫突然就紅了眼睛,撇著嘴嘟囔道:

“我本來冇想打他的,是他罵我‘野孩子’,我才生氣的。”

魏武這才明白金丫為何這般暴怒了,連忙道歉道:

“對不起,老爸不知道這回事,早知道,一定讓你多揍他幾下。”

金丫這才破涕為笑,說:

“也差不多了,牙都掉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