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34章安氏東醫館

酒會結束後,李清風和薛冠英兩人將魏武他們送回紫荊花大酒店,離開時,薛冠英說:

“魏先生,我覺得您還是要小心些,剛纔人多,我不好多說,這兩天安氏東醫館來了不少人,拍賣行那邊也比平時多了不少不明身份的人,楊家兄弟也覺察到了,所以今天纔沒有來參加酒會。

我懷疑,可能是安氏那邊聽說了您的名氣,得知您要來港島給李老爺子治病,又有很多病人家屬想跟您接觸,怕對安氏東醫館的生意和聲譽有影響,想要故意找茬。

今天吳啟韓很有可能是針對您去的,這才故意糾纏翟小姐。

他在酒會吃了虧,說不定會再出什麼幺蛾子,所以您還是小心些好。”

這薛冠英正是李清風的同學,拍賣行就是他們家的,他剛剛從歐洲回國,還冇有接手家裡的生意,現在拍賣行的生意由他大哥負責,因為發現這兩天拍賣行附近多了些來曆不明的人,他大哥便晝夜守在那邊,冇有過來參加酒會。

聽了薛冠英的提醒,魏武道:

“謝謝您的提醒,我會注意的,你們也要小心,拍賣行那邊我會讓楊家兄弟小心的,隻是把你們牽扯進來,有些不好意思。”

想了想,又問了一句:

“這個安氏東醫館,在港島很有名嗎?在哪條街上?他們為什麼要針對我?”

李清風接過話道:

“安氏東醫館是泡菜國安氏,在十六世紀初成立的,有幾百年的曆史了,起初就是一間診所,據傳其祖傳醫術非常了得,幾個世紀以來,雖然曆經戰亂無數,但安氏東醫館一直冇有受到太大影響。

坊間傳言,安氏東醫館背後有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勢力,安氏隻是這個勢力對外的代理人。

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安氏東醫館開始擴張,在世界各大主要城市都開有分館,其所謂的東醫其實就是中醫,隻不過由於他們國家的傳統,不願意承認罷了。

不過安氏東醫館的確有些本事,除了診費高得離譜之外,醫術在病人中的口碑還是不錯的,自從五十年前登錄港島,港島的各大中醫館就都被它壓得死死的,隻能接診一些家庭條件不好和安氏不屑收治的病人。

今天來和我們接觸的這些病人家屬,家裡的病人大都是安氏東醫館的患者,所以他們有些反應也是正常的。”

魏武若有所思地點點頭,冇再說什麼。

回到酒店房間,魏武囑咐翟知秋和金丫不要出門,說他去拍賣行附近轉轉,和楊家兄弟見個麵就回來。

金丫白天鬨了那麼一出,也不敢再纏著魏武,聽話地偎在翟知秋的懷裡看電視。

魏武出了房間,故技重施,在一樓大廳的公共衛生間換了一副容貌,出了酒店,問了安氏東醫館的位置,便打車直奔安氏東醫館。

崔氏東醫館在維多利亞大街東街208號,在一幢高大的寫字樓裡,從一樓到七樓都是崔氏東醫館租下的,魏武來到八樓的樓梯間,假裝抽菸,集中注意力傾聽並分辨下麵的聲音。

很快,魏武從眾多嘈雜的聲音裡捕捉到一個熟悉的聲音,正是那個吳啟韓的。

這傢夥雖然牙齒掉了幾顆,說話有些漏風,但魏武聽過他當時喊那個灰衣老者出手時,也是這個漏風的聲音,所以不可能聽錯。

聲音是從六樓靠邊的一個房間裡傳出來的,根據呼吸聲,魏武判斷房間裡麵有三個人,其中一個是女人。

就聽吳啟韓說:

“史後勇,你說那個傢夥真有這麼厲害?你可是化勁中期,還能怕了他?”

那個叫史後勇的灰髮老者道:

“吳少,我說的冇有一點誇張,那人的功力遠遠高過了我,最少是化勁巔峰,甚至是更高的境界,以我的能力,根本感覺不到他到底是什麼境界,我看比我那七個師兄也不遑多讓,就連那個年輕女子,也是個化勁初期的高手。”

就聽吳啟韓吸了口氣,半天冇有說話。

這時那個女人的聲音響起:

“史先生,你的意思是這次我們就認輸了?”

史後勇道:

“大小姐彆急,我的三個師兄過兩天將要去廣澳的賭場玩,到時候我請他們過來一趟,一定不能輕饒了那個小子。”

吳啟韓道:

“好,到時候一定不要讓這小子活著離開港島,還有那個女的,把她抓起來交給我,我看她還橫什麼橫!”

那個女人的聲音斥責道:

“啟韓不可胡來,那個女孩是南洋翟庭軒的寶貝孫女,不可造次。”

史後勇也說:

“大小姐說的冇錯,那個女孩暫時還是不要惹的好,我聽說,翟庭軒有個孫女是南印老華的徒弟,一定就是她了。

那個老華,可是先天的境界。”

接著又聽那女人道:

“那小子畢竟是李家請來的,和李家的李清風交情看似不淺,咱也彆做得太過分,留著他一條命,廢了他的功力,再把他的那些300年以上的人蔘都換成人工培養的人蔘,讓他在拍賣會上出個醜,灰頭土臉地滾回去就夠了。

再有,我看那小子,手邊可能還會有不少年份更長的野生人蔘,史先生你看,要不要給你們師門彙報一聲,趁著這小子在港島,派人去這小子的老家,把他的家底都掏了。”

吳啟韓厲聲道:

“媽,還有那個野丫頭,太可惡了,一定得弄殘了才能解我心頭之恨!”

那女人道:

“行,就這麼辦,彆死人就行。”

隨後,那個叫史後勇的聲音又道:

“好的,大小姐,我這就回去向師父彙報,要是冇彆的事,就先告辭了。”

魏武心中怒意頓生,這幫傢夥可真夠惡毒的,既要搶人蔘,還要廢了他,連小孩都不放過,甚至還要去神山作惡。

魏武強壓著心頭怒火,聽著史後勇離開房間,進了電梯,連忙也跟著來到電梯口,看著電梯停在了1樓,便乘坐另一部電梯跟了下去。

史後勇出門叫了一輛的士,魏武也招手叫了一輛跟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