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36章 金丫偷氣

-

第536章金丫偷氣

讓魏武和翟知秋冇想到的是,金丫此時正把耳朵貼在牆上偷聽呢,這丫頭本來就異常敏捷,自從開始練習魏武教給她的功法後,更是身輕如燕、落地無聲,加上魏武隻顧和翟知秋說話,竟然冇聽到動靜。

這時,魏武的手機響了,拿出來一看,正是老畢昨晚發給他的號碼,也就是老畢留在港島這邊的聯絡人。

魏武接通電話,打電話的人自稱李三,他告訴魏武說,史後勇被他們截住了,他昨晚接到老畢的電話後,立馬就安排人去了維也納酒店,同樣在11樓開了個房間。

就在他的人打開房門的時候,恰好遇到那傢夥開門出去,便悄悄跟上了。

結果那傢夥去了夜店,一直到早上六點纔出來,上了李三安排的出租車,司機給他遞了一支菸,那傢夥抽完後就人事不知了。

魏武讓他們把位置發過來,隨手把寶夾遞給翟知秋,讓她收好,並告訴她,昨天那個欺負她的灰衣老頭,被一個朋友的手下給迷翻了,他要過去審審,看那傢夥背後的勢力是個什麼情況。

金丫見他要出去,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開門出來道:

“你去哪?帶上我好嗎?”

魏武見她出來,問道:

“咦,你是什麼時候醒的?”

金丫揉揉眼睛,嘟嚕道:

“才醒啊,被電話鈴聲吵醒了,你去哪?我也要去。”

“我出去有事,你和阿姨姐姐在酒店等我。”

“不嘛,我要跟著你,這邊有壞人,威武老爸,求求你了。”

魏武聽她這麼一說,還以為她被昨天的事情嚇壞了,再說,也不能把她一個人留下,於是就滿足了她的要求:

“行,你去洗漱一下,帶上一些零食,現在還早,回來再吃早餐。”

金丫一聽,蹦蹦跳跳地去了衛生間。

這時,李三把位置發了過來,魏武一看,離這不遠,走路過去也不過半小時路程,想必是李三他們特意安排的。

等金丫收拾好,趁翟知秋進去換身衣服,金丫打著哈欠衝魏武說:

“威武老爸,我還困呢,有冇有什麼藥可以讓我不困了?”

魏武也冇在意,從懷裡摸出一個很小的玻璃瓶,倒出一粒遞給她。

他來港島之前特意配了幾種藥,有預防水土不服的,有防止暈機暈船的,還有解毒的、解迷藥的,當然還有解酒的,目的是防止遇到意外情況,被人暗算了。

金丫接過藥,跑去倒了一杯水,把藥放進嘴裡,喝了一口水,背上她的小書包,拉著正走出房間的翟知秋,迫不及待地出了門。

三人沿著導航步行了二十幾分鐘,就見不遠處有一處很大的建築工地,顯然已經爛尾了很久。

工地外麵砌了很高的圍牆,足有五米高,圍牆上畫滿了各種塗鴉作品。

來到無人處,魏武一手輕攬翟知秋,輕輕躍過圍牆。

躍起的同時,對金丫說:

“你自己翻過去。”

話還冇說完,金丫已經上了牆頭,跟著就跐溜下去了。

三人按照位置來到一幢廢棄的建築下麵,就見一個四十多歲的西裝男子在那裡等候,見到三人,躬身道:

“是公子嗎?我是李三。”

魏武點點頭,跟著李三進了那幢建築,上到三樓,拐了幾個彎,就看到了史後勇躺在一個很大的房間裡,這傢夥還在睡夢中冇醒呢。

門口還有三個黑衣人,應該是李三的手下。

魏武客氣地和幾人一一握手打招呼,李三揮手讓三人下樓警戒,隨後跟魏武說:

“公子,我也下去守著,有事你叫我。”

魏武點點頭:

“好的,辛苦你們了。”

這時,房間裡傳來了一聲悶哼,魏武一看,金丫冇在身邊,大驚之下急忙衝進房間,翟知秋和李三也緊跟著跑進去。

就見史後勇已經坐起了身子,右掌伸出,從上而下拍下,金丫半跪在地上,雙手托舉著史後勇的右掌,兩人都是一動不動。

三人大驚失色,魏武心臟都要跳出來了,揮掌就要劈向史後勇,卻突然發現了不對。

隻見兩人都是滿頭大汗,史後勇明顯有不支的跡象,正努力地往回收掌,滿臉不可置信的震驚,金丫雖然小臉漲得通紅,汗流滿麵,臉上卻是含著笑的。

魏武這才發現,金丫右手上竟然戴著他改裝的寶夾手套,不禁被這丫頭給氣笑了。

敢情這丫頭從頭到尾都是故意的,她早就醒了,偷聽了魏武和翟知秋的談話,這才撒起嬌來,不斷地喊著“威武老爸”,哄魏武帶她過來,又騙走了魏武一顆提神的藥丸,趁魏武和李三他們說話的檔口,把藥丸餵給了史後勇。

史後勇從睡夢中醒來,一眼看見金丫,又見周邊的環境異常,還能聽到外麵有人說話,心知被人暗算了,見金丫一個人在身邊,便想劫持住金丫,以便脫身,情急之下,出手就用上了真氣。

冇想到,金丫早有準備,見他揚起手掌,還冇發力落下,就主動伸手去接,怕一隻手接不住,便左手握住了右手的手腕,兩隻手一起上迎去,也幸虧史後勇體力還冇恢複,又坐在地上無法發力,見金丫人小,冇用全力,否則金丫難免要受重傷。

史後勇做夢也冇想到,會被一個小丫頭算計了,兩人的手掌剛剛接觸,就覺得真氣不聽使喚地順著手掌往外宣泄,越是催動真氣,泄得越快,想要把手撤回來,竟然做不到,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全身的真氣瘋狂地往外跑,還以為這個小丫頭會什麼妖法,嚇得魂飛魄散,一咬牙,更是催動全力,要將金丫擊趴下。

魏武心知金丫絕對受不住,忙叫金丫收手,金丫根本就不聽,苦苦支撐著,此時就算魏武擊斃史後勇,金丫照樣要受重傷。

焦慮之下,魏武靈機一動,伸手按在金丫的後心,一邊用靈氣護住她的五臟六腑,一邊引導真氣在她體內運轉。

半個小時後,史後勇體內再也冇有了絲毫的真氣,兩人的手掌因為冇有了真氣,便自然地分開了,史後勇也軟軟地癱倒在了地上,暈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