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38章 拍賣前夕

-

第538章拍賣前夕

上午九點,李清風派人把魏武他們接去了拍賣行。

在拍賣行門口,他們和所有嘉賓一樣,領取了一份本次拍賣會的拍品介紹,上麵詳細介紹了每個拍品的產地、年份、重量和拍賣底價,這次的野生人蔘專場拍賣會,一共安排了5天時間,每天隻上拍一部分人蔘。

事實上,具體的日程安排,和每天要上拍的拍品,早就通過各大媒體宣傳出去了,隻是冇有具體到重量和底價,這些隻有現場發給嘉賓的拍品介紹裡纔會有。

拍賣期間,每天上午都會安排一場拍品展示會,當天拍賣的人蔘都會擺出來展示,在此之前,所有的人蔘都由拍賣行組織的專家,進行了極為嚴苛的檢測。

今天上午的安排,是對拍品的來曆做個介紹,同時,競拍者可以隔著玻璃罩,近距離觀察要上拍的人蔘,正式的拍賣下午纔開始。

今天是拍賣會的第一天,準備上拍的是100年的30支;100-200年的10支;200-300年的8支;300-350年的5支;350-400年的3支;還有1支500年的和1支800年的。

此時,拍賣行大廳正前方的一個小舞台上,擺放著一排玻璃展示櫃,裡麵按序號擺滿了標註好年份、品質和重量的人蔘。

同時,展示櫃裡的人蔘,還通過監控設備投放到大廳前麵的巨大螢幕上。

9點38分,李清風拿著話筒走上了舞台中央,對著台下微微躬身,道:

“女士們,先生們:首先歡迎大家來參加本次拍賣會,我是這次拍賣會的組織者,或者叫做牽線人李清風,在座的很多朋友都認識我。

大家都知道,野生人蔘眼下資源短缺,價格居高不下是一回事,關鍵是再有錢也買不到。

大家一定很奇怪,這次拍賣的野生人蔘是哪裡來的?還一次弄來了這麼多,會不會有假?

這一點請大家放心,專家們對這批人蔘進行了極其嚴格的檢測,絕對不會有假,而且拍賣行也向所有參拍的嘉賓保證,如果此次拍品中出現假的,或是以次充好的人蔘,會給予十倍的賠償。

有朋友會問,我怎麼成了牽線人?很簡單,因為這批人蔘都是來自我的一位內陸朋友魏先生。

港島的朋友可能不是很瞭解,但在內陸,魏先生可是家喻戶曉的人物,其中醫水平非常高,幾乎冇有他治不了的病。

前段時間,華國政府將每年的11月11日,確定為國醫節,就是出自魏先生的提議,可見魏先生在華國中醫界的地位。

今年年初,我爺爺被查出了肺癌,經過化療,癌細胞雖然暫時控製住了,但老人家年紀大了,受不了化療的折磨,出現了身體多器官衰竭,危在旦夕。

後來,經多名專家會診,認為是老人家年齡太大,受不了長期化療放療,機體的生機受到了嚴重的傷害,急需不低於300年的野生人蔘,來維持老人的生機。

但是最近幾十年來,百年以上的野生人蔘都不常見了,300年以上的人蔘就更難得了。

我們家派人找遍了幾乎全球所有的藥店和藥材市場,直到七月初,纔在東北撫鬆野生人蔘批發市場,找到一支100年的,為了爭搶這支人蔘,我還差點和京都一位,同樣為家裡老人尋找野生人蔘的朋友打起來。

結果,旁邊一位先生解開揹包,拿出了11支300年的,3支500年的,2支600年的野生人蔘,給我和京都的那位朋友分了,而且他的揹包裡還有上千支各種年份的野生人蔘。

這位先生就是我剛纔說的,來自內陸山南省神山市的魏武先生,大家可以在網上搜一下魏武兩個字,應該可以搜到他的有關資訊,網絡上幾乎扒光了他的一切,所以我就不囉嗦了。

這次拍賣會的所有人蔘,都是魏先生提供的,他之所以要賣掉這些價值連城的人蔘,主要是為了他偉大的中醫振興計劃籌款,這個偉大的計劃,在網上也能搜到,我同樣不再囉嗦了。

今天魏先生也來到了拍賣會現場,他會現場解答大家的問題,現在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魏先生!”

現場掌聲雷動,閃光燈閃個不停,魏武信步走上舞台,微笑著向台下揮手致意。

李清風從一旁的工作人員手中接過一隻話筒,遞給魏武,一邊向台下走,一邊說:

“為了滿足大家的好奇,下麵我就把舞台留給魏先生,我手裡的話筒將會交給台下,大家可以向魏先生提出大家都關心的問題,每人隻能提一個問題,問完後,請將話筒交給下一位朋友。”

魏武接過話筒,微笑著說:

“謝謝大家,我是魏武,可能有些朋友在網絡上瞭解過我。

這些人蔘是我親手在長白山采的,幾個月前,我在長白山呆了二十多天,采到了一些珍稀藥材,這批人蔘就是其中之一。

這些人蔘生長在懸崖上,在懸崖的中間凹進去了一塊幾畝地的缺口,人蔘就長在那裡,那裡上不著天下不著地,又終年霧氣繚繞,很難發現,我也是機緣巧合,才遇到的。

這批人蔘絕對是天然的野生人蔘,因其獨特的土壤、濕度環境,且冇有任何動植物的襲擾,品質非常好。”

魏武剛一停頓,就見一個短髮女孩從李清風手裡搶過話筒,率先發問:

“魏先生,我是港島中文台的記者,我看過此前關於您的網絡傳聞,說您蒙冤入獄十四年,在獄中習得絕世醫術和武功,這些似乎在您後來幾次救人的視頻中得到印證,當然,前題是那些視頻都是真實且冇有加工過的。

前段時間,您的神威集團開業時,據說還有外籍人士前去刁難過您,結果,您現場展示了神奇的鍼灸術,讓他們的一個下肢癱瘓的殘疾人現場站了起來,不知是否屬實。

我想問的是,您的一身絕技真的是在獄中學的嗎?為什麼我們所見到的中醫,遠遠不如您所展現出來的那麼神奇?難道是什麼前輩高人跟您一樣被困獄中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