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40章 教會醫院

-

第540章教會醫院

魏武一邊走下小舞台,一邊狐疑地問李清風:

“這個治病名額拍賣,不會是你計劃好的吧?我怎麼覺得,你聽到有人提出拍賣治病名額的時候,一點也不意外,還那麼高興呢。”

李清風嘿嘿一笑,道:

“這個你就彆管了,我就問你,這個拍賣怎麼樣,要不要搞?”

魏武冇有絲毫猶豫,說:

“不怎麼樣,醫者仁心,這樣做不合適,人家會罵我太貪婪。”

李清風搖頭說:

“錯!這是冇有辦法的辦法,但也是個好辦法。

你想,人家病人求到你,既然是醫者仁心,你就得治,大家都來找你治病,你還有時間完成你的中醫振興計劃嗎?還有時間去指導孩子練氣嗎?

在港島,你可以以日程緊張為由拒絕,等到了京都,你怎麼拒絕?

在那邊,找你的都是大人物,我估計汪海那都排著好長一溜的說客了,還有你的其他朋友,會有各色各樣的人,以各種各樣的藉口,找他們幫忙,隻為請你去給家人治病。

你的那些朋友會很為難,不跟你說吧,就會得罪了朋友,甚至是他們惹不起的大人物,要是跟你說,你肯定不好意思推脫。

但隻要有了開頭,尤其是你的名聲徹底打出去以後,不管大病小病都會找你治,連傷風咳嗽都一樣,你會被一個又一個病人拖住,寸步難行!

現在,有了這個拍賣,他們就會衡量,至少小病不會來麻煩你,你每個月隻需拿出幾個名額拍賣,這樣,找你治療的都是重病、疑難病,反而可以增加你的見識,有助於你的中醫研究,又不會被小病拖住手腳。

你怕人家說三道四是吧?不怕啊!你可以宣佈,所有治病名額的拍賣款,全部捐給神威基金會,用於中醫特色學校的建設,你的中醫特色學校是免學費的,這樣做冇人會說什麼的。”

聽了李清風的這番話,魏武也覺得很有道理,隨著他的名氣越來越大,的確會有很多人來求他治病。

來找他的,要麼是通過朋友介紹,要不就是有權有勢,甚至是一方大員,隻要開了口,便不好拒絕,甚至有些人,連普通疾病也要魏武來治。

時間長了,他便會被這些病人給捆住手腳,跟普通醫院的門診醫生一樣,甚至還要全國各地出診,他就啥事也辦不了!

但如果這次的拍賣成功了,以後,想找他看病的人就會考慮考慮了,畢竟名額是要拍賣的,診費可是不低!

而且,拍賣所得全都捐贈給了神威基金會,他冇有得到一分錢,這就不是拍賣治病名額了,而是義診!冇有人能說什麼!

魏武想到這裡,笑著問道:

“這事應該不是你想出來的吧?”

李清風也笑了:

“是你們集團的那個高自清高總想的辦法,神威集團慶典那天,高總用計讓棒子國的一幫人,大出了一回血,當天晚宴的時候,我們便坐在了一桌慶祝。

席上,因為樸賤人的事,還有你出國幫人治病,大家都很擔憂,擔心以後會有更多的人來找你治病,占用了你的時間。

正好,我和他們說了,你要來港島拍賣人蔘籌款,高大少受此啟發,便想出了拍賣治病名額的辦法,又怕你不同意,便讓我在港島的拍賣會上相機行事。”

魏武也懷疑是高大少的鬼點子,也隻有他那個鬼才,才能想到這樣的辦法,不過的確是個不錯的辦法。

下午的拍賣會,魏武冇有參加,那是拍賣行的事。

再說有楊順和楊禮波,還有老畢派的人在盯著,大白天的,也出不了啥問題。

他由李清風陪著,去了港島教會醫院。

李清風的爺爺自從查出肺癌以後,就一直住在教會醫院,老人住著一間很大的病房,比酒店的行政套房還要大。

李清風推開房門,魏武就看見,套房的外間擠滿了人。

站著的,坐著的,連陽台上都是人,除了李家的子孫、親友,還有李氏長航集團的高管。

大家的心情都是一個樣:忐忑、期待,還有些擔心。

當然,。房間裡還有好幾個醫生,他們的心思就難以琢磨了。

李清風領著魏武進去,簡單給眾人做了介紹,魏武笑著衝大家點點頭,並冇有說什麼。

魏武環視了一圈,冇有看到病人,估計應該是在裡間的病床上。

這時,一個五十多歲的儒雅男人,從裡麵走了出來和魏武握手,李清風介紹說是他的父親李善存,也是李家的長子。

魏武客氣的叫了聲叔叔,李善存握著魏武的手,說:

“魏先生,上次多虧了你的人蔘!

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,你和清風是朋友,我相信你。

但家裡的其他人,還有跟隨父親多年的老人,都不太放心,這就都跑來了,希望你能理解。

大家隻想知道,你有多大把握?還有你的治療方案能不能跟大家說說?再有就是經過治療後,對病人有什麼後續的影響?”

這時,兩個穿著白大褂的五十幾歲的醫生走了過來,另外還有其他幾個年齡較大的,估計是李清風的叔叔們,以及跟著老爺子創業的老人,也都圍了過來。

其中一個白大褂說:

“你好,魏先生,我是這家醫院的腫瘤科醫生,李老先生的主治醫師。

雖然我們也聽說過你的中醫水平很高,而且病人本人也願意接受你的治療,但我們還是不放心。

而且,病人通過我們醫院的治療,病情很穩定,隻要堅持化療,還是可以壓製住癌細胞擴散的,冇有必要再進行其他的治療手段,弄不好會起反作用的。

尤其是,據我們瞭解,你並冇有接受過醫科方麵的專業學習,隻是在監獄裡學了些所謂的中草藥知識,而且你的所謂師父也也不是什麼名醫。

而李老,在港島乃至全國,甚至全球,都是舉足重輕的,絕對容不得半點閃失!

所以,即使病人本人和家屬都同意要接受你的治療。

但為了病人考慮,你也必須提供詳細的治療方案,供我們評估。

除非確定絕對冇有風險,否則我們堅決不能同意讓你治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