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43章 午夜偷蛋

-

第543章午夜偷蛋

聽了李老爺子的話,台下的人都站了起來,掌聲更加熱烈,掌聲中夾著叫聲:

“那就快開始拍賣吧,我要給我爺爺競拍一個名額。”

“是啊,快開始拍吧,我都等不及了。”

李清風把李老扶下台,交給了他的父親李善存,轉身又來到了台上,道:

“好的,謝謝大家的信任,也謝謝大家的熱情。

下麵我們就開始拍賣明天的三個名額。

按照魏先生的意思,所有競拍到的病人,必須得到最徹底的醫治。

如果明天有一個病人冇有治療結束,後天就繼續治療,這樣明天下午就隻能拍出兩個名額。

如果明天的三個病人都需要繼續治療,則明天下午的拍賣就取消。

萬一這三個病人需要連續治療五天以上,此次港島的拍賣就結束了。

所以,請大家把握好眼前的機會,不要觀望,

因為,有可能總共就隻有三個名額。

下麵,再次有請拍賣師!”

拍賣師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帥氣男孩,來到台上,鄭重地說:

“按照魏先生的意思,原本是不同意舉辦這場拍賣的。

他說治病救人是醫者本分,不應該誰出的錢多,就給誰治。

因此,魏先生作出承諾:

這次所有治病名額的拍賣收入,全部捐入國內的神威基金會,用於中醫特色學校和未來中醫大學的建設。

魏先生計劃在全國建設五十所以上的中醫特色學校,而且是全免費的,用於培養中醫人才。

未來,他還要建設中醫大學和中醫藥職業技術學校,神威基金會接受的全部捐贈,都將用於這些學校的建設。

所以,這場拍賣會,其實是一場治療名額的義拍,隻是拍品有些特殊。

為了防止拍賣的價格太過匪夷所思,魏先生還提出,拍賣不設底價。

競拍者可以從1元或者更低的價位叫起。

同時,魏先生還說:

除非特彆危重的病人,其他的普通病例,最好不用參與競拍。

因為一旦競拍,出價就會虛高,普通疾病不值得出太高的價格。

下麵,第一個,也就是明天上午的名額開始競拍。

請出價!”

...

這邊先放下拍賣現場的情況,來看看那兩個離開拍賣行的人。

那兩人從拍賣行出來,上了一輛出租車,在繁華的大街上兜了幾圈,又回來了。

然後,出租車停在了拍賣行的對麵,兩人上了魏武所在的這棟樓,進了與魏武房間不遠的那三人房間。

嗬嗬,他們還挺小心的,隻是冇想到,老巢被人盯住了。

魏武根本冇把這兩個傢夥放在眼裡,他的重點放在了另外那三個人身上。

按照史後勇的交代,這三人的目的,是來竊取那些百年以上的人蔘。

一方麵是為了給崔氏東醫館出氣,讓魏武出醜。

另一個原因是:他們師門需要這些人蔘煉丹,用於門人的修煉。

所以魏武隻需盯緊了拍賣行就行了。

翟知秋和金丫已經被李三帶走並保護起來了,他便冇有了後顧之憂,便趕過來監視三個傢夥。

不過,楊順和楊禮波兩人雖然也是金丹後期,但升階的時間不長,又是完全靠外力升階的,不是自己一步一步腳踏實地修煉的,靈氣雖然充足,但運用起來無法做到得心應手、隨心所欲。

他自己不久前剛剛境界跌落,勉強可以應付一個,所以,真正交起手來,三對三,還真未必是這三人的對手。

而且,李三那邊也找不到先天以上的高手。

於是,魏武決定先下手為強,趕在他們動手之前,人不知鬼不覺地把三人團滅了。

那兩人呆了一會就離開了,他們來的目的,就是彙報拍賣會的情況,現在,他們還得去檢視一下拍賣行的安保情況。

剛纔魏武聽到他們的說話,他們準備就在今天夜裡兩點動手。

按照他們說的,遲了的話,剩下的人蔘就越來越少了。

第一天就拍出了那麼多!還有一支800年的!

三人頓時就坐不住了,不行,今晚必須動手!

兩人走後,讓人送了晚飯上去,酒是好酒,菜是好菜。

也是,喝了酒,好睡覺!

睡足了,精神好,夜裡好乾活!

三人酒足飯飽後,吩咐服務員收去殘局,還在門把手上掛起“請勿打擾”的牌子,便上床呼呼大睡了。

過了一個多小時,房間裡突然多了四個人,魏武、楊順、楊禮波,還有一個是李三。

當然,還有幾個守門的,在魏武那個房間。

三人睡得很香,呼聲震天。

服務員送飯的時候,湯裡被魏武加了料了。

他那個速度,比風還快,服務員怎能發現!

李三的開門技術很好,所以魏武給了他一個嘉獎。

獎品就是沙發上那傢夥的全部靈氣。

然後是楊家兄弟,他們也都高高興興地領了獎品。

不得不說,傳功寶夾真是個好東西!兩點之前,三個傢夥的大金蛋就被不知不覺地轉移了!

那邊的房間裡,三人還在呼呼大睡。

魏武的房間裡,三人盤坐在地上,頭上冒著熱氣,身上流著油膩膩的汗水。

這樣的大餐,得好久才能消化。

魏武守在一邊護法,至於拍賣會那邊,李三都安排好了。

那邊還有一支隊伍,是國安,楊順安排的。

午夜兩點,白天那兩人坐在一輛奔馳大G上,等著三個前輩高人,還有那些寶貝人蔘。

一個小時過去了,兩人有些奇怪,又過了半小時,兩人開始急躁,強忍著又過了半小時,慌了。

於是,車上先下來一人,進了陰暗處,隨後,另一個把大G開走了。

一會兒,留下的那人電話響了,然後心急火燎地也打車走了。

還是那個房間,屋裡還是呼聲震天,兩人在門口小聲嘀咕:

“都是你的餿主意,給他們安排了那麼好的酒。”

“我還不是想讓他們睡好了,夜裡有精神乾活嗎!誰能想到,這樣的高人,酒量竟然這麼差勁!”

“嗨,隻能等明天夜裡了。回去覆命吧,等著大公子發飆吧!”

於是,兩人不約而同地搖搖頭,垂頭喪氣地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