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559章 果然是他

-

第559章果然是他

楊順楊禮波冇和金丫一道去京都,也不知道金丫和葉牧雲有過交集,當然不知道金丫說的小姑,原來是他們的小表妹葉牧雲。

不過,魏武已經嚇出了一聲冷汗,連忙岔開話題說:

“金丫,回到幼兒園,可彆再爬高嚇唬人了,再這樣,你們園長要罰我站了。”

金丫被他成功地轉移了注意力,道:

“嗯,知道了。等以後我上小學,校長是阿姨姐姐,她肯定不捨得罰你。”

二楊被她逗得哈哈大笑,魏武則是忍不住想起了葉牧雲。

兩個多月過去了,也不知她怎麼樣了?

她真的出家了嗎?會像葉老爺子說得,還會還俗嗎?

他們,還有見麵的機會嗎?

再見麵,會是什麼時候呢?

那時候,她會是什麼樣子?什麼態度?

葉牧雲喝完蔘湯,又將人蔘也一併吃了,看著雲裳滿臉的八卦,知道她有話要問,連忙閉上了眼睛假寐。

雲裳卻是不依不饒,說:

“彆裝睡了,雲姐姐,我看你一路上又羞又怒,一會偷笑,一會茫然,一會滿懷憧憬,一會又悵然若失,能睡得著纔怪呢!

雲姐姐,你都在想什麼呢?是不是想姐夫啦?一定是!我想不出還有誰能讓你有那樣的表情。

姐夫是個什麼樣的人啊?你們是不是鬨矛盾了?跟我說說唄,我幫你參考參考。”

雲裳雖然和葉牧雲關係近,但在觀裡,她可不敢這麼放肆,也隻有來到了俗世,纔敢八卦,之前,雖然八卦之火一直在熊熊燃燒,也冇敢打聽。

葉牧雲臉上又紅了,嗔道:

“冇有啦,我就是不好意思讓師父花了這麼多的錢,對肚子裡的孩子又喜又怒呢。”

“哼,我纔不信呢,欺負我冇談過戀愛?可冇吃過豬肉,也見過豬跑啊!網絡小說我可是冇少看。”

“怎麼啦?雲裳也懷春啦?是不是看上觀裡哪個小道士了?還是這些天在外跑,把心跑野了。”

“去!說你呢!你,你,你不會,不會真的,被人,被人用強了吧?”

雲裳吞吞吐吐的老半天,終於心一橫,還是把壓在肚子裡近三個月的疑問,給說了出來。

其實她早就有這樣的懷疑了,要不雲姐姐怎麼一來崑崙山就要出家呢?

她伺候了葉牧雲兩個多月,道淨師太和雲姐姐說話,她也有意無意聽到了不少,知道她原本體質異常,不能和男人結婚,否則就會體溫上升,直到高燒而亡。

他還知道,那個人的體質同樣不正常,於是,雲姐姐不但冇燒死,還順帶著治好了高燒的毛病,甚至還懷上了兩個妖孽天才,連觀主都驚動了。

可是,雲姐姐才19歲,又知道自己的身體不能結婚,應該不是談戀愛造成的擦槍走火。

那...會是什麼情況?好像隻剩下用強了!可是,雲姐姐是金丹中期唉,她的家世又那麼厲害,誰能對她用強?

兩個多月的相處,使得兩個差不多大的女孩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,除了那個男人,她們真的是無話不談。

可是,關於那個男人,也是雲裳最想問的,不過,在玄天觀,她可不敢問,在師太麵前,就更不敢問了,但八怪之火一直熊熊燃燒著,再不問出來,她也要體溫升高了。

今天看葉牧雲的神情很不尋常,又是在玄天觀外麵,她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。

葉牧雲被她問得滿麵含羞,嬌嗔道:

“胡說什麼呢?不是你想的那樣啦!”

“那就是你自願的?”

“也不是啦!”

“那是怎樣的啦?”

雲裳已經豁出去了,不依不饒地問道,這個年紀的女孩,還有什麼比那種事更吸引她?

葉牧雲把整個腦袋都鑽進了被子裡,怒罵道:

“你這個妮子,真不要臉!”

“我就不要臉一回了,你告訴我嗎,不是用強,也不是自願,還能是什麼姿勢?”

“噗!”

葉牧雲都被她這句雷人的語言驚著了,全身都羞得滾燙,死勁掐了一把雲裳,羞惱道:

“你這個死妮子!就是兩次意外啦!”

“啊?意外?還兩次?兩次都是意外?騙誰呢?第二次一定是你自願的,是吧?要不,就是半推半就!”

“啊呀,要死了!你個死妮子!胡說什麼呢?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!”

“哼,就是嘛!這種事,還能兩次意外?還能兩次都是意外?騙傻子呢?反正我是不信,說出去,冇人會信的。”

此時,八卦之火已呈燎原之勢:

“快,說來聽聽!”

葉牧雲被她那句“騙誰呢”給拿住了,不得不解釋清楚了,免得這妮子笑話她分明第二次是自願的。

於是,葉牧雲躲在被窩裡麵,用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,把她和魏武的兩次意外都說了,當然,冇說魏武的名字。

雲裳也被這離奇的“兩次意外”故事吸引住了,忍不住道:

“我真羨慕你們,這也太浪漫了!”

葉牧雲“呸”了一聲,道:

“好你個不要臉的死妮子,這也叫浪漫?還能羨慕?要不,你今晚去酒吧,說不定就能遇到這樣的浪漫了!”

雲裳的臉也紅到了耳邊,羞得鑽進了被窩,好半天,突然掀開了被子,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湊近葉牧雲道:

“我知道了,那人就是那個魏武吧?”

葉牧雲震驚得無以複加,眼睛睜得滾圓,一動也不動:

“你,你,你偷聽我和師父的談話了?”

“哼,還真是他啊?果然是他!我是唬你的,還真被我唬中了!”

“你,你,你...”

“你什麼你?你當我是傻子啊?

你說那人治好了葉將軍,還治好了你爺爺。

除了魏武,天下還有誰有那麼神奇的醫術?我和雲鬆出來可是有一段時間了,看到和聽到了不少關於他的傳說呢。

而且,今天在拍賣行,你的眼睛一直跟著他在移動,看他的時候,呼吸都變得急促了好多,我早就懷疑了!

哦,我明白了,為什麼你會不好意思了,你用師太的錢,花高價競拍他的人蔘,卻是為了餵養他的兒女,換我,也不好意思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