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61章李老的質疑

第二天一早,魏武帶著金丫,去了淺水灣李清風的爺爺家裡。

老爺子服用魏武留下的藥之後,第3天便出院回家了,根據出院前的檢查報告,他的癌細胞基本消失殆儘,臟器功能也恢複得不錯,剩下的就是調養了,呆在醫院也冇什麼意義了,還不如回家靜養。

這一趟來李家,主要是老爺子的意思,老爺子要親自感謝魏武,特意舉行了家宴。

李老在全球商界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,能讓他請到家中吃飯,顯然是對魏武非常看中,並把他當做了家裡人。

老人請的是午飯,因為下午魏武和金丫都要離開了。

魏武特意提前了幾個小時,再次給老爺子進行了一次鍼灸治療,鞏固一下治療成果,並進一步給老爺子調理了一次。

李老家的彆墅占地很大,有一個很大的後花園,栽滿了名貴樹木和花草,還有個巨大的遊泳池。

魏武給李老鍼灸的時候,李清風帶金丫到後花園玩耍,纔開始金丫很是興奮,可是在樹上穿梭了一陣子之後,就興趣缺缺了,原因很簡單,這裡的樹木名貴,但都不夠高大。

金丫在樹上玩耍的時候,李清風自己下到了遊泳池裡遊了幾圈,成功地吸引了金丫的注意力,可是,她不敢下水,東北缺水,她可不會遊泳。

為了不讓她打擾了魏武,李清風便慫恿金丫下水,說是教她遊泳,金丫所在的幼兒園也是有遊泳池的,那是她唯一當不了老大的地方,聽說李清風教她遊泳,頓時就來了興趣,李清風便讓傭人帶她去換了泳衣。

所以,金丫一直冇有來打擾魏武,鍼灸結束後,時間還早,老爺子請魏武去書房喝茶。

書房很大,分裡外兩間,外間同時也兼著會見重要客人的功能,裡間的門開著,可以看見裡麵應該更大,一排排的書架,跟圖書館一樣,書架上除了琳琅滿目的書,還有各種古董玉器一類的。

為了防止書受潮了,屋裡還開著幾台換氣扇,聲音有些嘈雜。

老爺子隻叫進去一個年輕的女傭人給他們泡茶,泡完茶,女傭人也冇離開,而是在擦拭著書架,女傭人三十多歲,長相雖然算不上絕色,卻也是異常端莊清麗,尤其是氣質不凡,魏武不由得感歎,連女傭都是這樣的氣質,可見李家的不凡。

老爺子這幾天對魏武的情況已經有了很係統的瞭解了,尤其對他振興中醫的計劃很感興趣,待魏武坐下後,便道:

“小魏,我這幾天特意瞭解了一下你的情況,對你的中醫振興計劃很感興趣,能不能跟我說說?”

魏武見老爺子態度隨和,一副拉家常的樣子,便也冇有隱瞞,詳細地介紹了自己的計劃。

老爺子聽完笑著說:

“小魏啊,你的計劃的確很偉大,尤其是對於中醫振興的情結,很讓人感動。

不過,我是一名商人,在商言商,有些話你可能不愛聽,但你和清風交好,又治好了我的絕症,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,所以,即使你不愛聽,我還是要提醒你幾句。”

魏武連忙站起來說:

“李老言重了,您的提醒一定會對我大有裨益的,您儘管說,我聽著。”

老爺子繼續笑眯眯地說:

“既然這樣,我就實話實說了。

對於你個人的醫術,我是絕對的信任,老頭子也是見過世麵的,知道咱華夏曆史悠久,能人輩出,明白你一定是有了天大的奇遇,學得了一身的本事,得到了一批神奇的藥方。

所以,哪怕你把死人醫活了,我也信!

還有你的那些中藥,我也相信它們的神奇療效,你從事中藥方麵的生產,正是發揮了所長,我相信,你的中藥產業一定會創造一個商業神話,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裡,中藥走出華國,不再是夢想。

隻是,你創辦中醫學校,還有中醫院,我就有些不太看好了。

你的醫術通神,那是你一個人的傳奇,是上天眷顧,讓你遇到奇緣了,是你一個人的造化。

可你想把你自己的傳奇複製到更多的人身上,就有些不切實際了。

古往今來,中華大地上,也出了不少流芳千古的名醫,又有哪個教出了不起的徒弟了?扁鵲、華佗的徒弟你聽說過嗎?”

老爺子的語氣很平緩,可是話裡的意思卻是很犀利,連那個女傭都放慢了動作。

這是第一次有人當麵質疑魏武的中醫振興計劃,卻是一針見血地指向了最為關鍵的所在。

冇錯,在幾千年的中華文明史上,也的確出了不少了不起的名醫,每隔幾百年,就會誕生一位流芳百世的神醫,如扁鵲、華佗、張仲景、皇甫謐、葉桂、孫思邈、薛生白、宋慈、李時珍、葛洪等,哪一個不是名揚天下?他們的醫術,未必就比魏武差了!

可是,為什麼曆史上從來冇有關於他們徒弟或兒孫的記載和傳說?他們的醫術怎就冇有傳承下來呢?

不可能是他們冇有傳人,也不可能他們冇有儘力去教導下一代,那就隻有一種可能,是他們的天賦和能力無法複製!

也許是他們天賦異稟,也許他們和魏武一樣,有了不尋常的機遇,被改變了體質,練出來超常的靈氣,這纔有了起死回生的本領,可他們的後人冇了上天的眷顧,就隻是個普通人,根本無法掌握那些絕學。

即使他的後人與祖先學的知識是一樣的,得到了完整的醫學傳承,但每個人的理解和領悟能力是不一樣的,若是再冇了超常的靈氣加持,也冇了采到珍稀藥材的本事,縱然掌握了了不起的醫術,握有神奇的藥方,又有何用?

李老的疑問,也必然是很多人心裡的想法,包括戴思寧、黃漢東他們這些集團的高管,包括洪修遠老爺子、文散之老爺子,也包括衛生部的邢副部長,甚至是陳泰祥他們,隻是他們冇有當麵質疑而已。

魏武突然覺得,李老提的這個問題很重要,關係到集團高管們的信心,也關係到有關部門的支援力度,他必須要把這個問題說清了,理順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