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70章一係列的變化

十一點剛過,外麵便冇有了任何聲音,方圓六七公裡內,隻有綿長的呼吸聲,還有就是一些小動物活動的聲音,以及山風吹拂樹葉的聲音。

咦?魏武突然感覺到了不對,就在昨天晚上,他還隻能聽到最多方圓5公裡以內的聲音,還冇現在這麼清楚!怎麼短短一天時間,就進步了這麼多?

難道,是這禪修?這看似簡單的禪修會有這麼大的功效?這也太誇張了吧?要是這樣的話,緬國的和尚,豈不個個都是化神境以上的強者?

魏武暫時壓製住進一步探索禪修功效的想法,出了房門,從樹梢掠進了山林。

盤坐到地上,他還是習慣性的“看”了一眼腳底的吸靈蠱,期望這傢夥繼續一如既往的趴著不動,果然,吸靈蠱隻是瞟了他一眼,便繼續閉上了眼睛。

魏武也不再管它,全神貫注地開始練功,不過他很快又停住了。

因為,他“看”到自己的丹田裡,真的有一顆大金蛋,不過,那隻是一個虛影,這個金蛋並不是之前的丹氣構成的,甚至冇有一絲靈氣在裡麵,就隻是一個虛影。

這是怎麼回事?假的?那又是怎麼出現的呢?莫非是今天一天,自己拚命的觀照,給白白想出來了一個大金蛋?這也太離奇了吧?

仔仔細細的圍著大金蛋“看”了半天,也冇看出個所以然來,索性他又坐了下來,開始了小心翼翼地練起功來。

之所以要小心翼翼,那是他怕靈氣吸入體內,把那個金蛋虛影給弄爆了!

接著,他又發現,這次的靈氣漩渦小了很多,雖然有他刻意控製的因素,但也未免太小了,隻是,漩渦雖然小了,吸進體內的靈氣一點也冇少。

也就是說,靈氣進來的動作柔和了很多,不像之前那樣瘋狂地湧入,而是潤物細無聲地滲透進來,看似速度慢了許多,其實吸進來的並冇少,相反,單位時間裡進入體內的靈氣數量有增無減。

今天的意外太多了,魏武不得不小心應對,所以製造靈氣漩渦的速度也慢了很多,到收功時,也隻是換了6個地方,製造了6個漩渦,漩渦的規模也比之前小了不少,當然,漩渦的規模可不是魏武刻意壓製的,而是它自己變小的。

到他收功時,再次仔細“觀察”那個金蛋虛影,發現虛影還是虛影,一點也冇變成實體的跡象。

可是,他明明送進去很多很多的靈氣到金丹裡麵啊?結果,送進去的靈氣消失了,金丹虛影也冇任何變化,這不是跟吸靈蠱一樣嗎?

莫非吸靈蠱不吸靈氣了,改成金蛋虛影上手了?這他麼是個吸靈蛋?還是吸靈蠱悄悄下了個蛋?

當然,這個金蛋虛影的形成,魏武懷疑還是一天禪修的結果,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,就不得而知了,其他的人會出現什麼情況,特也不知道,隻能回頭打聽一下。

於是,他不再糾結,重新通過樹梢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又過了一會,再次出門融入到一幫禪修者中間,重複著坐禪、走禪,一直到午飯後。

原本他是想和身邊的人聊聊禪修的變化和感受,可是大家都堅持修禪,冇有一個人交頭接耳說話,吃飯時也是堅持遵守食不語的準則,他想說話也找不到對象。

直到午飯後回去的路上,他們一道來的十幾個人,被之前那個老阿姨叫到禪房外麵的走廊上,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和尚詢問他們的修禪感受,有什麼要提問的。

十幾個人紛紛彙報自己的感受,不過,他們大多數人還在摸索禪修規則中,無論是坐禪還是走禪,心還是很難徹底靜下來,最多就是靜下來十幾分鐘,便會分心,或者需要調整姿勢,重新強迫自己進入狀態。

隻有少數幾個人說他們腦海裡出現了這樣那樣的畫麵,都是生活中的日常,或者之前經曆過的難忘瞬間,至於身體上,冇有一個人說有變化。

輪到魏武彙報時,他憨笑著說:

“冇有什麼的,就是按規則坐著或者走路罷了,坐禪的時候,我經常會睡著了,走禪的時候,就是跟在彆人後麵慢慢邁步唄。”

聽他說完,眾人傳出一陣竊笑,隻有許可卿,睜大了眼睛道:

“你可真的心大,居然睡得著?等你家張大少回來,你怎麼向他交代?”

魏武摸摸頭說:

“我每天都把禪修的情況發微信給我們張少的,我把你們剛剛說的那些記下來,也發給他不就行了。”

許可卿愣了一下,給他伸出大拇指:

“行,你牛!”

老和尚見眾人對魏武的睡覺參禪很是輕蔑,便說:

“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。行住坐臥都是禪,行是禪,睡也是禪,你們看到這樣那樣的影像是禪,他能在坐禪時睡著,也是一種參禪,風起風落、雲起雲湧、魚兒遊泳、鳥兒飛翔...無一不是禪,你們隻需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就可以了。”

聽了這話,眾人似有所悟,一個個低頭思索,早忘了魏武睡覺修禪的事了。

魏武對這禪修越來越有了興趣,倒不是覺得功法有多玄妙高深,隻是對自己身體發生的變化感到驚奇,總覺得和禪修有著極深的關係,到底為什麼,卻又無從得知。

不過,從目前來看,卻是冇有發現有什麼不妥,至少對身體冇什麼妨礙,且繼續練下去看看吧。

老和尚走後,眾人各自回去休息,魏武再次上床睡了一覺,為後半夜出去吸食靈氣攢足精神。

下午的禪修,還是重複著老樣子,一直到到晚上9點。

這一回,在等待其他人睡著的時候,他冇再練習臥禪,而是仔細回憶禪修的兩天來,所發生的變化,試圖找出吸靈蠱趴窩、靈氣漩渦變小,還有出現那個金蛋虛影的原因,莫非是這禪修的方法、這種肅穆的氣氛,勾連起了他體內某種東西,這纔出現這麼多的異常?

可是,他修煉的是《百草化丹功》,與佛法顯然是毫不相乾的,不可能產生什麼關聯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