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十八章畢大師

又走出一段路,魏武第三次翻出穀世春的電話,這一次終於冇人打擾他了。

不一會,穀世春便開車過來了。

在車上,穀世春簡單地介紹了他的那個朋友。

他那朋友叫畢奉和,比他大了十多歲,已經快六十了,還是個了不起的奇人。

據說此人祖上是江南人,出自江南的一個名門望族。

其高祖畢祖庭原是太平天國南王馮雲山做塾師時的學生,在當時也是個牛逼哄哄的人物。

畢祖庭隻比馮雲山小了幾歲,兩人的關係是亦師亦友。

後來馮雲山傳播“拜上帝會”,再後來舉行金田起義,開創太平天國,這期間,畢祖庭一直追隨左右。

壬子二年四月,太平軍從桂林北出。

也就是這一次,那個被史家評為"其忠勇才德與智謀器度實為太平天國之第一人"的開創者馮雲山,在經過全州城時中炮,玩完了。

此戰中,畢祖庭同樣身受重傷,不過冇死,被人救下了。

之後這傢夥又成了東王楊秀清的謀士,深受東王器重。

後來楊秀清被韋昌輝殺了,於是他對太平天國徹底失望了,便改投了清軍。

不久,因為才能出眾,畢祖庭受到了曾國藩的重用,成為曾國藩的師爺。

在曾國藩主辦洋務運動時,更是受到曾的器重,成為其左膀右臂。

畢祖庭的兒子,也就是畢奉和的曾祖,靠著老子的關係,近水樓台,成為第六批公派留學生,回國後創辦了龐大的家族企業。

到畢奉和的祖父時,畢家成了江南有名的大資本家。

抗日戰爭初期,畢奉和的祖父攜全家去了港島。

畢奉和是在港島出生的,他家學淵博,自幼熟讀詩書,聰明伶俐,小時候被親友左近稱為神童。

在他幼年時,家裡新建一座商業大廈,請來了湘江最負盛名的風水大師陳伯看風水。

陳伯見畢奉和聰明,便收他為義子,將他帶在身邊教導,直至這傢夥大學畢業,去落日國留學。

那個陳伯可不是普通人!

陳伯原名陳朗,是四川人,據說是正宗的道教傳人。

此人本事很牛逼,但為人十分低調,如果不是當年楊受成的自傳把他給抬了出來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。

但是陳伯卻默默地影響了港島的大人物三十多年,為無數大人物指點過迷津。

畢奉和跟隨陳伯十多年,儘得其真傳,大學畢業後去了落日國,讀了法學碩士和和經濟學博士。

期間又對西方的星象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拜會了很多星象大師。

回來後,除了實際掌控家族企業外,還在港島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,專門給港島的富人群體看風水兼做商業策劃。

由於其家學淵博,所學甚雜,既精通傳統玄學,又受過現代高等教育,很快就在港島闖出了一番天大,名氣更是越來越大。

其家族企業在他的管理下,也是風生水起,越做越大,並逐漸延伸至整個南亞。

當時,在粵港澳台及整個南亞地區的富人圈子中,提起畢大師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
不過,年輕人嗎,名氣大了,就難免有些傲氣。

他四十歲纔回到港島,遊離在眾花叢中,直到四十五歲那年,才和一個名模結了婚。

卻不想因此得罪了港島地下勢力的一個大佬,那大佬一手捧紅了名模,竟被這小子摘了桃子,豈能善罷甘休。

再加上他給人做風水局,難免會引起人家競爭對手的不滿,得罪的人也不少。

不久,在那個江湖大佬和其他一大幫人的共同策劃下,畢奉和落入一個精心佈局的圈套。

其家族產業被瓜分殆儘,家族所有老少也都被迫離開港島。

他自己被挑斷了腳筋,成了殘廢,同樣被逼離開了港島。

剛剛結婚不久的妻子也離他而去,於是他便孤身一人來到了內陸。

穀世春是在畢奉和剛來內陸時候認識的,當時兩人租住在同一套房子的兩個單間裡。

這傢夥剛來時,先是在街上擺攤算命,還給人寫訴狀,掙點生活費,日子過得很頹廢。

因畢奉和腿腳不便,穀世春給了他不少照顧。

那時,還冇快遞小哥送貨上門,米麪油氣都是老穀幫忙扛上6樓的。

而且,畢奉和的身體不好,經常去醫院診所,都是穀世春背上背下,照顧有加。

後來畢某人發達了,對穀世春也是傾力相助,穀世春後來做生意就是他指點的。

再後來,畢奉和算命很準的名聲傳出去了,來找他算命的人越來越多,甚至不乏商人和政界人士。

不久,一次偶然的機會,畢奉和結識了一個西南某市的市長。

姓畢的替市長家的祖墳做了個風水局,不久市長就成了書記。

於是,在書記的運作下,通過引進高階人才的渠道,老畢進了市政的政策研究室。

這倒不是書記濫用職權,人家老畢可是正兒八經留洋的法學碩士、經濟學博士!

在老畢的策劃和運作之下,幾年後,書記又進了一步,調到鄰省任常務副省長,從此官運亨通。

不過,老畢也看出那名官員最多隻能官至一方大員,再往後便會栽跟頭。

於是他並不跟隨在那人身邊,一直堅持留在西南一隅,並逐漸與那書記斷了聯絡。

老畢畢竟是老畢,不是一般的牛逼。

跟那個叫“畢姥爺”一樣,跌倒了隨時可以爬起來!

不久,他便被調進了省府的政策研究室,後來,還升任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,實打實的正廳級。

結果,那書記的結局果然冇出老畢的預料,冇過幾年,那位書記便在一方大員的位置上被查了。

老畢因為脫身早,倒冇有受到太大的牽連,不過官職還是丟了。

於是老畢心灰意冷,就打算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養老,終此一生算了。

隻是他離開西南之前,身體突然不明原因地快速消瘦,也冇有任何病痛,精神也很好,就是查不到病因。

這次穀老太太遭遇車禍,聽說差點就冇救了,據說是被一個很牛逼的中醫救了。

於是,老畢便跟著老穀來神山碰碰運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