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十九章幸虧腳斷了

兩人驅車來到城南的一個三星級酒店,老畢就住在酒店的816房間。

聽到敲門聲,一個異常消瘦的老人拄著雙柺開了門。

按照老穀的說法,此人應該六十歲不到,不過可能是太瘦的原因,顯得非常蒼老。

就見他個頭不高,極為瘦削,麵色晦暗,看起了非常的疲憊。

魏武鼻子嗅了嗅,冇說話。

老穀介紹道:

“畢先生,這位便是我跟您說的魏先生,他的醫術高明,家母就是他救下的,我特意請他過來給您瞧瞧。”

畢奉和聞言打量了一下魏武,一邊請兩人進去,一邊點頭道:

“謝謝魏先生,久仰大名,冇想到魏先生如此年輕,便有了出神入化的醫術。

先生在小鎮救治穀老弟母親,還有另一位老大爺的視頻我也看了,的確非常了不起。”

魏武笑道:

“畢先生過獎了,其實我也不年輕了,四十有二。

用當今年輕人的話說,就是如假包換的油膩大叔一枚。”

畢奉和哈哈大笑,道:

“先生說笑了,就你的麵相,還是個小鮮肉呢,哪裡有半點油膩?

我看先生一定是練過高深的功法,這才駐顏有術吧?”

魏武奇道:

“先生莫非也是給武學高人?給看出了什麼?”

“那倒不是,我雖然家傳淵博,但世代重文輕武,倒是冇練過什麼功法。

不過我經曆甚多,又頗多坎坷,卻是見過一些能人異士,並受過一位老前輩指導了一套修身養性的吐納之法。”

“那便難怪了,請先生伸出手來,讓我看看脈象,我看你的病似乎有些奇怪。”

“哦?”

畢奉和聞言伸出右手。

魏武認真給他把了脈,皺眉道:

“先生可是得罪了什麼人?還是個了不得的人物。”

“此話怎講?”

“先生是中毒了,而且是兩次中毒,都是化學類合成藥物,很霸道,也很奇特。

第一次應該是在五年前下的,所下的毒並不致命,除了剛剛中毒時有些微不適外,冇有任何症狀。

第二次應該是一年前,你又被下了一種催發毒性的藥物,這才催發了體內原有的毒。

這是我從未見過的毒藥,我隻是從它們對你身體的傷害和影響看出來。

如果我所料不錯,這種藥物一般隻有各國的特殊部門纔會有,平常設備不可能檢測到。”

聽魏武這麼一說,畢奉和若有所思,良久才問道:

“既然連設備都檢測不到,你又是如何看出來的。”

魏武笑了:

“先生不是一般人,我也不藏著掖著。

剛纔把脈的時候,我的真氣進入你體內探查,應該是瞞不過先生。

你的五臟六腑早就都被這種藥物侵蝕了。

雖然表麵上,這種藥物無色無味。

但我的嗅覺異常靈敏,任何物質固有的五行之氣都無法逃過我的嗅覺。

這種氣息不同於自然界普通物質的陰陽五行之氣,並非自然之氣,所以我判斷是化學合成的藥物。”

一旁的穀世春試探著問:

“那魏先生,你能解了這種毒嗎?”

魏武冇有回答,再次把住畢奉和的脈門,好一會才說:

“先生兩次中毒,兩次中的還不是一種毒。

最關鍵的是,兩種藥物在體內發生了化學反應,產生了另一種毒。

這種毒一旦開始反應,便無藥可治。

不過…”

“不過什麼?”

問話的還是穀世春。

畢奉和一直看著魏武,冇有說話。

魏武冇有立即回答,問畢奉和道:

“我想看看先生的腳傷,不知是否冒犯?”

畢奉和一愣,隨即道:

“無妨。”

魏武蹲下身,托起他的左腳。

捲起褲腳,捋下襪子。

仔細看了看傷口,並用手捏了捏腳筋的斷口處,這才放下。

接著又托起另一種腳,同樣的動作又重複了一遍。

隨後起身去衛生間洗了手,回到沙發上坐下,這才說:

“先生因禍得福,要不是腳受了傷,隻怕已經毒發身亡了。”

畢奉和終於忍不住了,問道: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請先生解惑。”

魏武便不再賣關子,道:

“先生五年前所中的藥物是通過口服進入體內的,而最近的藥物則是通過腳上進入體內的。

應該是泡腳或者抹藥的時候著了道。

但你腳筋儘斷,經脈不暢,並由此造成皮膚、肌肉、血管包括神經都有了一定的萎縮。

所以先生第二次中的毒大多數淤積在了腳上,爬上去的藥物極少,這才讓你倖免於難。

由於第一次進入體內的藥物分量遠高於第二次的分量,使得藥物反應不充分,藥力不足。

於是,第一次中的毒為了與腳上的藥物充分反應,便主動下沉到了下肢,想儘快接觸併產生反應。

而你的腳筋儘斷,第一次中的毒也被阻在了腳上,一時半會上不去。

我可以通過鍼灸和藥物把所有的藥物引到腳筋的斷茬處,再把上下兩截腳筋切斷一小段,便可解了你的毒。”

穀世春聽得瞪大了眼睛,怔怔地看著魏武。

居然還能這樣操作!

畢奉和則是搖頭苦笑:

“嗬嗬,竟然會這樣?倒是幸虧腳筋斷了!

行!先生儘管切,反正我本來就是個殘廢,不在乎再切一次!”

“錯!切了一段腳筋,反倒可以順帶著治好你的腳傷。”

“竟然還有這種操作?”

老穀再次懵了,不過他也是替老友高興,連忙道:

“那就太好了,先生的醫術真的是匪夷所思,神乎其技!”

“隻是治療耗時有點長,而且還得去尋找幾種藥材。

我需要用藥物配合鍼灸把毒往下引,同時使腳筋緩慢拉長,久而久之,腳筋便會拉長一截。

這樣,即使切斷一截,也不會造成腳筋過短而接不上。

隻是,要想腳筋拉伸到足夠的長度,需要很多次鍼灸。

還有,就是那些藥材極為稀少,現今存世的所有醫書上都冇有記載,隻能是我親自進山找。

而且,這些藥生長條件極為苛刻,很不好找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