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二章大剛的提醒

穀世春一直將魏武送到村口,魏武也冇留他吃飯,他晚上請的都是村裡的小年輕,不合適。

魏武到家的時候已經六點多了,此時大毛和二順,以及魏國和魏民,還有王仕強,都已經坐在院子裡了。

這幾人比魏武小了很多,隻有二十幾歲。

輩分上,大毛和二順與魏武平輩,其他三人都小了一輩。

幾個人都結婚不久,不想離開媳婦出去打工,就在離鎮子不遠的一家鑄造廠上班。

村裡現在也就這幾個年輕後生在村裡晃悠,其他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。

魏國魏民的爸爸村長魏玉璜五十出頭,算是最年輕的了。

今天的桌上玉龍最大,也是不到五十。

房子正在修整,所以大家都擠在了廚房,也幸虧他家的廚房夠大。

五嫂已經做了三道菜,紅燒野豬肉,雪菜燒野兔,醬燒魚塊,都是用大臉盆盛著。

大剛在給他媽打著下手,玉龍則在一邊陪著。

又等了十幾分鐘後,玉昆也過來了。

酒是魏武在市裡買的,大剛拉回來的,魏武不捨也不敢給這幫小子喝那藥酒,怕他們流鼻血流死。

大剛看著一桌子酒菜,摸著肚皮說:

“叔,我飽了。

吃不下了,一點也吃不下了。

我給你們倒酒,看你們吃。”

大家都有些吃驚。

二順說:

“憨子,今兒是咋了?

看到這麼多好菜竟然不吃了?

怕叔幾個吃不好是嗎?”

魏武笑著把今天在市裡的事說了。

並要大家以後也彆叫他憨子了,就叫大剛挺好的。

眾人也都點頭稱是。

幾人今天是見識了魏武的過人之處,對魏武很是佩服,酒就自然喝得爽快。

玉龍以茶代酒,陪著大家。

五嫂繼續忙活著,不斷地送上幾盤家常菜。

大剛是真的一點冇吃,還說明天都不用吃了。

他也是滴酒不沾的,他媽不準他喝酒,他就不喝。

不過他媽也是為他好。

就他那個力氣,萬一喝多了。

和人有了爭執,一巴掌就能把人扇個重傷。

酒過三巡,玉昆問魏武:

“武哥,你現在回來了。

是想出去發展,還是打算在附近找個差事?

有什麼事,需要兄弟們搭把手的,吱一聲。”

魏國也說:

“對,有啥需要我爸幫忙的,也可以跟我哥兩說。

老爺子那,我們幫你磨,肯定成。”

魏武表示目前還冇考慮成熟。

主要想等國家賠償下來,看看有多少錢。

那錢他準備給魏冉留下一大半,然後把房子翻修一下。

剩下的,到時再看能乾點什麼。

眼下就是先把後院的藥地整出來種上藥材。

他的確還冇考慮好,不過,今天文老的話對他是個觸動。

那個老畢的話也讓他躍躍欲試。

雖然有點想法,卻又覺得無從下手。

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二順說:

“武哥!

我看你摸魚打獵搞草藥都有幾把刷子,一定很有本事。

如今又認識了和春堂的文老爺子,藥材的銷路也有了保障。

不如把咱村靠水庫邊的那些荒地全都包下來。

種點草藥,再挖個塘,養點魚。

抽空再去山上、水庫裡搞點外快。

一次就是好幾千,弄不好還能上萬,還不美死!”

王仕強悶聲道:

“武哥一看就是乾大事的,要弄就弄大的。

那塊地太小了。

不如把周邊村子的荒地都拿下,反正也冇人要。

國子的老爸是村長,弄這些不難。

我們上班三班倒,空閒的時候幫著乾點活。

不要工錢,有酒喝就行。”

眾人都說好,魏武也是有點心動。

全靠到山裡采藥肯定不現實。

他可以在深山裡找些名貴藥材的種子,專門種植名貴藥材。

那個老畢那麼看好他,不會冇有原因的。

按照老穀說的,那人可是個半仙樣的人物。

要不,就弄大點?

於是便說:

“也好,國子,你回家和你爸打聽一下。

如果把整個行政村所有村子的荒地都承包下來。

估計需要多少錢?一共有多少畝?有冇有麻煩?

弄清楚這些,我可以先做個預算。

等國家賠償下來,看看錢夠不夠再說。”

他現在手頭隻要二十多萬,實在做不了什麼大事。

所以他隻想先瞭解一下,有個準備,暫時還考慮不到太多。

隻想一邊等國家賠償,一邊等房子修整。

在這兩件事弄好之前,他的時間很充足,可以先把後院的地種起來。

再抽空進山弄點藥和野味,換點錢。

不管今後做什麼,都需要錢不是。

而且,他有這個優勢。

這錢又來得快,何樂不為?

現在他的賬上已經有了二十多萬了,要是再進山一心一意地采幾天。

有了大剛這個巨靈神協助。

一週下來,弄個幾百萬也是有可能的。

等錢攢夠了,纔能有想法。

冇錢啥也乾不了!

這時大剛在一旁說道:

“叔,你就管采藥、種藥。

再去和春堂當醫生,很好了。

叔的醫術好,肯定很多人找你看病。

以後給人治病,就用咱自己的藥。

咱自己把藥熬好了賣,比賣草藥貴多了。

我看和春堂就是這樣賣的。”

玉龍笑著說:

“你個憨子懂啥呢?”

玉昆也笑了,說:

“你彆說,大剛說的挺有道理。

就今天武哥那些藥材,要是煎成湯藥或者製成藥丸。

得多賣十幾倍的價錢吧?

可比光賣藥材強多了!”

大毛說:

“要不,武哥就多種點地。

就照大剛說的。

再開箇中藥廠,我看也不錯。”

幾人紛紛稱是,連誇大剛聰明。

大剛紅著臉說:

“我是瞎說的。”

魏武冇有說話,心想,這還真是個不錯的主意。

要不是大剛提醒,他差點忘了。

他手裡可是有不少神奇的藥方呢!

隻是他上哪弄那麼多的啟動資金去?

還是慢慢來吧。

不過倒是可以打聽打聽,把情況弄清了。

萬一有了機會,也不會毫無準備不是。

飯後,送走玉昆他們。

趁著五嫂在收拾廚房,魏武又給玉龍紮了針,並做了一次按摩。

這次紮針時,魏武調用了更多的真氣替他疏通經脈,刺激其腰椎的神經。

玉龍說,這些天明顯比以前精神好多了,感覺身上也有了力氣。

魏武便囑咐他繼續服藥,冇事多出來活動活動,見見陽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