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五章竟是翡翠原石

魏武從後院回到前院的時候,整修房子的工人都已經回去了。

老畢一個人在前院,認真得看著魏武上次從九龍湖帶回來的那些砌假山和水池的石頭。

魏武見狀,不由笑道:

“你看得這麼認真,可是覺得,這些石頭是什麼寶貝?”

畢奉和奇怪地看了魏武一眼,低聲說:

“趕快收起來吧,這還真是寶貝,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寶貝!”

“真的?”

魏武有點懵。

“這是翡翠原石,還是上好的老坑料。

趕快收起來,等下再跟你說。”

魏武半信半疑地把石頭一一搬進廚房。

石頭總共51塊,最大的一塊五六十斤,最小的隻有三四斤,其中十來斤的居多。

見魏武把石頭全部搬進了廚房,畢奉和也費力地撐著雙柺進來了。

魏武過去扶著老畢坐下,老畢低聲問道:

“你這些原石是從哪弄來的?”

魏武便把石頭的來曆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。

畢奉和聞言皺了皺眉,思索了好一會才說:

“這些石頭都是最上等的翡翠原石。

而且是實打實的老坑料。

若是切了的話,可以說刀刀見漲。

關鍵是這些翡翠的品質都是頂級的老坑料,全都是三五十年,甚至上百年前開采出來的,現在有錢也買不到,偶爾見到一兩塊,價格都是特彆得高。”

魏武蹲在地上,抓起一塊看了看,狐疑地問道:

“就這些破石頭,你說是翡翠原石?還刀刀見漲?你怎麼看出來的?”

畢奉和看向魏武,說道:

“我家原來在港島有幾間珠寶首飾店,每年都要到緬甸買很多翡翠原石。

店裡也請了專門看石頭的師傅,我從小就跟著賭石的師傅在車間切石頭玩。

前些年在西南工作,冇事經常去看人家賭石,也跟著學了不少。

偶爾也偷偷地賭幾把,還冇少賺錢。

你說,我還能不認識這個?”

“這麼說這些石頭很值錢?”

聽他這麼一說,魏武來了興趣,問道:

“那你看看,這些石頭能值多少錢?”

老畢拖過一把矮凳,費力的坐下去。

然後一塊一塊地看石頭,接著把看過的石頭堆成了三堆,這才說:

“你這些原石都是上百年的老坑料,市麵上早就絕跡了,塊塊都是頂級料子。

最差的也達到冰種了,還有冰種飄花的,這幾塊應該夠上玻璃種了。

這些料子要是全部切了賣,保守估計,不會少於三十億人民幣。”

魏武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半晌冇回過神來。

畢奉和接著說:

“你還記得我們昨天說的話嗎?

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。

你說的那個彆墅前主人,也就是那位買了彆墅送給情人的大官。

應該就是我前麵說的,突發心臟病死了的那個。

這些翡翠原石應該就是他們那個組織的經費。

那人把錢換成翡翠原石,再和上水泥砌成假山和水池。

這種藏錢的方式,實在是太高明瞭,任誰也想不到!

也不怪他們的組織找不到。

不過這應該隻是其中的一部分,按照我那位老朋友說的,他們的經費不會少於幾百億。

我想其他的經費,一定也是用類似的隱秘方式藏起來。

倒是冇想到,讓你撿了大便宜。

我冇看錯,先生果然是個有著大氣運的人。”

魏武擦了擦汗,說:

“可這些怎麼賣出去?留下來會不會有麻煩?

要不還是交給國家吧。”

“不可!”

畢奉和斷然打斷魏武,一字一句地道:

“首先,我們不知道,他們那個組織,到底網羅了多少人,又有多少人為他們效力。

萬一,你交上去了,東西正好落到他們組織內的人手中。

那你豈不是自投羅網?如此一來,那幫人必然會殺你滅口!

其次,這筆錢本就是境外敵對勢力的,你不拿白不拿!

最後,你可以用這錢做點利國利民的事,就不用有任何心理負擔了。

至於怎麼賣出去,要是你相信我,這事就交給我吧。

我在港島和西南多年,甚至緬甸也有一些渠道。

等我的身體好點,我打算去滇南開個珠寶翡翠店,同時經營賭石的業務,想辦法分期分批把這些出手了。

這也算是我的祖業,倒不會引起彆人懷疑。”

魏武遲疑道:

“這麼多錢,我拿著心裡不踏實,怕是無福消受啊!”

畢奉和正色道:

“魏先生,請你不要妄自菲薄!

你想想,這些原石為什麼會被你撿到?還是那個老頭逼著你撿的!

這不是巧合,是天意!

那套彆墅經過了紀律部門多次搜查,再經過公開拍賣,期間看房子的人不會少吧?竟然都冇有發現倪端。

那個買房子的纔是無福消受!

我早看出來了,你是個有著大氣運的人,這才被你得了。

迄今為止,讓我無法看清麵相的,隻有你一人。

你的麵相被一團紫金色的霧氣籠罩,將來必定尊貴無比。

這筆財富就是你命中自帶的!”

魏武的聲音都顫抖了:

“那咱倆分了,二一添作五。

不,你負責銷售,再加一成,我四你六。”

“彆,這是你的福分,與我無緣。

我要是拿了一分,必會遭天譴的。

按照行業慣例,我幫著銷售,應該拿5%的傭金。

不過,我的命都是你給的,最多我隻能拿2%。

這批原石品質高,價值不小,就算是2%,我也賺了不少。”

魏武還要說什麼,老畢擺手道:

“就這麼定了,我昨天就說了,要鞍前馬後為你效勞,這可不是說笑。

能跟隨你這樣的氣運之子,是我的福分!

望先生千萬不要嫌棄!”

魏武被老畢一席話再次整懵了,又是鞍前馬後,還氣運之子?

“我說老畢,你彆說得那麼玄乎好不好?還氣運之子?”

“魏先生,我還真不是胡說八道。

而且,如果我猜得冇錯。

這傢夥保管的那些更多的資金,極有可能,最終還是會被你得到。

這是你命中自帶的富貴!

而且,依我看,你未必是魏家的人,你的身世絕對不一般!”

“得,剛纔是氣運之子,這回又整身世上了!

老畢,咱改天再談這個話題好不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