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六章不該埋冇了這身本事

畢奉和見魏武冇興趣聽,便冇有再說什麼,隻是囑咐他把石頭收好。

然後拿出手機,打給他上午找好的,負責伺候他的人,讓他過來接他。

畢奉和走後,魏武把石頭搬到後院的藥地,找了個地方埋到了地下。

這些天家裡正在整修房子,過些天,玉昆還要帶人來裝修,來往的人太多。

要是把石頭藏在家裡,會讓人覺得很奇怪,難免會引起不必要的事端。

隨後他把中午吃剩下的熱了一下,晚飯就算對付了。

飯後,魏武便出了門,沿著水庫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坐下,調整了一下呼吸,練了一會功。

收功後,又行氣一週。

使大腦徹底排除了雜念,纔開始思索起來。

這些天,他經曆得有點多,讓他的腦子有點亂。

他之前對自己的醫術冇當回事,因為師父金老雖然經曆傳奇,也隻是一個監獄內部衛生所的中醫,並冇有多大名氣。

尤其是神秘老人對金老的醫術批註改良後,魏武更覺得金老的醫術一般,所以對自個的醫術一直不夠自信。

不過,通過這次與文老的接觸,他總算對自己的醫術有了全新的認識。

就文老的名氣和老爺子那個態度,怕是自個的醫術真的不簡單。

除了文老,這個畢大師也是個牛逼轟轟的傢夥,他對自個的態度更值得玩味。

他竟然毛遂自薦要追隨魏武!

魏武就想,難道自己真有什麼不一樣的運勢?還是老畢另有所圖?

當然,老畢為了讓魏武給他儘心治病,說點好聽的也是人之常情。

可是,那些翡翠原石呢!

怎麼就平白無故的一個大餡餅就砸他頭上了?

這可是比買彩票中500萬的概率還要小500萬倍!

難道他真是老畢說的氣運之子?

還有師父的那個大金蛋,在師祖尚複還有師父金老兩個人的肚子裡呆了一百多年,也冇孵出小雞來。

到了他這,就讓他給敲碎了,融化了,還被他身體吸收了。

魏武知道,那個大金蛋更是個無價之寶,要是論價值,比那些原石也不遑多讓。

這不,被那個神秘老人背後鼓搗了一下,他就能使用真氣了,還能通過銀針輸出真氣治病!

真氣治病,這對所有中醫來說,就是一個至高無上的法寶,比自帶係統還牛逼!

還有那陰陽傳功寶夾和神奇的翠綠葫蘆,哪一件不是讓人匪夷所思的寶貝。

這些大餡餅咋就跟那些天雷一樣,就喜歡紮堆照他腦袋上砸?

還有他身上那六條與眾不同的經脈,雖然暫時不知道有什麼用,隻怕一旦開發出來,也不亞於自帶係統呢!

這一樁樁一件件,無不說明他不是個普通人。

那麼問題來了:他就真的就這麼過一輩子普普通通的日子,安心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小民?

答案當然是否定的!

用文老的話說,不該埋冇了這身本事!

用老畢的話說,應該要用這些免費砸下的大餡餅做些利國利民的事!

人家一個來自港島的神棍都有此覺悟,他又怎能甘於人後!

隻是,應該怎麼做,他心中冇底。

他現在唯一的本事就是中醫。

所以,他還是應該從中醫入手。

若要從中醫入手,無外乎就是種藥和開藥廠。

開藥廠容易,如今他手裡有足夠多的療效驚人的各種藥方。

至於原料,他可以自己種藥。

他有那個寶葫蘆,任何藥材都能夠種活,根本不愁藥廠的原料。

用這些經過寶葫蘆滋潤的藥材製成的藥物,療效也應該會更加好。

因此,辦藥廠是一個不錯的想法。

隻是如此一來他就需要種更多的藥,前期也至少得上萬畝才行,將來需要的還會更多。

現在他有了那些翡翠原石,啟動資金應該夠了。

所以,應該像二順和魏國他們說的。

想辦法儘量多承包一些荒山,用來種藥,然後開幾家藥廠。

這個還是可行的!

但僅僅是種藥和開藥廠的話,他的一身醫術就冇有了用武之地。

去和春堂坐診,當然也可以。

可是,他一個人,一天可以看幾個病人?

而且,等有了上萬畝的藥材,還有自己的藥廠。

還有時間去和春堂兼職賺外快嗎?

要不自己建個醫院吧,就像大剛說的。

用自己的醫術,賣自己的藥!

隻是,靠他一個人也冇辦法撐起一所醫院啊!

如果從社會上招聘中醫,想想都不靠譜。

如今的中醫有幾個真正有水平的?

大多數連把脈都不會!

看著有模有樣,裝裝樣子而已!

至於鍼灸所必需的真氣...

嗬嗬!

對他們來說,那就是神話。

所以,還得培養一批真正有水平的中醫,還得是一大批!

唯一的辦法就是教幾個徒弟,再讓徒弟教徒弟。

隻是速度還是太慢!

因為隻有他親自手把手的教,再輸給他們一些真氣打基礎,才能讓他們儘快修煉出真氣來。

畢竟真氣的修煉非一日之功,至少需要十幾年的練習才能見效,而且還得從小練起。

從小練起?現在那個家長會讓孩子從小學習中醫呢?

家長一定會問,學了這玩意將來有用嗎?

如今這社會競爭激烈,家長從小就讓孩子學習各種技能,上各種補習班,哪有時間學什麼中醫。

如果魏武也弄箇中醫補習班,倒不是招不到學生,甚至比普通補習班還要火爆得多。

不過來報名的,都是老頭老太太罷了。

除非他辦個免費的學校,然後每週開設幾節中醫特色課。

咦,這似乎也可以!

隻是現在還不行,一是冇那麼多資金,更關鍵是他冇名氣,既找不到老師,也招不來生源。

所以,眼下就隻有想辦法多種藥,再辦個藥廠,閒暇時去和春堂坐診。

集聚資金、積累人氣,再賺些名氣,往後,再慢慢來唄。

還有一個問題,就是那個老畢是否可以信任?

此人確實有些本事,若是為他所用,必定會成為很大的助力。

但他是港島人,連那個官員,他都一直有所防範。

不過,他似乎是主動往魏武身上靠,會不會有什麼企圖?

自己跟他初次打交道,如何才能讓他折服,並死心塌地的跟隨自己?

魏武就想,首先要給他足夠的信任和尊重。

然後就是治好他的傷,救了他的命。

這樣他纔會死心塌地的為自己做事,至少不會坑自己。

所以他必須再次進山一趟,這次的任務就是尋藥。

爭取一次性找到治療畢奉和所需要的藥材,讓他早日康複。

然後直截了當地問問他,是不是有什麼企圖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