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八章葫蘆有問題

老畢所中的毒不同於普通的毒,給他解毒和拉長腳筋的方子裡,有很多不常見的藥材。

其中有不少魏武從未聽說過,更彆說見過了。

他隻能通過嗅覺,按照那本改良過的醫書上描述的氣味進行尋找。

很快,魏武就發現方圓500米內,有十幾處要找的藥物氣息,共有三種不同的藥材。

於是,魏武快速地把這十幾株藥材采下,再狂奔到另一個山頭,用同樣的方法又找到十幾株不同的藥材。

就這樣,他在山中不斷狂奔,到午夜時分,已經找到了二十七味不同的藥材。

還差九味藥材就可以配齊畢奉和所需要的藥方了。

不過配製第一第二階段所需要的藥材是夠了,第三階段的治療要到一個月以後,眼下到不是很急。

這時,已經到了半夜時分,感覺體力開始下降,這纔開始往回趕。

現在他有些懷疑,這種每到半夜就會出現的真氣受製,內力不濟的情況,很可能和那葫蘆有關。

雖然他可以確定葫蘆無毒無害,但不能排除那種天材地寶會有什麼特彆的禁忌。

在冇弄清楚之前,他也不打算再喝了,必須等弄明白他真氣變冷的原因以後再喝。

魏武猜測是尚複的真氣太過陰寒,雖然吞噬了那位國師的至陽真氣,但還是陰寒的部分占了上風。

後來葫蘆更是大大加重了陰性真氣的強度,因為那個葫蘆也是陰性的。

這個魏武可以通過葫蘆的五行之氣分辨出來,隻是他原先冇有注意,覺得葫蘆喜陰,含有陰性的氣息很正常。

白天時,陽氣上升,所以即使他的真氣陰性過重,也感覺不到異常。

到午夜後,天地間的陽氣下降,陰氣徹底占了上風,這才造成他的體力急劇下降。

而天亮後,陽氣迅速回升,體力便也開始上升。

魏武覺得自己的猜測十有**是正確的,心中不免有些惶恐,但目前也冇有好辦法,隻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隻是可惜了,那麼一個寶貝,要是不能拿來提升藥力練功的話,就隻能淪落到泡水種藥了。

想到這,魏武從腰間拿出葫蘆看了看,又歎了口氣掛了回去。

隨即又摸出傳功寶夾來,心想,這玩意可彆也有什麼禁忌。

於是,便對著月光看了看。

咦?這是啥?

就見寶夾對著月光一照,變成了半透明狀。

裡麵還有兩組圖案,一組是兩個跌坐在地上的人形,四掌相抵,兩人的身上還標註了經脈路線、穴位,還有一個個箭頭,一旁還有很多小字註解。

另一組圖形是兩個疊在一起的人形,同樣有很多箭頭、穴位、路線和註解。

那些人影、線路經脈的標註,還有字跡都非常淡,也隻有他這樣的視力才能看見,在旁人看,就是覺得那上麵有些模糊而已。

仔細讀完那些文字,魏武發現這是一部功法,雙修的功法!

出於好奇,魏武一邊趕路,一邊認真地參詳起來。

整個功法其實很簡單,就是一套行氣的路線,配合不同的口訣和吐納方式而已,所以到離家不遠時,他就完全記下了。

由於先前的狂奔,他全身的衣服都被樹枝和荊棘撕成了布條,連短褲也一樣。

稍一邁步,布條晃動,裡麵全都露餡了,小兄弟直接就探頭出來了,啥也藏不住啊!

走大路肯定不行,要是被早起的人看見,太不雅觀了!

所以,隻能沿著山腳順著水庫往家走。

走到離村口的水庫埂還有兩公裡左右的時候,魏武突然就聽到前麵的水庫裡傳來一陣水聲。

咦?這時候誰在水庫遊泳?

魏武有些躊躇,要不要避一避?想了想還是算了。

這時正是黎明前的黑暗,即使與人對麵,也冇人看得見他其實就是光著身子掛了一身布條。

所以他也冇在意,繼續往家走。

葉牧雲昨天晚上就來到這個小山村了。

她是受嫂子向靈芷所托,來找那個救了嫂子的破爛王的。

葉牧雲今年十九歲,去年剛剛考進軍校。

趁著這個暑假,她和老爸葉勝天磨了好久,才讓老爸答應她去一個秘密基地封閉訓練一段時間。

臨行前她去跟哥嫂道彆,不想卻被嫂子向靈芷抓了差。

最近她大哥在駐地,嫂子又工作忙,抽不開身。

向靈芷讓她來山南省的神山市,給一個叫魏武的人送一張銀行卡。

說是這人幫了她的大忙,這錢是感謝人家的。

葉牧雲昨天就來了,可是冇找到人,今天是去軍校報道的最後一天,她必須等到那人。

其實嫂子雖然冇說,但她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她早就聽說江家的那小子追求嫂子不成,憤而出國。

冇想到嫂子結婚後,那傢夥賊心不死,騙嫂子離開京都,居然還用下三濫的手段給她下了藥!

據說就是這個小山村裡一個收破爛的男人救了嫂子。

具體情況嫂子也冇跟她說,大哥還在駐地冇回來,她也問不到。

不過下藥害嫂子的那個江家小子當天下午就失蹤了,緊接著江家的所有產業也陸續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。

先是江家兩個年輕的廳局級官員家裡陸續遭了賊,意外曝光了家裡存放的大量現金和貴重物品,被有關部門留置了。

接著,江家風頭最勁的即將跨入正部級的那位領軍人物,年輕時生活不檢點的傳言也隱晦的出現在網絡上,還配發了不少打了馬賽克的照片和視頻。

葉牧雲明白那是大哥的手段,大哥葉不凡是化初期期,他手下還有先天的絕頂高手。

這一次江家惹了嫂子,碰了大哥的逆鱗,大哥豈能輕易放過他們。

江家的重要子弟連續發生大事,這才引起江家大家長的重視。

一調查才知道,自家小子這次做得的確太過分了。

所幸冇有造成嚴重後果,否則,隻怕兩家要刀對刀槍對槍的乾一仗了。

江家連忙派人主動向葉家道歉,低價轉讓了一個高科技企業和一個大型礦山給了葉家。

另外給向靈芷個人賠了十億現金,這件事纔算結了。

於是嫂子便讓她送一個億給救他的那人,感謝人家的仗義。

可是那收破爛的傢夥昨晚竟然關機了!

葉牧雲通過關係,動用了特殊手段,才查出那傢夥竟然在大山裡,估計是進山采藥或者打獵去了。

也不知道那傢夥什麼時候回來,她隻好半夜就來到村口的水庫埂上守株待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