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十九章鐵漢吳堅

魏武一見吳堅的表現,就知道他見多識廣,於是也不藏私,手握銀針輕輕一抖,銀針突然變紅,一股熱浪輻射而出,隨後一針紮下。

吳堅痛得渾身顫抖,忍不住悶哼一聲。

這可是燒紅的針啊!

魏武把每一根銀針都用內力燒紅,再一一插進吳堅的身體,有的刺入足有半尺有餘,有些隻是剛剛刺破皮膚。

饒是吳堅鐵一般的漢子,也是痛得死去活來,他緊緊咬住毛巾,硬是一聲冇坑。

等前麵紮完,又換到後背,片刻之後,吳堅的牙根已然見血。

後背紮滿銀針之後,魏武開始調出真氣,逐一從銀針尾部向吳堅體內滲入。

在吳堅感覺,從銀針裡透進來一絲絲奇異的氣流,有的滾燙如鐵水,有的冰涼如寒冰,還有的溫暖如陽光,有的涼爽如春風。

時而痠麻,時而腫脹,反正就是各種酸爽。

過程就如同在渣澤洞的中美合作所裡把所有刑具都試了個遍。

吳堅確實是個鐵漢,硬是一聲不吭,直到昏厥。

等他醒來時,冇有急著睜開眼睛,而是靜心平息,感受身體的變化。

就感覺全身輕鬆,小腹處非常暖和,就像揣了個溫度剛剛好的暖水壺。

胸口不再氣悶,呼吸舒暢,被封住的內力竟然也恢複了三成多。

吳堅這才驚喜地睜開雙眼,卻發現魏武跌坐在床邊的地板上,渾身濕透,地板也濕了老大一片,連皮鞋都被汗水浸透了。

吳堅知道魏武消耗太多,正運功恢複呢。

回頭再看自己身上,短褲早就濕透了,連床單都濕了一大片。

吳堅輕身起床,到衛生間把水龍頭開到極小的位置,胡亂沖洗了一下,換上酒店備用的內褲,穿上外衣。

輕輕走到外麵,打開了房門,做了個禁聲的手勢,反手掩上房門。

他看著門外站的幾人,也不多話,從衣兜裡掏出一張卡,遞給林依然:

“依然,麻煩你安排店裡的服務員去給魏武兄弟買身衣服,他的衣服和鞋子都被汗水濕透了。

還是多買幾身吧,他剛回來,應該也捨不得買衣服。

買好點,不要太寒磣了!

老劉,咱這趟算是來對了,這個兄弟絕對是個深藏不露的高人!”

林依然接過銀行卡,拉著周詩文說:

“還是我們倆去吧,這邊不遠就有一個商場。”

說完,兩人便一起下了樓。

“怎麼樣?老吳,”

劉振國低聲問道:

“我是說你的身體怎麼樣?治療效果怎麼樣?”

“過程挺酸爽,結果很圓滿!”

麵對劉振國拋過來的三個怎麼樣,吳堅回答了兩個可以:

“我現在可以一口氣喝下二斤白酒,可以連做300個俯臥撐不帶喘的!

就是治療過程疼得厲害,估計比當年軍統的刑訊手段有過之而無不及。”

劉振國感歎道:

“看來他在獄中是真的因禍得福了,這身本事,怕是全國的中醫界也冇幾個人比得上了。”

吳堅吐了口還帶著血絲的吐沫,說:

“何止如此,我這傷,不知去了多少醫院,看了多少的醫生。

西醫的專家,中醫的聖手,加起來上百了吧,都是束手無策。

我看他的針法很不簡單,一身內力更是恐怖。

他竟然可以直接調動真氣將銀針燒紅了進行消毒,然後就用燒紅的針紮我,你說酸不酸爽?

還有,他可以通過鍼灸傳輸真氣,愣是強行把我的堵塞的經脈疏通,真特麼的痛!”

半個小時後,兩女孩拎著大包小包回來了。

兩人一共買了七套衣服,夏裝四套,秋裝三套,皮鞋、運動鞋也買了好幾雙。

不過倒不都是用吳堅的錢,兩個女孩各自買了兩套。

吳堅也冇多話,挑了一套衣服和鞋襪送了進去。

魏武剛好起身,見吳堅拿了衣服進來,也不推辭,接過來就進了衛生間。

等他收拾乾淨出了房門,已經快一點了。

看到換了一身新衣的魏武,林依然誇張地叫道:

“魏大哥,太帥了!”

周詩文也驚歎道:

“魏大哥,你真的四十出頭了?怎麼看著冇比我大多少呢?”

說完竟莫名其妙地紅了臉。

兩個女孩買的雖然不是什麼國際頂尖大牌,但即使是最低的夏裝也都是兩三千一套,穿在身上的確不一樣。

而且,魏武不知道,他和葉牧雲體會了那套不一樣的功法後,體內的陰性真氣已然調和好了,功力大幅提升,身體也的確年輕了不少。

林依然遞上手裡的購物袋,看到那一大堆衣服和鞋子,魏武也是傻了眼。

問明瞭情況,隻能無奈地直搖頭。

冇辦法,買都買了,也不好太扭捏,隻好收下。

道了聲謝,便和大家一起下了樓。

一行人來到先前的包廂時,桌上已經收拾乾淨了。

聽服務員說,大剛一個人把一桌菜飯吃了個乾乾淨淨,驚得隔壁好幾個包廂的服務員都來看熱鬨。

大剛纔不管她們呢,吃完就去三輪車上睡覺了。

幾人重新分賓主坐好,席上,吳堅敞開肚子拚命和魏武對飲。

劉振國今天也被魏武所折服,席間也是摩拳擦掌,開懷暢飲,連兩個女孩也顧不得矜持,頻頻舉杯。

席間,吳堅想起魏武國家賠償的事,便打電話叫來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師。

大致瞭解了一下國家賠償的相關情況,魏武與律師現場簽了代理合同,把這件事全權委托給了律師去處理。

有吳堅盯著,後麵就冇魏武什麼事了。

魏武見身份證和國家賠償的事都落實了,心裡的石頭也放下了。

嚴格來說,他現在才能算是正常人,之前冇有身份證,可是出不了遠門的。

接下來一到兩週的時間,魏武打算就在山裡度過,把給吳堅療傷需要的藥材找齊了,還得多采些藥種。

順便再弄點藥材賣給周詩文的老爸,然後和他聊聊,他需要儘快生產一批新藥來。

幾人拚了一會酒,然後把節奏放慢了,相互留下手機號碼和微信。

一頓酒下來,劉吳兩人心心相惜,都表示如果魏武有什麼事儘管找他們,吳堅更是把魏武當親兄弟看。

劉振國早已看出魏武不是一般人,將來的成就必定不低,也是願意與他真心地交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