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八章 金老傳奇

-

第八章金老傳奇魏武獨自回金老那邊的路上,心裡五味雜陳。

這些年,要不是金老,他要麼死了,要麼瘋了。

魏武剛進監獄時,整天茶飯不思,脾氣暴躁,神智也不怎麼清醒,尤其聽不得彆人說他有罪。

隻要聽到有人說他是犯人,就會跳起來與人乾仗,就算是管教都不行。

因為經常與人打架,而且大多是一群犯人圍毆他,那時候,對他來說,受傷是家常便飯。

每次送診,金老都要先用銀針把他製住,讓他動彈不得,再通過鍼灸、按摩,配合藥物調理。

開始金老也冇太在意,後來魏武來的次數多了,金老便知道了他的情況,慢慢也覺得魏武真的有冤屈,哪有犯人會這樣執著的!加上老人自有一套觀人識相的手段,覺得魏武不像是大奸大惡之人,便開始拿他自己的經曆勸解他。

在這個監獄了,金老是個傳奇。

金老姓金名山,聽說他是蒙古族人,老家在小興安嶺的另一側。

原先那裡也是華夏的國土,後來成了國外了。

他的祖輩一直生活在小興安嶺的山腳下,靠山吃山,以打獵和采藥為生。

金山自幼父母雙亡,和小他三歲的弟弟相依為命,靠在山邊采藥為生。

他們人小,不敢進入深山裡麵,隻能圍著外圍跑,能采到的藥很少,兩人便一邊采藥,一邊找些野果,在山澗裡捕些魚嚇充饑,運氣好的時候,還能用自製的捕獸夾,抓到幾隻野兔一類的小動物。

他們人小,每天走不了多少路,並不是每天都回家,出來一趟就是十幾二十天,走到哪算哪,采到一些藥材後,就在就近的集鎮賣了,換些糧食和衣服。

1938年的一次,12歲的金山再次帶著9歲的弟弟進山采藥,無意中過了國界,與一隊倭軍遭遇。

他讓弟弟藏好不動,一個人引開倭軍,結果腿部中槍被俘。

幸好倭軍中有一個五十多歲的軍醫,見他身背藥草,便收留並治好了他,留在軍中打打下手。

就這樣,他隨倭軍走遍了大半個華夏,並從老軍醫那裡學到了很多中醫知識。

後來,金山又隨倭軍入緬。

1944年8月,金山所在的倭軍戰地醫院遭到炮擊,老軍醫被一枚炮彈炸飛,拖了幾天最終不治。

不久,戰地醫院被**包圍,整體被俘虜。

由於當時**的傷員太多,一個**的團長就地取材,把不願意留下的醫護人員全部槍斃,願意留下來為**效力的,立即參與救治**的傷員。

於是,18歲的金山成了**的一名軍醫。

到1948年平津戰役時,金山所在的**戰場起義,他便又進瞭解放軍的醫院,後來又去了朝鮮戰場。

1952年部隊回國,過了鴨綠江休整時,金山突然跑了。

部隊派出好幾撥人追他,最後在中蘇邊境,就在他一隻腳剛剛跨過國界線的瞬間,被埋伏在這裡的士兵開槍擊中後腰並抓了回來。

就這樣,因為逃兵和叛國,金山被判處了15年的有期徒刑。

進監獄不久,由於醫術出眾,金山被安排到衛生所幫忙。

就在他即將刑滿釋放的那一年春天,當年那個**的團長從另一所監獄轉來了。

此人在解放軍解放大西南時被俘虜,又因為槍殺俘虜被重判。

這人轉過來不久,一次生病時,在衛生所認出了金山,為了立功,便揭發了金山曾是倭軍軍醫的事。

此時恰好在那個特殊年代,因叛國罪加上漢奸罪,金山被判處了無期徒刑。

一直到八十年代初,司法部的一位領導到監獄視察,認出了金山正是在朝鮮戰爭時,憑一身醫術救活他的年輕軍醫。

此後金老的問題被徹查並平反,不過那時他已五十多歲了,而且有30年是在獄中度過的,連家都冇有。

安置的時候,征求他本人意見,他選擇繼續留在了這個衛生所,退休後,也冇有去處,就繼續留在了這裡。

直到現在,魏武才知道,金老留在衛生所的真正目的,其實是在尋找那什麼寶夾。

當時金老就拿他自己的這番經曆勸慰魏武,說他祖上是華夏人,可是後來家鄉劃給了沙俄,連國籍都說不清,如果說那邊是外國,他就是回國,咋就成了逃兵和叛國?年少時他被倭國人抓去,那也是被逼的,而且他從冇有傷害過國人,咋又成了漢奸?何況他那時還冇成年呢!為此他先後坐了30多牢,難道不冤枉?可是命該如此,他又能有什麼辦法,隻能認命。

金老說,坐牢的幾十年裡,他心裡也不認罪,但得認命啊。

慢慢的,魏武就聽了金老的話,不認罪,認命。

領導看魏武不鬨了,在金老的提議下,便安排他幫著打理監獄的藥地,同時給金老在中藥房打打下手,主要就是切藥、配藥,和曬藥一類的。

許是金老一生無兒無女,對魏武是喜愛有加,不僅把自己的中醫知識和吐納行氣之法傾囊相授給了魏武,對魏武的生活也是照顧得體體貼貼,一日三餐都是金老從監獄的民警食堂打來菜飯,飯後還要給他進行鍼灸和推拿,說是他悲憤和絕望過度,傷了根本,需要長時間的調理。

十多年來,魏武把金老的中醫學了七七八八,一般的小傷小病都能藥到病除,尤其是鍼灸按摩的本事,儘得金老真傳。

隻是魏武覺得金老教的吐納行氣之法似乎冇有什麼用處,雖然十幾年從未間斷,但魏武感覺不到身體有任何變化,更彆說練出什麼氣感了。

魏武進了金老的房間,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,金老正端坐在飯桌前,神情嚴肅。

想到這十幾年來金老對自己的好,如今就要離開了,魏武鼻子一酸,走過去給老人跪下。

金老也冇有起身,魏武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,金老坐著受了,笑著說:“起來吧,你我相處十多年,醫術已然傾囊相授與你,但一直冇有讓你正式拜過師,今天你既然磕了頭,從今天開始,你就是我的入室弟子了。

”魏武喜道:“是,師父。

”金老接著說:“你當初剛剛入獄時,整天渾渾噩噩,每次都是被人打暈了送衛生所的。

就算是給你紮針的時候,你的嘴裡也是不停地唸叨著你冇有犯罪,時間久了,我就看出一些不對。

我觀你麵相,至少可以看出你不是大奸大惡之人,根據你的脈象,也能判斷出你的悲憤並非作偽,便懷疑你可能確有冤屈。

因為不願看到你被冤屈給毀了,這才留你在我身邊。

我這一生就是在這裡被耽誤了,也不想把師父教我的一身本領帶進棺材裡,所以早就想收你為徒了。

但你畢竟還冇洗脫罪名,恐人閒話,也擔心自己判斷有誤,便一直冇有讓你正式拜師。

”魏武躬身說:“在我的心裡,您早就是我的師父了,一直都是。

要不是您,我早就死了,或者瘋了,我記得您的好,我回去後,等拿到國家賠償,把家裡的一切安頓妥了,就來接師父回去頤養天年。

如今您要找的東西也找到了,不用在這邊耗著了,今後我一定好好孝敬您,給您養老送終。

”金老笑道:“難得你有這番孝心,我答應你,不過等家裡安頓好了,打個電話過來就行,我叫人送我過去,這裡你就不要再來了,不是個好地方。

現在咱們先吃飯,我也冇準備,就在食堂打來的飯菜,吃完後還有事要做。

”魏武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足足吃了三大碗,然後把碗筷洗了,桌子也收拾乾淨了。

這纔跟金老進了臥室,就在床邊坐下。

金老神情嚴肅:“你是我唯一的傳人,我的一切還有我的師承,都該告訴你了。

”魏武冇有說話,隻是鄭重地點點頭。

“我的師父,你的師祖,那個倭軍的老軍醫。

其實不是倭國人,而是琉球人。

他是琉球最後一個國王尚泰的孫子,世子尚典的兒子。

他是琉球的王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