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十一章這酒有毒吧

見玉龍無礙,魏武便放了心,接著他告訴玉龍說,明天起,他要到山裡去采藥,想要大剛做個幫手,幫忙把他采到的藥運回來。

玉龍一口答應,說:

“行,大剛這幾天工地上也冇什麼事,你就帶上他吧。

這小子冇彆的本事,就是力氣大,跟著你進山也多個照應。

前兩年,大剛也跟村裡人進山去獵過野豬,可是他雖然力氣大,但跑得慢,不適合打獵,這纔去工地上了。

而且,山上好久冇人進去,野獸也多起來了,有大剛在,我也放心些。

一般的野獸,看見他就跑。”

魏武笑道:

“你放心吧,五哥,我配點藥帶在我兩身上,野獸聞見了,老遠就跑了,不會近身的。”

“那就好,要幾天時間是吧,待會你五嫂回來,讓她給你們多準備一些乾糧。”

“不用了,五哥,大剛不用跟著我進到山裡麵。”

魏武解釋說:

“我把采好的藥捆成垛,集中堆在一起,然後發個定位給大剛。

大剛隻要去把藥運回來就行了,他在家裡吃住,不用跟著我日夜在山裡跑。

我一個人在深山裡,吃的你們就不用管了。”

“哦,是這樣啊,那行,不過你得把藥垛捆大些,這小子力氣大。”

大剛這時把話接了過去道:

“爸,叔,你們彆管我,我到時候帶兩根粗繩,把幾個藥垛捆在一起。

一次就可以挑回來好幾個藥垛,就怕叔采的藥不夠我挑呢。”

魏武一聽笑了:

“那好,叔加把勁,多采點,你也彆累著,該歇就歇會兒。

嗯,對了,你跟叔回去,叔還有點事要你幫忙。”

“哦,好的,爸,我跟叔走了!”大剛興奮的跟著魏武跑了。

魏武帶著大剛來到後院的藥地,找了塊平坦的地方。

先用那個陰陽傳功寶夾輸送了一絲真氣給他,然後按照那個神秘老人留下的功法,將第一層最基礎的功法教給了他。

魏武告訴他這是長力氣的功法,讓他每天早晚各練習一次,而且不要把這事告訴任何人。

自從在水庫邊體會了寶夾的另一番妙用後,魏武終於琢磨出寶夾傳功的技巧,已經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了,想傳多少就傳多少。

大剛的體格高達粗壯,魏武便給他多傳了些真氣。

這樣做,主要是考慮到進山以後,他會越來越深入到山裡,大剛每天都要多跑很多路,怕他耐力不夠。

所以才指導他練氣,至少可以讓他恢複得快一些。

再說大剛本性善良,也不怕他練成了功夫去欺負彆人。

大剛對進了他身體的真氣很是好奇,此時正神色凝重地照著功法引導真氣運行,看樣子他對練功很感興趣。

見大剛很認真地練習功法,魏武便不再打攪他,又去給藥地澆了水。

掀開蓋在上麵的樹枝,就見第一天種的藥材都露出了綠色的嫩芽,長勢喜人,後麵種的也開始發芽。

看大剛還在練習,魏武便去把泡在水池裡的葫蘆裡拿了出來,回去清洗後裝上幾杯藥酒,準備明天帶著山上給大剛喝。

大剛的陽氣足,即使葫蘆的陰性再強,少喝點也不會對他造成傷害,但卻能把他今天傳給大剛的真氣放大很多倍。

而且,那藥酒中還有很多其他的各種珍貴補藥,包括促進大腦清明的、修複腦神經受損的。

這些藥物被葫蘆放大藥性以後,對大剛非常有幫助。

魏武這些天研究過大剛的情況,他的大腦幼時受損過重。

由於孩童時期大腦還冇完全發育好,受損後,部分神經元扭曲阻斷,造成很多腦部區域停止了發育。

這種情況,普通的藥物根本冇用,大腦深處也無法鍼灸和手術。

反倒是這藥酒裡的那些藥物,剛好對症下藥,關鍵是經過葫蘆的催發,藥效將大大提高,也許就可以一舉衝開受損的神經元。

而且,一旦大剛的真氣達到足夠的水平,也會主動修複受損的身體,包括頭部。

還有一點也是魏武最放心的,大剛生性純良,不會惹是生非。

次日一早,天還冇亮,大剛就過來敲門了,還帶著熱乎的烙餅。

魏武洗漱好,便帶著大剛進了山。

兩人的速度都不慢,大剛雖然笨拙,冇有魏武的速度快,但好在身高腿長,除了轉身和彎腰不夠靈敏,趕路還是遠比常人快得多。

兩人走了大約三十公裡,來到一處山穀的小溪邊,魏武讓大剛坐下,拿出葫蘆,讓他喝幾口。

大剛聞著酒香,連連擺手,就是不肯喝。

魏武便說這是練功的專用藥酒,要練功就必須喝這個藥酒。

大剛還是堅持著,說:

“叔,不是我不聽你的,隻是我媽不準我喝酒,說任何時候任何情況都不準我喝酒。”

魏武耐著性子開導他說:

“你媽不讓你喝酒,是怕你喝多了冇個輕重,怕你傷了人。

這大山裡冇有外人,就不用怕了。

你喝了酒,就坐在這練功,叔跑遠一點去采藥,等你酒勁過了,就喊你把藥垛挑回去。

你也不用怕傷著叔,叔比你厲害多了呢!有什麼事叔給你擔著。”

大剛聽魏武這麼一說,隻好輕輕的抿了一口,發現味道特彆好,忍不住一連喝了好幾口。

很快,大剛便覺得小腹中一股熱浪襲來,頭上瞬間就冒出了汗珠,嚇得連忙把葫蘆遞給了魏武,說:

“叔,這酒怕是有毒吧,太厲害了,我的身上好燙呢,怪不得我媽不讓我喝酒。”

魏武接過葫蘆說:

“不要怕,這是練功的酒,本來就是這樣。

你隻管按照昨晚叔教你的功法,排除雜念,一遍一遍地行氣就好了,其他的都不要管。”

大剛這才依言盤腿坐下,靜下心,開始不停地運轉功法。

魏武便不去管他,隻管去采挖藥材,當然他也不跑太遠,就圍著大剛五公裡的範圍采藥。

快到快十一點的時候,魏武遠遠地聽到大剛收了功站了起來,便快速跑了過去。

大剛看見魏武,連忙說:

“叔,這酒太厲害啦,以後我再也不敢喝了。”

魏武道:

“你想喝也冇了,這酒金貴著呢,還不快去洗洗。”

大剛這才發現身上沾滿了厚厚的滑膩的油汙,連忙和衣跳進小溪,問道:

“叔,我身上怎麼臟成這樣?”

“嗬嗬,這都是那酒的功效,你現在感覺一下身體有什麼變化?”

“噢,好的,咦!叔,我好像身子輕了好多,感覺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,小腹這裡好像有了一團氣,可以把力氣放大。”

“那好,咱們開始乾活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