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十二章龍血草

大剛練功的這段時間,魏武采了四大捆藥材,估計不少於六百斤,另外還有一編織袋的藥種。

大剛把四大捆藥材分成兩堆,再把兩捆捆成一捆,用繩子捆結實了,用一根兩頭削尖了的樹棍,一頭紮著一捆,輕鬆地托起了放到肩上,卻又放了下來,說:

“叔,這也太少了點,再采點唄。”

魏武一看樂了,說:

“你先把這一趟送回去吧,剛纔隻顧看著你,采得慢了。

我這就加快速度,等你這趟回來,就夠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大剛隻好再次把藥垛放到肩上,順手拎著那個編織袋,大步流星地往山下跑,一邊跑一邊說:

“叔,你隻管采藥,不用捆了,就散開放,還可以曬乾一些。

等我回來自己捆,我可以再捆大一點,少跑幾趟,你也可以采得快點。”

魏武答應一聲,不敢怠慢,趕緊把速度提到最快,不快就真得趕不上大剛的送藥速度了。

他明顯地看出來,大剛不僅力氣增加了很多,速度也快了好幾倍。

這次他采藥的時候,不再捆紮,隻是隨手抱在懷裡,夠上那麼多,就順手扔在地上。

編織袋則是用繩子繫著,往脖子上一套,一左一右搭在肩上,袋口敞開著,采到的藥種順手塞進去,這樣速度就快了好幾倍。

饒是這樣,在大剛一個多小時後趕回來時,他也不過采了和上一次差不多的藥材。

等大剛把散落在地上的藥材捆起來,他終於又采了兩捆,纔算勉強讓大剛滿意了。

大剛這趟送藥回去時在家吃了午飯,來的時候順便給魏武帶了一份。

下午,隨著繼續深入到大山裡麵,大剛來回的路途越來越遠,魏武總算可以跟上他的速度了。

到太陽西下時,大剛把晚飯也帶來了,魏武便囑咐大剛這趟送回去就不用再回來了,第二天早上再過來。

魏武一直采到半夜才停下,然後找個水源清洗一下,抓兩條魚烤了,吃完再練一會功,這才準備找個山洞睡覺。

找著找著,他突然發現,此時早過了午夜,可是體力卻是一點都冇下降,無論是力氣還是速度,包括所有感官都和白天冇有兩樣。

怎麼回事?

難道?

一定是早上那個女孩身上那股熱氣造成的!

對!他記得後來女孩那些炙熱的真氣與他清涼的真氣融合了,於是他的真氣不再是陰性的了,女孩炙熱的真氣也降溫了。

冇想到,他原本覺得很後怕的那事,竟把兩人的毛病都治好了,這算是因禍得福嗎?

啊呸!那是禍嗎?

是福,豔福!

他是因福得福!

可那女孩呢?她是因禍得福嗎?

想到這,魏武歎了口氣,不管怎麼說,也是他禍害了人家。

繼續尋了一會,魏武突然就聞到了一股奇異的香氣,這種香氣很特彆,裡麵含有很濃的腥味。

仔細回想了一番,他想起來了,這是龍血草的香氣。

龍血草也是那本改良過的醫書上記載的,據說是真龍的血液滴在了某處潮濕陰冷不見陽光的地方,曆經萬年,就會孕育出龍血草。

當然這隻是傳說,世上有冇有真龍都是未知數,哪來的龍血?

不過龍血草的確是十分難得的奇藥,對人體機能的改善有奇效,特彆是癱瘓者或受過重傷的人,隻需服用一點點碎葉,便有立竿見影的效果。

而且,這東西還是減肥的特效藥,還不會傷害身體。

給吳堅用的那個方子裡用的是龍舌草,但方子的最後記載了,說是因為龍血草太難得,這才用龍舌草替代,要是用龍血草,效果會好很多很多。

而且,龍血草對老畢的機能改善也有神效,老畢中毒時間太長,又是最易損害機體的化學毒物,所以老畢的身體機能很差,所以要好幾個月才能勉強調理過來,要是在方子裡加入龍血草,應該可以很快把老畢治好。

於是魏武慢慢朝著氣味靠近,不久就看見一個六七十米高的懸崖,懸崖上方約二十米處長了一顆老鬆,老鬆雖然不大,卻剛好遮住了一個不到一米直徑的石洞,香氣正是從那裡傳出的。

那懸崖太高,又十分光滑,從下麵爬上去不現實。

於是魏武便在附近扯下幾根樹藤,然後爬到懸崖的頂上,用樹藤結了一根結實的繩索,固定在崖頂的一棵樹上。

然後拉著繩索,慢慢從上麵下到洞口。

扶住那棵老鬆朝裡麵一看,除了洞口有一絲光亮,洞裡漆黑一片。

魏武可以夜視,就見裡麵是一個巨大的溶洞,裡麵石筍遍佈,還有很多各式各樣的鐘乳石,洞很深,香氣是從最深處的一棵巨大的石筍後麵傳出的。

魏武傾聽了一會,見裡麵冇有動靜,便鑽了進去,向山洞深處走去。

到了近前,繞過石筍,就見前麵是個三十多米筆直的通道,再到前麵有一個彎道,順著彎道過去,前麵是個更大的溶洞,同樣是各種鐘乳石密佈。

循著香氣繼續前行,就見到一個石筍後麵有著一個小石台,石台上麵長著一棵一尺多高紫色的小草,難得的是小草上還有一串麥穗似的果實。

“竟然還有果實,也不知道能不能種植。寶葫蘆啊寶葫蘆,就看你的了。”

魏武站在那裡自言自語了一句,隨後就朝著那個石台慢慢走了過去。

可就在魏武剛剛走到那個石台前麵,就要伸手把那棵草給拔下來的時候,這時候他聽到了不遠處有了動靜。

扭頭過去一看,媽呀!

就看到一個有著水桶粗細渾身黑亮的蟒蛇從左側飛快地竄了出來。

看到這麼一個大傢夥,可把魏武給嚇壞了,連忙飛快地往後退。

原來,這龍血草的腥味完全蓋住了蟒蛇的氣味,他纔沒有聞到。

而那個大蛇在竄出來後,盤起十多米的身子,直接就是把那龍血草給盤在了中間,一顆偌大的蛇腦袋上高高昂起,一雙大大的眼睛死死盯著魏武。

“尼瑪!不就是一顆草嗎?用得著這麼寶貝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