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十三章黑金蟒

魏武遠遠地站在那,看著大蟒緊緊地護著龍血草,心裡很是不爽,跟著他就發現,那赫然是一條極為罕見的黑金蟒。

此蟒乃是黃金蟒變異而成,其蛇皮及鱗片對治療各種皮膚病有奇效,蛇膽更是可解百毒,要是遇到致幻的藥物,則會將致幻的藥力放大很多倍。

據說黑金蟒的血肉都呈金黃色,對練功者有意想不到的好處。

此蟒無毒,但攻擊性非常強,尤其是視力非常好,不像是一般的蛇類看不遠。

魏武看著那傢夥很是生氣,於是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就砸了過去。

那蛇頭微微一偏,就讓過了石頭,石頭砸在了它的身上。

那傢夥的皮麟很厚很堅韌,石塊冇有給它造成任何傷害,不過魏武現在的真氣遠勝之前,全力之下,也讓那傢夥痛得一哆嗦。

接著,嗖!那傢夥就直接朝著魏武而來。

魏武一邊暴退,一邊踢出兩塊石頭阻擋一下,轉身就跑。

那巨蟒的速度奇快,一下就竄到魏武身後,張開巨大的嘴巴就要把他一口吞下。

魏武奔跑中聞到頭頂上一股溫熱的腥氣,知道不好,連忙倒地一滾,就滾到了一根石筍的後麵,連滾帶爬地站起來往兩個溶洞之間的那個通道跑去。

那傢夥卻倏地把尾巴掃了過來,饒是魏武躲得快,還是被蛇尾掃到了右肩,把他掃出七八米,跌坐在地上。

魏武忍痛咬牙爬起來,那傢夥張著巨嘴的蛇頭已經到了眼前,情急之下纔想起自己的武器,連忙掏出他的“威武神針”,揚手就是一大把。

他是情急之下出手,全身真氣都調動起來,力道自是不可小覷。

饒是那傢夥的鱗片堅硬異常,但兩隻眼睛卻是脆弱得很,全都被竹簽刺瞎了,還有嘴巴和喉嚨裡麵,射進去的竹簽更多。

黑金蟒痛得渾身打顫,揮舞著蛇尾把周邊的石筍抽得粉碎。

那傢夥一直翻滾抽打了十多分鐘才消停,應該是累了,想歇歇。

魏武可不想讓它歇著,悄悄摸過去,雙手抓住蛇尾,把蛇頭衝著洞壁狠狠地抽打過去,隻一下,那傢夥就動不了了。

我們都知道,再厲害的蛇,隻需要抓住蛇尾一抖,蛇的脊柱受到震動便會癱軟,連捲曲都做不到。

魏武一擊得手,再也不停手,揮舞著巨蟒不停地砸向石壁和地麵,直到把蛇頭砸得稀巴爛才住手。

他也顧不得休息,急忙把身上的兩瓶礦泉水倒了,接下黑金蟒留下的金色血液,然後才坐下休息。

巨蟒雖大,但血液並不多,再說此前已經濺了不少在石壁和地上,勉強裝了兩個大半瓶,不過魏武已經滿足了。

魏武采下那株龍血草收好,冇有再管黑金蟒的屍身,而是仔細把兩個溶洞搜尋了一遍,冇有再發現其他危險,倒是又找到了五株龍血草,其中有三株同樣長出了果實。

見冇了危險,他便找了個石台睡下了,剛纔又累又緊張,很快他就睡著了。

次日一早,天還冇亮,魏武便起來把黑金蟒拖走了。

來到昨天堆放藥材的山澗邊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蟒皮扒了。

因為蛇皮太堅韌,根本冇法割破,最後還是從蛇頭倒扒下來的,然後把蛇頭的那些抽碎的爛肉清理乾淨,得到了一張完整的蛇皮。

最後又取了那顆拳頭大的蛇膽,把膽汁灌進了礦泉水瓶,這才架起柴火烤肉吃!

七點多的時候,大剛到了,現在離他們家已經很遠了,大剛跑一趟得兩個多小時。

這時魏武已經烤了滿滿三隻編織袋的“乾糧”,還有幾段蛇肉正烤得“滋滋”冒油,見大剛來了,魏武嗬嗬笑道:

“來,大剛,吃點肉?”

大剛看著那黃澄澄的肉有些吃驚:

“叔,這是啥肉,咋金黃金黃的,不會有毒吧?”

魏武咬了一大口,滿嘴流油:

“吃吧,好東西呢,對練功有好處。”

大剛見魏武吃了,也取下一大塊,說:

“叔,俺這兩天早晚都練著呢,感覺力氣又大了些。”

一邊說,一邊大口吃了起來:

“唔,真好吃!”

大剛的飯量大啊,隻一會,十多塊肉就下肚了,很快,他就雙手抱住了肚子:

“叔,真有毒呢!俺肚子好疼呢!”

“冇事,坐下練一會功就好了。”

大剛急忙找地方盤坐下來。

魏武剛剛可是試過了,這肉的功效雖然冇有葫蘆裝的藥酒厲害,但也能讓真氣成倍增長呢,何況大剛還吃了那麼多。

一個半小時後,大剛纔收了功,隨後大剛就急了。

因為昨天魏武多乾了半夜的活,加上剛剛一個多小時,積壓下來的藥材就多了。

看著大剛挑著小山一般大的兩捆藥材,魏武被他的神力驚得長大了嘴巴,叫道:

“大剛,彆這樣,少弄點,否則後麵的路越來越遠,你會累趴下的!”

大剛若無其事的說:

“冇事,叔,這肉真的有好處呢,我的力氣又大了不少。”

“那你也彆那麼拚命,後麵越到山裡麵,回去的路越來越遠,你不要著急,一天運不完就兩天,到最後幾天,咱們兩個一起往回運。”

“成,叔,我聽你的。”

“行,你把這幾個編織袋也帶回去,收好了,這是剛纔那肉烤的肉乾,留著以後慢慢吃。

還有這兩瓶藥汁,也帶回去收好了,彆撒了。”

“好,不過這肉我可不敢吃了,剛纔肚子可疼得厲害,俺還以為中毒了。

不過,叔,你可以教魏冉也練功,留給她吃,她飯量小,一次吃不下一點點,就不會肚子疼了。”

“好,這回叔聽你的。”

魏武覺得大剛這回又提出了一個好建議,他的閨女,當然得練氣,還要學習他的醫術!

有傳功寶夾在,還有那藥酒、神奇的葫蘆,現在又有了黑金蟒的血和肉,不愁魏冉練不出真氣。

隻是那黑金蟒的血液,他還得加點料,那玩意腥味太重,冇法下嘴,得熬點藥汁加進去除腥提味才行,要不然,彆說魏冉,就算是魏武自個,也喝不下那玩意。

所以他纔跟大剛說那是藥汁,那種顏色,說是藥汁倒是很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