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十五章三千年的恩怨

魏武聽大剛說玉龍可以下地了,很是高興,說:

“太好了,你回去跟你爸說,不要太著急,每天活動幾次就行了,彆走太多,防止扭著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大剛走後,魏武吃完飯,繼續采了一會藥,一直到了半夜時分,纔開始收拾散放在各處的藥材,再把藥運到河邊,然後下到河裡洗了個澡。

洗澡的時候,他意外地看到河裡有不少魚,便開始抓魚,抓了二三十條後,覺得有些累了,便上岸生了火,烤起魚來。

烤好一條後,一邊吃,一邊烤下一條。

就在他津津有味地吃著烤魚,想著心思的時候,突然從正前方傳來一陣桀桀的怪笑聲:

“桀桀桀桀,好香啊,冇想到這深山老林裡還有人烤魚吃。

小娃娃,分老夫幾條如何?”

魏武大驚,他的耳力可不是一般的好,五公裡以外稍大點的聲音都瞞不過他的耳朵。

這人到了近前,他居然冇有發現,無疑,這人是個絕頂高手,功力應該遠遠高於他。

循聲看去,前麵並冇有人,不過很快,他就聽到身後三公裡之外極輕微的空氣流動聲,不由得又是一驚。

這人的說話聲來自前方,人卻在後麵。

這也太詭異了吧,難道來人竟然可以讓聲音改變方向?

而且,人在幾公裡之外,聲音卻似在耳邊,可見其功力之高。

魏武回頭看向那個方向,不過眨眼之間,一個滿臉皺紋的瘦高老人便出現在眼前。

老人披著雪白的亂髮,穿著一件藍色中山裝。

魏武認得那中山裝應該是他小時候常見的叫做卡基布料的中山裝,褲子也是同樣的麵料,褲腿十分的寬大,看上去十分的怪異。

那老人見魏武回頭看著他,“咦”了一聲,問道:

“小娃娃,你怎麼知道我從這邊過來?”

說完不等魏武回答,又厲聲喝問道:

“說!你是哪裡人,叫什麼名字,若有半分隱瞞,定叫你死無全屍!”

魏武嚇了一跳,心道此人恐怕不是善類,便暗中提防,口中卻是一點也不敢含糊:

“前輩息怒,晚輩名叫魏武,來自這座大山北麵三百裡外的神山市陳沖鎮,是來山中采藥的。

冇想到打擾了前輩,還請前輩原諒晚輩的無知莽撞。”

一邊說著,一邊取下一條烤熟的魚遞了過去,說道:

“這魚剛剛烤好,請前輩品嚐,小心燙著。”

老人看了魏武一眼,接過烤魚,聞了聞,便跌坐在地上,大口吃起來,一邊含糊地問道:

“你姓魏,是水庫邊那幾個姓魏的小山村的?我怎麼從未見過你?”

魏武冇想到老人對他們那邊很熟,心裡的警惕自然放鬆了很多,便道:

“前輩對我們那很熟嗎?

我是魏老莊的,十幾年前蒙冤入獄了,關了十幾年,最近才無罪釋放回來的。”

那老人聽完倏地一下站起來,聲音再次嚴厲起來:

“你就是那個在獄中呆了十四年,一身醫術十分了得的魏武?”

魏武有些奇怪,連忙問道:

“是啊,前輩竟然知道晚輩?”

那老人冇有回答,右手突然伸過來,一把捉住魏武的右手手腕。

魏武想要躲閃,哪裡能躲開。

老人看似隨手抓過來,速度卻是極快。

饒是魏武的眼力了得,也隻是看到他突然就握住了自己的手腕,就好像那隻手一直就搭在自己的手腕上一樣。

很顯然,這個老人的功力遠高於他。

被他抓住手腕,魏武頓時就全身癱軟,毫無還手之力,大驚之下,顫聲問道:

“前輩,這是做什麼?”

那老人用一根指頭搭在魏武的脈門上,片刻之後便仰天大笑,笑聲變得異常猙獰:

“哈哈哈哈!果然是這樣!薑家竟然真的出了一個擁有六條**神脈的後人,隻是境界太低了。

真是老天有眼,在他還冇成長起來就遇到了我,這是老天要絕了醫家了!

可怪不得風某人!

哈哈,計無形,我早就覺得不對,你們偏不信。

等我殺了這小子,把屍骨帶給你們看,你們還有什麼話說?

哈哈哈哈哈!”

魏武被這狀似瘋癲的老頭弄得有些糊塗,也很害怕,便問道:

“前輩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你為什麼要殺我,醫家、薑家又是什麼?

我姓魏啊,你是不是弄錯了,你我無冤無仇,你乾嘛這樣對我?”

“無冤無仇?哈哈哈哈哈!

哼!臭小子,我們有著三千年的仇怨,怎能是無冤無仇?”

“啊?三千年的仇怨?前輩,您能說清楚點嗎?”

“小子,彆裝傻,你身上的**神脈豈能瞞得了我,你不姓魏,你姓薑!

薑家為了不讓你暴露,不惜把你丟在這個小山村,還讓你躲進了監獄,到頭來還不是被我發現了?

哈哈哈哈!

薑家千年不遇的天才就要毀在我的手中了,哈哈哈哈!

計無形,你這次無話可說了吧?

等我把這小子的屍骨帶回去,你還不得乖乖把宗主之位讓給我!

哈哈哈哈哈!

薑老頭,你們家幾千年來最傑出的後輩就要毀在我手裡了!

擁有了**神脈又能怎樣,我要親手毀了他,讓你們薑家永無翻身之日!讓醫門再無出頭之時!”

老人的聲音越來越猙獰,到最後,已是狀若癲狂,如同瘋魔一般。

魏武越聽越糊塗,心裡緊張到了極點,心道:

這老頭就是個神誌不清的瘋子,落到他的手裡,可能在劫難逃了。

於是,反倒鎮靜下來,問道:

“老人家,我不知道你說的薑家,還有什麼醫家、醫門是什麼,我明明是魏家的。

你能不能跟我說清楚點,就算你真的要我死,也讓我做個明白鬼不是?”

那老人翻了翻白眼,笑道:

“好,倒是有幾分薑老頭的風骨。

好,看在你請我吃了烤魚的份上,我便成全你,讓你做個明白鬼。

你也不要耍什麼花樣,就算是薑九針那老鬼在此,也休想在我麵前把你救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