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九十章千味紫藤

這千味紫藤也是那個神秘老人扔給他的書上記載的,此前魏武從未聽說過這種藥物。

據說這種神奇的藥物本身冇有任何藥性,但作為藥引,卻能讓所有藥材的藥力,大幅度幾百倍,堪稱異寶。

尤其對於魏武來說,有了這種寶貝,一年生的種植藥都可以媲美百年以上的野生藥材。

隻是這種東西極為難得,一般生長在較大淡水湖的島上,對空氣中的濕度要求很高,再有就是土地要特彆的肥沃,幾乎就是生長在動物的糞便堆上。

關鍵是周圍1000米內不能有任何植物,否則就無法存活。

所以這種東西幾乎隻存在於傳說之中,幾千年來從未有人見過。

魏武也顧不得是不是有危險了,順著氣味就找過去。

那種氣味很奇特,味道非常淡,幾乎算是無味。

其實那並不是冇有氣味,相反,它的氣味十分濃烈。

隻是這氣味是幾百種上千種氣味攪合在一起,相互糾纏,掩蓋並中和了各自的氣味。

常人根本不可能聞到,連最精密的儀器也未必能分辨出這種氣味。

唯有魏武,他打小就嗅覺靈敏,經過那葫蘆裝的藥酒改造,意外造就了無與倫比的嗅覺和聽力。

那用來浸泡藥酒的藥材都是幾百上千年的珍稀藥材,其藥力本就非比尋常,經過葫蘆的神奇作用,藥力更是放大了千百倍。

加上魏武當時身體剛剛被那個老人淬鍊了一番,體內不久前還接收了金老傳過來的強大真氣。

於是被藥力一催發,真氣的活力也是被幾百倍的激發出來,如此內外三個方麵同時作用,這才意外的造就了他恐怖的聽力和嗅覺。

魏武順著氣味尋過去,很快又聞道一股強烈的野豬糞便的氣味。

到了近前才明白,這絕跡了幾千年的千味紫藤怎麼會出現這裡。

千味紫藤對空氣濕度和土壤的肥沃程度要求極高,更怕其他植物的花粉對它造成影響和傷害,一般的環境根本無法生存。

而這裡恰好滿足了它所有的要求:

山裡的空氣濕度本身就很大,這裡又靠近水庫,所以空氣濕度首先滿足了千味紫藤的生長要求。

其次是這地方寸草不生,這是一群野豬的棲息地,野豬或吃或拱,周遭一公裡內都光禿禿的。

隻有這千味紫藤,因為氣味獨特,野豬冇去碰它們。

這是一塊懸崖邊的平地,靠近地麵的懸崖向外凸起,形成天然的避雨場所,這也是這群野豬在這裡安營紮寨的原因。

這裡足有近兩百頭野豬生活在這裡,其中三百斤以上的不下二十頭,還有一頭七八百斤的豬王。

看樣子,這群傢夥祖上就在這生活多年了,因為那些千味紫藤中有不少應該在三百年以上了,它們就在懸崖的一邊,順著懸崖攀爬了幾十米高。

因為大群野豬世代生活在這裡,懸崖下凹進去的地方是豬群睡覺的地方。

而外麵靠近懸崖一側,則是野豬排便的天然糞堆,土壤自然是最為肥沃的了,近百株千味紫藤就紮根在野豬的糞堆上,

魏武發現千味紫藤是異常高興,有了這個寶貝,他就能保證種植藥材的藥力大幅提升。

即使是春天種下去,秋天就收割的藥材,熬藥時加上少量千味紫藤,其藥力也會遠遠比五十年以上的野生藥材還要好很多。

他已經有了神奇的葫蘆,可以確保任何時節種植的任何藥材快速地成活。

現在有了藥材的藥效保障,就為他日後大批量生產療效顯著的中成藥提供了堅實的保障。

隻是他冇想到這裡會有一支野豬的大部隊,看著這麼多大傢夥,他心中一點底都冇有。

上次差點被野豬拱了,他也有心裡陰影了!

何況這裡的傢夥又大有多!

可又捨不得放棄那些千味紫藤,於是便決定暫時撤退,回頭再想想辦法。

此時天已經快亮了,他找了個地方,隨意弄了些吃的,思索著如何解決這群野豬。

硬來肯定不行,再說,他也不想趕儘殺絕,所以隻能用藥物。

這邊地勢開闊,煙燻冇用,還可能引來森林公安。

苦苦思索了好久也冇想出辦法,便想能不能等它們離開飲水時,抓緊時間挖兩株就跑。

心想隻能這樣了,便悄悄返回爬上一棵大樹,等待它們去喝水。

很快他就絕望了,這班傢夥居然會分批飲水。

每次都是留下一半的豬群值班!

魏武聞到水源就在離此地一公裡左右,但這些傢夥都是到六公裡以外的水庫支流飲水,顯然在水庫下毒也不可能,那可是全市人民的飲用水源!

眼看實在冇辦法,隻好放棄,心想下次再想辦法吧。

於是他不得不暫時離開這裡,悻悻地往水庫那邊走去。

走到半道,就看到一條小溪,小溪的兩岸都是懸崖,無處立足。

這應該就是那群野豬要捨近求遠,到六公裡以外飲水的原因。

魏武看著你那奔流的小溪,心中突然有了主意。

他費儘九牛二虎之力,在小溪的一側撬開一塊大石頭,給小溪開了一條支流。

又在土鬆的地方挖了一個池塘,把溪水引進去。

然後調配了一種藥效很強但發作時間需要半小時以上的麻藥,放到池中,再把周邊人為的痕跡清理掉。

因為今天豬群已經喝過一次水,估計不會再出來飲水,於是魏武便繼續自己的采藥工作。

一直到第二天中午,魏武纔回去找了個隱蔽的場所,等那些傢夥自投羅網。

魏武剛剛藏起來不久,便有一百多頭野豬走到這裡。

不得不說,野豬雖然戰鬥力強悍,但智力確實不咋的。

這些傢夥完全冇想到水源咋一下子就到了眼前,也不管有冇有危險,圍著池塘就喝飽了水,然後哼哼唧唧地回去了。

大約半小時後,又一批野豬哼哼唧唧地趕了過來,也喝飽了水,晃晃悠悠地回去了。

魏武磨磨蹭蹭地跟著後麵,等待藥效發作。

不一會,就看見那些野豬陸續翻到在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