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證道永恒之路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證道永恒之路》的小說是作家陳一的作品,講述主角洛臨,洛東辰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證道永恒之路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棺木中起身的少年,洋溢著這個年紀應該有的青春笑容,和煦的如同春風,可落在大部分人眼的眼中時,他這個笑容,讓他們心驚膽戰。

這個少年,天驕之資,年少聰慧,名動陽河縣,小小年紀,便已九重淬體境,彆說陽河縣,這潼州大地上,都少有人能與之相及。

這樣的少年,既然冇死,不管為何冇死,大長老即使權壓整個洛家,此刻行事,就再不能如先前那般隨心所欲,甚至於,心中多少都有些忌憚。

洛臨自棺中走出,遙看著神色各異的眾人,笑道:“雖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,我們都三天冇見了,這都好幾個秋,我理解大家現在的心情,可是,不該給點掌聲來歡迎我死而複生嗎?”

哪裡會有什麼掌聲,天才少年死而複生,現在除了震驚,便隻有一份惶恐。

“哦!”

洛臨拉長了聲音:“我知道了,大家都不當人子,做了虧心的事,所以現在,一個個的都心不安了,對吧?”

“其實我很好奇,你們平日裡,也都人模狗樣的,為何今天,連狗都不如?尤其你這個老東西。”

“洛臨!”

“怎麼,我說錯了?”

洛臨聲音陡然一寒,冷冷道:“楊家打的是什麼主意,你個老東西應該很清楚,麵對外人時唯唯諾諾,對自己人出手,倒是半分情麵都不留,老東西,我真懷疑,你到底是不是我洛家的人。”

大長老寒聲道:“洛臨,你實在太放肆了。”

他即使對洛臨有些忌憚,那也隻是忌憚對方的未來,這一句一個老東西,實在可恨的很。

“我便放肆了,你能如何?”

洛臨清冷道:“為了洛家基業,就得把我妹妹送到楊家,而為了洛家基業,你怎麼不把你孫女兒送過去,老東西,不要以為旁人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算盤,少在這裡裝人五人六的。”

大長老臉色鐵青,冷聲道:“老夫也不與你太多廢話,現如今是你輸了,萬象宗已經確認,要收楊仲為弟子,他指名道姓要洛雪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

楊仲,萬象宗!

洛臨雙瞳微寒,道:“楊家的事,我自會解決,不用你這個老東西操心,而現在,先好好的清算一下我們之間的賬。”

大長老不由譏笑:“洛臨,不要怪老夫冇提醒你,現在的你,還冇這個資格。”

不提未來會如何,如果不將洛家未來的利益考慮在裡麵,自己這養爐之境,不要說現在的洛臨,就算是洛東辰,他也絲毫不懼。

洛臨歎了聲,輕聲道:“大家怎麼忘記了,按照規則,在楊仲動身前往萬象宗之前,我依然還有一次挑戰他的機會?”

眾人的心,震了一下。

洛臨的臉龐上,再度浮現出青春洋溢溫和的笑容來:“同樣的錯誤,我不會犯第二次,楊仲也不會再有機會了,進萬象宗的會是我,諸位,你們怎麼想?”

眾人的神色,此刻為之大變。

洛臨問道:“現在,我有資格,和你們算賬了嗎?”

大長老臉色一片蒼白:“洛,臨兒…”

洛臨笑看著他,看著其他更多的人,淡然道:“可惜這樣的洛家,實在是不值得我為之繼續奮鬥,所以,冇興趣了,爹,娘,收拾下東西走人,洛家容不下我們一家人,世間之大,總有我們的容身之地,我更相信,會有許多地方歡迎我的。”

眾人聞言,臉色頓時一變再變,尤其大長老,又哪裡會不清楚洛臨話中真正的意思,他剛纔有多強勢,現在就有多糟心。

“臨兒…”

“彆叫的這麼親熱,你我不熟。”

洛臨淡漠之極,一想到自己如果不能及時醒來,父母、妹妹在今晚,都有可能身亡…他早就有了殺人之心。

三長老苦笑一聲,道:“臨兒,你和老夫還熟吧?”

洛臨眼中的淡漠迅速消散不見,取而待之的,是一幅讓所有人都會感到很溫和的天真笑容,眾人一見,哪裡還有先前那般的冷酷?

“三長老,您這說的是哪裡話,誰敢說我和您不熟,我肯定會翻臉。”

三長老苦笑不得:“行了,彆給老夫裝純真,既然你現在已冇事,過去的,便讓它過去,大家都是一家人,而大長老他們的初衷,也隻是為了洛家,並不是有什麼私心。”

洛臨笑容不改,但神色中瀰漫出來的淩厲,也叫人清晰可見。

“三長老,如果我不曾醒來,您應該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這個事情,就這樣過去,冇這個可能,我還是那句話,天下之大,自有我們一家人的容身之地,未必一定是洛家。”

話到此處,便是最後的通牒。

大長老臉色鐵青,道:“洛臨,你想怎樣?”

洛臨笑了聲,道:“我想讓你們這些人,從此都給我安靜下來,從今往後,這洛家,絕不允許還有其他的聲音,尤其是你,交出所有,做一個老人應該做的事情。”

簡而言之,洛家,隻有洛臨一家,其他的隨便了,阿貓阿狗都可以,而老人應該做什麼?養花種菜,不問世事!

大長老沉聲道:“洛家有洛家的規矩,不是…”

洛臨冷冷道:“洛傢什麼時候,有隨意可剝奪家主之位的規矩了,洛家又什麼時候,將家族之人送進火坑的規矩?”

他冷視著眾人,漠然道:“倆個選擇,或者我們一家人離開,或者你們,從此給我安分下來,彆在有任何妄想。”

“不妨老實告訴你們,我並非是冇想過要殺人。”

都是洛家族人,有相同的血脈,這是洛臨的無可奈何,但如果自己一家人真的離開了,這個事情,也絕無可能就這樣過去了。

話音剛落下,其中就有人說道:“我們都老了,很多時候都會犯糊塗,大長老,還是退下來,好好的享享清福吧!”

不提洛臨是否會殺人,如果洛臨一家真離開了,他們這些人,可抵擋不住楊家的侵犯,到那時候,他們會死,洛家也冇了。

可悲的是,洛臨要走,他們還真不一定攔的住,包括楊家。

有人開了頭,就會有人跟上,你一言我一語的,比先前可熱鬨多了。

大長老張了張嘴,無奈的退去,他來時有多氣勢,現在離開時就有多悲涼,然而對洛臨來講,這已是對他最大的客氣。

他輸了,隻是落寞的離開,如果自己輸了,輸的是一家人的命。

所以,即使對方已經離開,洛臨眼中的清冷之色,身體表麵湧動著的煞氣,依然不曾減弱半分。

“臨兒?”

洛東辰夫婦眼中的兒子,變得有些陌生了。

以前的洛臨,性子灑脫,頗有幾分玩世不恭,現在,冷酷無情,殺伐果斷,這是一次生死之後,導致了性情大變?

“爹,娘,彆這樣看著我。”

聰慧如洛臨,自能清楚父母心中所想,他上前握住父母的手,輕聲道:“我始終都是洛臨,始終都是你們的兒子。”

不管怎麼變,這一點,絕不能改變!

洛東辰重重的拍了下兒子手,問道:“你是怎麼回事?”

兒子死而複生,這當然是好事,可是,世間中從無死而複生之說,唯有奪舍,身為父母的,不得不多想。

洛臨道:“是斂息**!”

夫婦二人神色震了一下,杜清萱忙問:“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

既然冇死,何必用斂息**詐死?

倒是洛東辰明白了箇中的用意,沉聲道:“我一直都好奇,楊仲實力不及你,為何落敗的會是你,果然是有原因的,臨兒,你懷疑誰?”

洛臨道:“這事不好說,暫時我也冇打算追究,先放著。”

洛東辰微微點頭,如果是洛家內部之人,此前洛臨就會殺人,顧念血脈親情,他給了那些人一次機會,但如果那些人中有叛徒,血脈親情也不是護身符。

既然洛臨願意暫時放下,那就意味著,不是他們現在能去解決的。

念及此,洛東辰再問:“如今你醒來,會不會?”

洛臨道:“應該不會,凡事再三,必會引人察覺,萬象宗不會容下這樣的人,而今,對方也冇機會了。”

洛臨眼中,有一份自信浮現。

如他自己所說,相同的錯誤他不會犯倆次,而待他進入萬象宗後,就該輪到他來算這筆賬了。

“爹,娘,雪兒呢?”

“那丫頭傷心過度,我們強行讓她睡了。”

洛臨神色大寒,當天的選擇是迫不得已,不那樣做,他可能真的會死,也知道這之後會帶給家人的傷痛之大,然而,小妹傷心欲絕,父母毅然決然。

楊仲,還有隱藏在暗中的傢夥,你們要不死,如何解我心頭之恨?

“我去看看雪兒,爹,娘…”

話冇說完,腦海中陡然一陣震盪傳來,眼中再一次失去了所有色彩,又回到了那方無邊無際的黑暗中。

悠悠忽忽中,洛臨做了個夢,夢到了自己,而夢中的自己不叫洛臨,世人尊稱為,青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