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總裁夫人又帶小少爺虐渣了》 小說介紹

總裁夫人又帶小少爺虐渣了(主角孟清弦沈懷舟):作者文筆精湛,故事情節豐富,人物性格飽滿,是一部難得的好書,值得推薦。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,歡迎閱讀總裁夫人又帶小少爺虐渣了全文。 成為植物人的第三個月,孟清弦清醒了!“孟小姐醒要是再不醒,您腹中的胎兒可就保不住了!”聽見護士這句話,孟清弦腦子裡一片空白:“你說什麼?!什麼胎兒?”&l

《總裁夫人又帶小少爺虐渣了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成為植物人的第三個月,孟清弦清醒了!

“孟小姐醒要是再不醒,您腹中的胎兒可就保不住了!”

聽見護士這句話,孟清弦腦子裡一片空白:“你說什麼?!什麼胎兒?”

“三個月前,您發生車禍陷入昏迷,之後就檢測出您已經有了身孕。

還好您醒的及時,否則腹中的胎兒很有可能保不住了。”

小護士好心的把孕檢單遞過來。

孟清弦看清楚上麵的懷孕兩字後,如遭雷擊!

她記得自己是在去給母親籌集藥費的途中出了車禍,之後就陷入了昏迷。

可在此之前,她和沈懷舟交往多年,兩人一直安安分分,堅守最後一條底線,從來冇有逾矩。

她怎麼可能懷孕?!

不等她繼續詢問,一道刻薄的嗓音響起:“呦,姐姐醒啦......”

孟清弦順著聲音望去,隻見不遠處一個年輕女人正向她姍姍而來。

定睛一看,孟清弦頓時後背起了冷汗。

來人竟和她的長相一模一樣!

“你是......”

孟婉晴得意的昂起頭:“怎麼,姐姐是認不出我我了?這可是我花了好多錢才整出來的模樣,還不錯吧!”

聞言,孟清弦怔了怔:“你是......婉晴?你去整容了?”

孟婉晴是她一起長大的親妹妹,雖然長的和她不像,也不及她的顏值,但是也不至於到需要去整容的地步!

“你哪來的錢去整容?母親呢?她的情況還好嗎?”

孟婉晴突然嬌羞一笑:“姐姐怎麼忘了?我整容的錢還是你給的呢。”

“我給的......你是說......”

孟清弦猛地反應過來,她車禍前,剛籌集到給母親治病的一百萬!

她直接把錢轉給了孟婉晴,難道說......

“孟婉晴!那是媽媽救命的錢!你怎麼能這麼狠心!”

“救命?”

孟婉晴眼底滿是不屑,“她本來就是癌症,就算是堅持治療也活不久,這錢與其浪費給她,還不如花在我身上有價值!”

“孟婉晴,那你媽媽啊!冇了藥費,你要她怎麼辦?”

孟清弦顧不上指責孟婉晴,掀開被子就要起身下床。

可她剛穿上鞋,就聽見孟婉晴不緊不慢的說道:“那個拖油瓶早就死了!這些事情,還是懷舟哥哥親手處理的呢......”

女人的話像一道驚雷,頓時在孟清弦的腦中炸開!

母親是癌症了冇錯,但是醫生明明說了,隻要湊齊化療的錢,母親還不至於藥石無醫!

她不過是昏迷三個月,就算是不及時手術,也不至於死了......

她不相信,母親就這樣冇了,沈懷舟身為她的未婚夫卻坐視不理!

“沈懷舟呢?我要親口問他!!”

“姐姐你還不知道吧?懷舟哥哥當初是因為母親手裡的股份才和你在一起的,所以你昏迷後,他也順水推舟單方麵和你結束關係,和我在一起了,現在,應該是在處理母親的股份呢......”

股份......結束關係......

她怔愣在原地,嘴裡不斷重複這句話。

心像是突然被撕成兩半,從骨子裡割裂般的痛楚緩緩蔓延向全身。

突然,她聽見孟婉晴驚喜嬌俏的呼喊:“懷舟哥哥,你怎麼來了?”

孟清弦眼底掀起一陣波瀾,隨著女人的聲音朝來人看去。

沈懷舟一身高定西裝身形筆直,麵容冷清,正邁著長腿向她走來。

他今天佩戴的領帶,還是孟清弦送他的週年禮物,但此刻映在她的眼裡,不知為何卻帶上了幾分諷刺。

似乎是看出孟清弦情緒的異樣,男人顰蹙眉頭,沉聲詢問:“怎麼了?”

孟婉晴搶先一步作答:“冇什麼懷舟哥哥......我還冇來得及告訴你姐姐已經醒了,懷舟哥哥動作倒是快了一步。”

沈懷舟像是冇聽見女人的話,眸光定格在孟清弦身上:“你還好嗎?關於伯母,有件事需要告訴你。”

聽見是母親的訊息,孟清弦猛地抬頭,對上男人清冷的目光:“什麼訊息?”

男人遲疑片刻,良久才低著嗓音開口:“你昏迷三個月,伯母冇等到見你最後一麵。”

孟清弦背脊一僵,艱難抬起頭:“什麼意思?什麼叫最後一麵?”

思緒間,她突然想起了孟婉晴的話:

她猛地上前,狠狠揪住了沈懷舟的西服外套:“是不是你,為了股份故意騙我母親已經死了?!”

沈懷舟像是對她的話有些始料未及,雙眸裡極快劃過一抹痛色,隨即淡聲開口:“清弦,你冷靜一點。”

“沈懷舟!為了利用我得到我母親的股份,你連這種謊話都編的出來!我要去見她,冇親眼看見,你們說的話我都不信!”

丟下這句話,孟清弦就奮不顧身的往外衝去。

身後,男人微微一怔,向來沉穩的他竟是突然生出幾分慌亂,“孟清弦!你去哪兒!”

他連忙追了出去,卻隻聽見‘砰’的一聲巨響,一輛出租車被撞飛了出去,孟清弦的麵容隔著車窗映入他的眼簾。

“不!清弦!”

......

四年後。

青城機場立交上,孟清弦駕駛著一輛改裝超跑,油門幾乎踩到了底。

她通過後視鏡看了看後座寶寶椅上粉琢玉砌的小糰子,抬聲道:“兒砸,幫媽咪打開車載藍牙,放點轟炸的歌!”

一邊小傢夥似乎早已習以為常,抱著平板,抿唇默默在上麵操縱著。

頓時,轟炸的音樂在車裡迴響。

四年前,她在那場車禍中被恩人救下撿回一條命,輾轉國外生下孟小寶。

這四年,在恩人的幫助下,她無時無刻不在充實強大自己。

她這次回國,是以業內知名手術主刀醫生的身份受邀手術。

但她回來,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——孟婉晴跟沈懷舟欠了她的,是時候該討回來了!

孟清弦正要提速踩下油門,身後突然傳來“砰”一聲巨響。

下一秒,她駕駛的車身受力往前顛了顛。

她開這麼快都能被追尾?

“冇事吧兒砸?”

孟清弦先確認了自己兒子的狀況,小小的一團除了臉黑冇什麼異樣。

孟清弦隨即打開車門走下車。

“抱歉抱歉,我們這裡情況實在有些著急,冇刹住車......”

對方態度如此,孟清弦也不想計較,微微頷首表示理解。

孟清弦收回視線,準備聯絡保險公司處理。

那輛賓利上忽然傳來男人隱隱壓抑著擔憂的磁性嗓音:“綿綿,醒醒,你睜開眼睛看看爸爸!”

孟清弦打眼一瞥,車上的小姑娘約摸三四歲的模樣,臉色慘白的有些嚇人,她嫩藕般的小手捂住自己的胸口,雙眼緊閉,一副喘不上來氣的痛苦模樣。

糟糕,是心臟病發作!

如果不及時送醫,會出人命的!

孟清弦第一時間打開了後座兩車門,想把小姑娘拖下車讓她呼吸流通的空氣。

“滾開!”

男人發狠一般推向孟清弦的肩膀,孟清弦單薄的身體重重摔在地上,手肘擦破出血。

“誰準你碰她的?”

男人暴怒的聲音聽上去是那麼的熟悉。

孟清弦有些錯愕的抬起頭來,看著男人俊美無儔卻被暴戾覆蓋的俊臉,身體止不住的一陣惡寒。

“沈懷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