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落入到夜淩寒的懷抱中。

意識到這點,溫小小的臉嗖地一下子紅了。

不過,反應過來夜淩寒剛才話語中的內容,她還是有些結巴又兇巴巴地反駁著:“夜,夜淩寒,你你纔是笨蛋!”

“我一點都不笨!”

說到這句,夜淩寒懷裡的女孩一下子精神起來。

夜淩寒無奈低笑,他抱著溫小小,把她放下來:“好了,寶寶,別生氣了。“

“你看看哥哥給你帶來了什麽?”

溫小小不想搭理他,又忍不住好奇,悄咪咪張大那雙杏眼朝著夜淩寒雙手看去。

乍一看到他手上的那個袋子,溫小小兩衹眼睛都放射出亮光來。

不過廻想起自己昨天被誘騙的事情,溫小小還是很生氣,她扭過去臉,嬭嬭地哼哼著:“哼,我纔不要呢。”

夜淩寒很喜歡她這副閙脾氣的小模樣,他又是低低一笑,像是在引誘一個不聽話的小孩子:“寶寶,你真的不要嗎,這可是畢和齋新出的甜品。”

“你要是不要的話——”

後半句話,他沒說出來,卻意味深長。

原本正在那竪著兩衹小耳朵聽的溫小小頓時急了。

畢和齋是她最喜歡的一家甜點鋪子,在整個帝都都很火爆,平日裡溫小小要是想喫到的話,都得靠溫家的五個哥哥和爸爸媽媽幫她排隊去買。

溫小小懂事,每天換一個人幫自己去排隊,昨天,她因爲已經喫夠小蛋糕了,媽媽不讓她繼續喫了,就一直沒喫上畢和齋的甜點。

現在一聽到夜淩寒的話,她那顆原本堅定的要不搭理夜淩寒的心思立馬動搖了。

溫小小的腦海裡,一個小惡魔和一個小天使正吵得不可開交。

長著兩衹小尖角,揮舞著翅膀,看起來就邪惡無比的小惡魔誘惑她:“小小,衹要答應了他,你就可以喫到小蛋糕了!”

頂著一個淺黃色光圈,看起來神聖無比的天使搖搖頭:“小小,不行啊,你忘了他昨天怎麽對你的了嗎!”

“他都把你親哭了,還不停下來,這個男人就是個禽獸!”

夜淩寒好整以暇,不緊不慢地又說:“寶寶,你要是不要的話,哥哥就把這個甜點給助——”

“理”字還沒有說出來。

啪!

溫小小腦海內的小惡魔頓時把小天使打趴下了,正在哈哈大笑。

她咽咽饞嘴的口水,小心翼翼地討好:“寒哥哥,我,我原諒你啦。“

“嗯?”

這廻輪到夜淩寒佔據上風了,他站那不動,就跟什麽都沒聽懂一樣。

溫小小又生氣了,跟一起生活了十年,她怎麽可能不知道夜淩寒這個壞家夥現在在想什麽,他就是想佔自己的便宜!

呸!

大禽獸!

她踮起腳尖,不情不願地往夜淩寒臉上快速地“啵”了一下。

女孩的嘴巴好像果凍,又好像棉花糖一樣,輕輕柔柔的。

原本還笑著看她的夜淩寒眸色一下子就暗下來了,不過,他還沒來得及做什麽事,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呼喚。

“寒爺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