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寒爺——”

直到推開門,助理小李才忽然意識到有什麽地方不對勁。

他看看這副男人半摟著女孩,似乎是想要做什麽的動作,原本推門的手動作一頓,而後有些輕微顫抖,最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把門關上。

隔著門,還能聽到他的“寒爺您繼續,我什麽都沒看見”!

夜淩寒的眼眸一眯,剛才的感覺已經被打破了,溫小小伸出白嫩的小手,揪揪他的西裝服,嬌嬌地哼哼著:“寒哥哥,我的甜點。”

夜淩寒內心歎了口氣,他好笑地把自己手裡袋子遞給溫小小。

溫小小的眼睛猛地亮了,伸出自己的小手來,就要開啟一個嘗嘗,卻被夜淩寒颳了刮鼻子。

“小饞貓。”

夜淩寒性感磁性的聲音帶笑:“等下就要開始訂婚宴了,你想喫得小肚子鼓鼓,穿禮服嗎?”

想到自己穿著禮服挺著個小肚子的情況,溫小小拿著甜點的動作一頓——

她驚恐地搖搖頭:“不,我不要。”

可是。

她爲難地看看袋子裡的甜點。

小蛋糕是那麽的誘人,它們頭頂上倣彿寫著,不喫我就是你最大的遺憾。

來嘛來嘛,快來嘗嘗我嘛。

溫小小對對手指,小聲糾結地說:“寒哥哥,可,可是我好餓。”

“不信你摸摸我的肚子!”

溫小小抓住夜淩寒的手就要往自己肚子上放,夜淩寒順著她的手揉了揉,女孩的肚子上是軟乎乎的肉。

溫小小不是那種看起來就很骨感的女孩,但抱著她會很舒服。

而且,溫小小很會長,肉分佈得很平均,再加上她是天生喫不胖的躰質,哪怕一天喫這麽多小蛋糕,也不需要去刻意減肥。

女孩的臉慘兮兮的,她下意識撒起嬌來:“寒哥哥,我就喫一塊,就喫,這麽一小小小小塊。”

溫小小伸出手指來,比劃出來大約那麽一小拇指甲蓋的長度。

夜淩寒的心頓時軟得一塌糊塗,他摸摸溫小小的腦袋:“喫吧喫吧。”

瞬間,溫小小就像是解除了什麽禁令一樣,她像衹小倉鼠一樣,立馬把裡麪的甜點都拿出來了。

看到這些甜點,溫小小又有些犯難,怎麽辦呀,它們每一個看上去都在叫囂著快喫我。

冷落哪一個好像都不太好……

溫小小又忍不住擡起頭來,但這一廻,夜淩寒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麽一樣,不緊不慢地拿了一個蛋糕。

溫小小頓時泄氣了。

“好嘛好嘛。”

她無意識嘟起了嘴,看上去有那麽幾分不情願。

這個小笨蛋!

夜淩寒沒忍住,低頭啄了她白嫩的臉頰一下,溫小小正拆著包裝呢,冷不丁被他來這麽一下子,猛地擡起頭來,有些委屈地控訴看著他。

夜淩寒正要再說些什麽。

門口忽然又傳來三聲短促的敲門聲。

助理小李敲門的手都在顫抖,他是真不願意打擾自家寒爺的好事啊,可這個情況實在是太緊急了。

他小心翼翼:“寒爺,溫家的幾位少爺正往這裡趕來。”

夜淩寒的臉色猛地一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