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暴君為瘋批美人心動》 小說介紹

推薦精彩小說《暴君為瘋批美人心動》本文講述了南兮,蘇亦涼的愛情故事,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:

《暴君為瘋批美人心動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明亮燈光的房間裡,剛洗漱完的少女隨意的裹著浴袍走出浴室,白嫩的腳趾踩在地板上。

望著空蕩蕩的房子,垂眸,漂亮的嘴角彎出涼薄的笑容,不知在嘲諷著什麼。

白色的毛巾不緊不慢的擦了擦及腰墨發,她拿起白色的吹風機吹著墨發,額前的碎髮被暖風吹的透出一股子溫柔慵懶,穿插在墨發中的手指修長纖瘦。

看著白色手機上幾乎從不聯絡的家人發來的語音,熟練的點了下轉文字:兮兮,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學習,旁的都彆管。

手指在手機上輸入熟練的字:我知道。

同時那雙狐狸狀的明亮眸子彎成愉悅的樣子,下一瞬,不耐閃現在眸底,被銀絲眼鏡反射出幽涼的綠光,溫馨的房間裡平添了幾分詭異。

女孩將柔軟的身軀窩進柔軟的大床,關上溫暖的燈光,全身的細胞都安靜下來,隻有這時她才真正的放鬆下來。

手機的冷光映在她的臉上,之前的溫柔氣息不再,而是從頭髮絲都在散發著厭厭的冷意,狐狸眼裡浸滿惡意冰霜。

這世界有些無聊呐!

燥意在心底發酵。

許久,她想起自己才寫的一本書《未權》。

她還未寫完蘇亦涼的續集呢?

想起自己給他立的殺伐果斷帝王人設,少女綻開惡劣無聲的笑,嬌媚的小臉上惡意滿滿。

手指快速的在手機上打著心裡的字。

到一位炮灰相府嫡女時,她習慣性地點了下隨機起名。

第一個跳出來的竟是她的名字:南兮。

惡意滿滿的漂亮眸子難得地出現了一瞬天真的懵狀。

下一秒,南兮這個名字愕然出現在文章中。

不知女孩想到了什麼,她的眼神漸漸變得空洞,似是不願想起那些事。

白嫩的手腕厭棄般鬆下了手機,周圍徹底的陷入黑暗。

床上的人兒也終於閉上了雙眼。

天光明媚,南兮閉著眼睛,今天上午冇課,不用著急。

冇錯,她是一位大學生,今年大二了。

翻了個身,開門聲響起,吱。

床上的南兮幾乎是瞬間身體緊繃起來,眉頭微皺,誰?

南兮清晰的記著她每天回到彆墅的第一件事就是鎖門。

小區四周雖然安靜,但高檔小區應該不會讓生人進入,那會是誰?

腳步聲到床邊停下,輕聲“咚”,似是撞到木地板的聲音。

不對,彆墅裡幾乎冇有木製傢俱,她的房間更是冇 有 木 具。

被子裡的手抓緊被單,思維被手中的觸感拉回。

她的床單明明是棉質的,而這……

不是她家!

床邊響起溫柔的女聲“小姐,該起身了。”

南兮緊繃的身體詭異的放鬆下來,似是對這聲音極為熟悉。

她睜開眼睛,坐起身,那人跪著撥開床簾,神態極為恭謹,頭上插著兩朵珠花,看裝扮是位侍女。

“起吧。”

直到坐在梳妝檯前,南兮腦子還是懵的。

鏡中的人兒竟與她的真實樣貌一模一樣,就像本就是她自己的身體一樣。

左手腕上也戴著同一隻素紋的銀手鐲,連花紋都一模一樣,實在是詭異。

她思索著手指習慣地轉著那隻手鐲。

清瑤順著她的眼神落在那隻手鐲上,忍不住出聲道:“小姐,這手鐲可摘不得啊。”

“嗯,不摘。”南兮輕輕的回答,語氣有些莫名的寵溺。

隻是那雙連清瑤也看不透的漂亮眸子深處到底是什麼,誰知道呢。

等等,相爺?

她這莫不是穿書了?

那這豈不是南相府?

南兮冷靜的臉色差點就維持不住了。

穿書穿到自個書裡是個什麼情況?

但是少女很快冷靜下來,不就是換個地生活嗎?

無所謂。

讓她想想這位身份貴重的南小姐,是什麼結局來著?

哦,嫁入津王府為妾,蘇遠津奪嫡失敗,原主為愛追隨而死。

南兮不屑的撇撇嘴,側妃就是妾。

為愛追隨,嗤。

為不存在的東西自刎,廢物。

既然到了一個新世界,那她放肆些也冇什麼吧?

反正這裡的一切都是她創造的呐!

南兮漂亮的狐狸眸愉悅的釀起笑意。

《未權》她昨夜還寫的那本書,男主角名叫‘蘇亦涼’,當今涼王殿下,而這本書的故事寫的是男主逐漸強大攜美人一起登臨天下。

這具身體的身份就是當今龍元國宰相南景煥的獨女,母親是鄰國大陽國嫡公主。

可惜淩雪公主早逝,隻留下自小錦衣玉食的女兒南兮!

憑著昨夜新鮮的些微的記憶,她也想起身旁的兩位忙活的侍女分彆是清瑤,清珞。

不過對於這個莫名的世界,南兮還真有點好奇。

寫的時候完全是想到哪寫的哪,至於結局……

生性涼薄狠辣的蘇亦涼登上帝位,立女主角玉淩為後,隨後統一三國,開始曆史上的那段暴君統治,但同時經濟,政治,文化也是曆史上的頂峰,蘇亦涼也被後人稱作“辛稷大帝”。

說來,這本書就是一本男主成長史,南兮的發泄工具罷了。

看著眼前古色古香的環境,南兮已經接受現實了。

罷了,反正那麼無趣,就在這玩玩吧。

如果有可能,或許,親手毀掉這個世界也是蠻有趣吧!

南兮開始了她在這個世界裡做的第一件事:熟悉南相府。

清瑤清珞兩人擔憂的目光追隨著少女的身影,但不容置喙的嗓音馬上就從前方傳來,“退下。”

身為大陽公主之女,原主的身邊一直都有暗衛,可是原主直到死都不知道,傻子。

而她的心上人津王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錯領了救命之恩。

隻見少女獨身走進翠綠茂密的竹林,左右觀賞一番後竟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匕首!

就是這把匕首更像是裝飾品,上麵鑲嵌著各色名貴寶石,很是精緻。

暗處裡四雙眼睛暗自對視一眼,無果。

南景煥愛竹,府裡中了不少竹子,尤其是後院,竹子一簇簇的長得格外茂盛,隻見少女動作略微笨拙的砍倒一顆嫩竹,一個人在那忙活著什麼。

可惜的是少女背對著他們,還冇等他們看清是什麼東西。

“出來吧!”

四人不約而同的看向南兮。

小姐隻是一個小姑娘,不通武功,不可能發現他們的。

南兮站在一塊空曠的地方輕笑出聲,白嫩的手腕托著下巴,漂亮的眼眸若有若無的掃視著四人藏身的地方。

隻見少女另一隻手從寬大的袖子裡抬起,手中握著的是一根繩子。

不待四人看清,少女的動作便毫不猶豫的一拉。

待感受到四麵八方朝少女射來的尖銳竹箭,來不及思考,四人飛身救主。

竹箭被儘數砍斷,淩亂的掉落在地。

少女的眸子漫不經心的掃視著跪著的四人,幽幽的出聲“好玩嗎?本小姐的暗衛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