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因……因為我們有些人還不夠自信!”

博物館內,胖記者鼓起勇氣說道,這,這,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麵對先祖啊,之前隻是看節目,現在先祖居然真的在我麵前!

而且,這和在節目裡看又是兩種感覺,祖宗嚴肅起來問人的樣子,實在是太過可怕了!

心臟砰砰地加速,像是過山車到達了最**一樣,他整個人的心都緊緊揪著,生怕一不小心,就惹這位脾氣最爆的老祖宗生氣。

“說得對!”

朱老祖肅然道:“但,這隻是其一!”

“不加以多方求證,不加以正規史料的評判,與無端揣測抹黑他人的有何不同?也許你們的確無心,但此等舉措,與你們後世那些噴子有何區彆?”

“在場的諸位,爾等有誰知道,垃圾廢鳥是何時真正忌憚我大唐,開始想要向大唐學習的?”

朱老祖再次拋出問題。

但在場的,有位小廢鳥記者不高興了:“朱元璋,雖然你是華夏先祖,但最起碼也對我們大廢鳥帝國保持最基本的尊重吧?”

“你一口一個垃圾廢鳥的,是在寒磣誰呢?!”

這位廢鳥男記者雙眸都快要噴出火來,氣得肚子一會鼓起,一會癟下,讓人也看不出來,他到底是瘦呢,還是胖?

朱老祖瞥了他一眼,厲色道:“你是豬麼,這還用問?”

“咱就是寒磣你們廢鳥!”

“你再敢衝咱多說半字,看咱讓老四滅你祖宗,再讓江逸給你們祖宗來一場直播!”

你……

你你你!

廢鳥記者氣得直跺腳,到嘴的話硬是不敢說出口。

所幸,在場能當記者的,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俗的文化底蘊。

一個身穿製服,踩著高跟鞋的女記者站出來,尊敬地看著朱老祖,言辭謹細,畢恭畢敬道:

“老祖宗,這個,晚輩知道,廢鳥真正開始害怕大唐,是在唐高宗時期的白江口之戰後!”

“這一戰,大唐打得小廢鳥提心吊膽好幾年,生怕我大唐水軍揮師滅其國。於是,他們不得不從公元644年開始花費巨資,先後修築四道防線。”

朱老祖欣賞地看了她一眼,旁邊的曹操見到這美人雙眼放光。

“冇錯,就是白江口之戰!”

一說到大唐牛逼的事情,太宗皇下這下可來勁了:

“此事,還得從大唐的實力開始說起!”

“我大唐雖然有絕對實力可以橫掃各國,然亦有些國家不識抬舉,冒犯天威。”

“這就意味著,唐王朝不管是和陸地之國,還是隔岸之國之間,都會爆發各種軍事方麵的較量。”

“白江口之戰,就是我兒李治,把廢鳥打得如鼠如蟲的一戰!”

說到這,太宗皇帝對李治越發滿意,朕這兒子雖然身體不好,但總算冇給他父皇丟臉,創造了永徽之治。

“冇錯,就是和太宗皇帝說的那樣!”

一個華夏男記者站了出來,一看隻要回答問題,就能夠和老祖宗說話,如此榮耀,豈能光讓彆人占了?

此刻不止是他,許多華夏記者都打算搶答呢!

這下,可把直播間幾億觀眾看眼饞了。

“啊~我也想要和先祖們說話!”

“絕了,這波讓記者們撿到大便宜了!”

“這一期已經出現了千裡馬和伯樂的爭議,這下又輪到乾廢鳥了!”

“不過上一個爭議還冇結束呢,到底哪個更重要咱也冇得出個答案啊。”

還冇等觀眾們說出所以然。

男記者趕忙說道:“七世紀的古代,亞大洲逐漸形成了以中原大唐王朝為中心的國際秩序!”

“這一秩序又稱之為“冊封體製”或“中華天下秩序”、“中華朝貢冊封體係”、“天朝體係”等!

但由於高句麗、百濟、新羅之間的戰爭較量進一步加劇,大唐王朝要如何穩定局勢,成為當時局勢的重中之重!”

“與此同時,小廢鳥也通過他們的革新提升了一定實力,妄圖在周邊樹立自己的大國形象,於是就和百濟、高句麗相互勾結,不斷地欺淩大唐的小弟新羅!”

“甚至,百濟還因為有他們撐腰,就中止了對大唐的朝貢!”

聽到這時,所有華夏觀眾心中泛起的念頭隻有一個——打!!!

揍他個狗孃養的!

這就是大唐帶給後世的底氣,冇有一個觀眾瞻前顧後,思考大唐到底能不能打得過這三個國家!

你可以質疑李世民,但永遠不必懷疑初唐和盛唐時期的軍事實力。

當時的唐高宗本來還對百濟抱有一絲仁慈,心想小老弟之間偶爾打個架也冇什麼,從中調和一下就好了,就給了百濟好幾次迴心轉意的機會。

結果百濟,數次陽奉陰違!

唐王朝因此,對它徹底失去了信心!

既然不聽話,那就滅!

我唐人的話你不聽,唐人的劍你聽不聽?!

唐王朝的統治者當即決定,在百濟故地建立北進高句麗的基地,再南北夾擊高句麗!

要想實現這個戰略設想,就必須乾掉百濟!

這一次,送上滅國套餐的不是薛仁貴,而是一個叫蘇定方的“小人物”。

愛作的小老弟,就這樣迎來了它的噩夢。

公元660年3月,唐高宗李治令左武衛大將蘇定方為神丘道行軍大總管,率左驍衛將軍劉伯英等水陸十萬大軍攻打百濟,和新羅兩路夾擊!

這場戰役,蘇定方率兵從成山渡海,百濟據守熊津江口拒敵進擊!

蘇定方率軍進攻,還冇熱好身呢,百濟軍隊就死傷數千人!

行吧……

蘇定方見這小老弟不經打,乾脆水陸並進,直取其都城泗沘(bi)!

戰爭纔剛開始冇多久呢,蘇定方這都要直接大結局了。

在城外二十餘裡,百濟傾國來戰,送上了一萬多的人頭。

唐軍就這樣一路凱歌,打到了泗沘外郭,之後不費吹灰之力拿下了百濟都城。

就是這樣不講道理,就是這麼簡單粗暴,大唐直接收下了百濟原有的五部,分統三十七郡、二百城、七十六萬戶!

唐高宗以其地置熊津等五個都督府!

可惜,由於唐軍和新羅軍並冇有安撫當地百姓,在唐軍主力撤退之後,百濟又開始了複國運動,擁立他們在小廢鳥的王子扶餘豐為王。

他們想,你蘇定方既然已經走了,總不能再來一次吧?

再說了,這次我們可傍上了廢鳥大哥!

廢鳥大哥決定傾舉國之力來幫我,你個大唐有什麼了不起的,咱鳥哥同樣有和你們抗衡的實力!

你大唐武將再多,難不成還能我複國一次,你特麼就換一個人來?

你們有那麼多能滅國的武將嘛,開什麼玩笑!

唉,很不幸!

他們,還真猜對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