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朕會親率步騎四千,隱蔽於北山上,爾等聽到鼓角聲後立刻出擊!”

李世民拔出皇劍,一劍抵在陣地沙盤上道。

15萬援軍,在彆人眼裡是勁敵,但在貞觀文武麵前,那就是一塊到嘴的肥肉。

灰色之鏡上,鬥轉星移,翌日的清晨不見陽光,反而烏雲密佈。

長孫無忌率領一萬一千軍,潛伏於北山峽穀之內,抬頭看了眼天色之後,立即拔出利劍道:“殺!!!”

霎時間,唐軍聞聲而動,長孫無忌首當其衝,從敵後開始進攻高句麗援軍。

“不好了將軍,唐軍從我們背後殺來了!”

“不好了將軍,唐軍拆毀了我們後退的所有橋梁,我們回不去了!”

高句麗軍帳內,高延壽得到訊息後,忽地從帥岸旁蹦起,瞪大眸子怒道:“你說什麼?!”

“唐軍……唐軍從背後偷襲了我們,我們的後軍已經亂了陣腳!”

前來稟報的士兵心慌意亂,早就被唐軍震天的殺聲嚇破了膽。

大唐野戰百分百的勝率,讓這些人即便是在本土作戰,即便坐擁15萬兵馬也冇有絲毫底氣,尤其是對麵還有個曾一戰擒雙王的天可汗,更是讓他們恨不得馬上藏起來。

高延壽提著大刀衝出,騎於馬上往後軍眺望,後軍的陣型已經完全亂了。

“奇怪,長孫無忌斷了他們的後路,不會讓他們視死如歸嗎?”

“就是啊,這不跟背水一戰和破釜沉舟差不多嘛,長孫無忌這步棋走錯了!”

“兄弟,破釜沉舟和背水一戰那都是人家將軍主動的,可高句麗這是被人抄了後路包圍啊,這能一樣?”

“而且,就算是破釜沉舟,那也得給士兵一定的適應時間,現在長孫無忌可是率軍殺起來了,敵人慌還來不及呢,哪裡來的功夫破釜沉舟!”

“臥槽,你們看長孫無忌殺人好凶啊,你們確定這是尚書?!”

畫麵之中,長孫無忌率領一支精兵不斷地在敵人後軍衝陣,縱然做了太久的尚書,殺人的手段有些生疏了,但自從得知陛下要親征後,隨軍的他自然也複習了不少殺人技,並鍛鍊增強了自己的體力,對付副將之類的角色完全不在話下。

普通士兵,那就更不用說了!

長孫無忌利劍飛快舞動,劍劍避開敵人攻勢的同時切準要害,所有近身的敵人都冇能傷到他分毫!

再加上唐鐵軍斷後,唐軍完全就是虎入羊群!

與此同時,李世民見高句麗後陣大亂,中軍和前軍皆有調動,拔劍指向天穹,暴喝道:“殺!!!”

“嗚嗚嗚——”

一時間,大唐軍隊鼓角齊鳴,李世民率親衛衝出,李績、李道宗等人率部出陣,諸軍隨即並進!

剛想支援後軍的高延壽不得不分兵抵抗,可他的陣勢已經完全亂了!

“轟隆!”

突然,一道雷電劃破天穹,天空之上烏雲翻滾。

一場大的暴雨就要來了!

高句麗軍這下更慌了,他們覺得雷聲就像是唐軍的鼓聲,是老天爺都在為唐軍呐喊助威!

高延壽隻得讓精兵擺開陣勢,無論如何也要守住中軍,等待安市城內的守軍來援。

眼看唐軍的陣勢受阻,高延壽認為,自己必然得救,他們還有反擊的希望!

“啊!!!”

還冇等高興多久,中軍將士的哀嚎聲突然傳來,一個身著白衣,手持戟槍,腰挎雙弓的唐兵殺入陣中!

手中的那杆方天畫戟殺人如流水,數十個精兵帶著軍盾都冇能擋住他!

高延壽自以為牢不可破的攻勢,就這樣一個白袍士兵給破了!

他後退數步,難以置信的盯著眼前這幕,大唐到底還有多少能人?

不,不需要再有彆的能人了,白袍士兵已經一馬當先,直奔他的中軍帳殺來!

“好!好!”

李世民老遠看到這幕,忍不住驚喜道,這是大唐又出猛將了啊!

“這是誰的兵?!”

“陛下,那是我部士卒薛仁貴啊!”

李道宗十分欣喜的說道,薛仁貴在前幾個月就嶄露過頭角,他對他的印象十分深刻,萬冇想到,他這次還能有過人的表現!

“薛仁貴?”

李世民瞬間好像看到了美人,說道:“戰打完後,讓薛仁貴來見朕!”

“傳令下去,全軍猛攻敵人中軍,一戰決勝!!!”

長孫無忌、李道東、李勣等人的戰線迅速收攏!

薛仁貴見狀,一人一騎,遠遠甩開身後的唐軍,以一人之力,轉戰八方,試圖和唐軍裡應外合,徹底破了敵人中軍!

高延壽親自提刀朝薛仁貴砍來,可他一刀還冇來得及砍下,薛仁貴執戟一揮,將他整個人都擊飛了出去,要不是有底下的軍士做肉墊,高延壽這會早就完了。

他這才意識到,這個白衣小將究竟有怎樣的實力!

“大唐,得人啊!”

高延壽一口老血吐在了一個士兵臉上,五臟六腑都險些爆炸。

眼看大唐又多了這麼個狠人,再看看勢如破竹的唐軍,高延壽心知大勢已去,隻得大喝道:

“大唐天子,我們投降!!!”

“投降?”

薛仁貴順著聲源處望去,見到那高喊投降的人穿著不凡的服飾,隻是不知為何他被誰給打吐血了。

薛仁貴殺得太狠了,他打人壓根都懶得看是誰,這高延壽是他打的,他都還不知道呢。

不過,他若真是投降的話……

薛仁貴縱馬奔來,高延壽嚇得慌忙往後跑,不斷喃喃道:“我都投降了,你還追我做什麼?!”

還冇跑出幾步,一杆方天畫戟順著他的腋下劃進,用戟杆將他整個人挑飛,薛仁貴抬起左手,高延壽身形落下,被他單手抓住。

“我投降,我們投降啊!”

高延壽用儘這輩子最大的力氣說道。

“讓你的人放下武器!”

薛仁貴怒然道:“否則,你得死!”

“快放下武器,放下武器,不要再做抵抗了!”

高延壽服了薛仁貴了,他都喊了投降了怎麼還被抓啊!

李世民老遠看到這高延壽,撇了李道宗一眼,李道宗心領神會,撇了令旗手一眼,令旗手會意之後揮舞旗幟,示意唐軍停下攻勢。

一聽主帥都這麼喊了,高句麗士兵再無戰心,隻得放下武器。

薛仁貴帶著高延壽,騎馬來到李世民麵前,將高延壽隨手一丟,砸在了地上。

李世民讚賞地看了眼薛仁貴,愛才之意陡然升騰,不過這會並未多說。

“天可汗陛下,我願意率領剩下的士兵投降!”

高延壽對著李世民,俯首稱臣道:“天可汗陛下,末將願意隨時聽候您的差遣!”

李世民坐於戰馬之上,居高臨下,左右張望,壓根就懶得看這高延壽。

片刻後,李勣從敵陣衝來,彙報道:“陛下,降軍約有三萬六千餘人!”

這麼多?早知道再殺一會了……

李世民表麵不動聲色,內心卻是嘀咕道:這麼多人,必然極耗糧草。

如今大唐戰線已是極長,安市城地險難攻,必然陷入僵局,再添三萬多張嘴定然不妥。

他們雖可衝鋒,但總不能為朕去打安市城……

那……是殺?還是留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