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代世界,白起看到這幕,不由歎道:“看來,太宗皇帝也麵臨了和本帥在長平類似的局麵。”

“無錯,但朕的降卒比你少許多,而且朕絕不能殺,否則大唐就會留下嗜殺之名。”

“到那時,大唐的政府就無法得人心,縱然靠武力壓製了他們,也終將產生暴亂。”

太宗皇帝看著灰色之鏡,說道。

“太宗皇帝,為什麼您不能像白起一樣呢?”

一個男記者站出來,拿著話筒隔老遠采訪道。

“因為,朕是天子!”

太宗皇帝肅然道:“朕既然在高句麗戰場上,就代表了一個國家,所做的任何決策均無人可做擋箭牌!”

“那,若是有,您會殺嗎?”

一個記者好奇地問道:“曆史上的您的確把這三萬降卒給放了,正如您所說,這事冇有人可以幫你背鍋,所以您很可能是不得已為之。”

太宗皇帝笑了笑,搖頭道:“朕當然不會!”

“為什麼呢?”

在場的記者全都詫異了,不殺這些人,難道留著他們回去再對抗自己?

“區區三萬降卒算什麼,他們已經被朕的唐軍嚇破了膽,就算全部放走也不足為懼,他們絕不會再有膽魄與唐軍為敵。”

“太宗皇帝,晚輩也有一個疑惑。”

一個女記者站出道:“一旦放回三萬降卒,哪怕他們真的不敢,也必然會被趕鴨子上架!”

“晚輩認為,就算是三萬頭豬,也足矣對唐軍造成不小的衝擊,您為什麼就有這樣的魄力呢?”

這個問題一出,其他人也都十分渴望得到答案。

要知道,唐軍不是說打完這一仗後就準備撤軍了,他們的目標可是高句麗的國都平壤,這還有著不少城池要去打。

在這種情況,放走的降卒肯定會成為敵人,可唐軍居然還敢放走,這不是變著法讓他們對抗自己嗎?

對此,太宗皇帝無所謂地笑笑:“莫說是三萬頭豬,就算是三萬頭猛虎,也對唐軍造成不了大的衝擊。”

“後世,你們完全可以對大唐再自信些。”

“雖說曆史上的朕未能攻破安市,但高句麗的軍隊也無法對唐軍造成任何重創,唐軍最多也就是撤兵,絕不會有大的傷亡。”

太宗皇帝正對著那記者的攝像頭,也懶得擺架子,十分隨意地說道。

然後,他伸出手,指了指灰色之鏡上的李世民,淡笑道:“就像當時的朕,顧慮的最多的,也隻是我唐軍多了三萬多張嘴。”

“後世不妨想想,為什麼朕想的不是大唐添了三萬多戰力?”

觀眾們順著太宗皇帝的引導思考起來。

很快,就有記者得到答案道:

“因為唐軍看不上這三萬俘虜,認為他們聊勝於無!”

太宗皇帝讚賞地看了那記者一眼,傲然道:“後生說對了!”

“哪怕是三萬頭豬,還可以宰了當肉吃,但三萬頭俘虜,還不夠我大唐幾千人打的,要他們有什麼用?!”

太宗皇帝霸氣拂袖。

秦俑笑笑道:“太宗皇帝想的怕不隻是如此吧?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太宗皇帝大笑起來:“朕是怎麼想的,後世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話罷,灰色之鏡畫麵一轉。

李世民大手一揮,果斷釋放了三萬多俘虜!

“這……大唐天子真的放了我們?”

一個副將難以置信的看向李世民。

李世民瞥了他一眼:“不跑,是想死麼?”

“回去告訴你們國人,這是朕最後一次釋放俘虜,此役過後,唐軍不可擋,擋者必誅之!”

“不想唐劍飲血的話,就主動獻城投降!!!”

說完,李世民帶著大部隊浩蕩離去,隻留下三萬多俘虜麵麵相覷。

俘虜們回到其他城池之後,都不由自主地在其他守軍麵前感慨唐軍之強。

“我告訴你們啊,唐軍可厲害了,我們分明已經依山列陣,可唐軍第二天就能把我們給破了,15萬援軍最後隻活了三萬多人,還是人家天可汗主動放的!”

“真的嗎?唐軍有那麼厲害嗎?”守軍不通道。

“那能胡說嘛,你看我這手臂,就是被一個唐兵給砍傷的,要不是那唐兵壓根冇把我放眼裡,我早死了!”

“這天可汗也太可怕了,三萬多人他說放就放了?”

“何止啊,他還告訴我們,那是他最後一次釋放俘虜了,要是再敢擋唐鐵軍的步伐,就必會唐劍飲血!”

三萬多人,一傳十,十傳百,很快就有好幾座城池的守軍得到了這個訊息。

最後,這些守軍統一得出了一個結論:唐劍——

不可擋!

“撤吧,還守什麼城啊,我們怎麼可能打得贏唐軍!”

“冇錯,唐人太厲害了,天可汗的力量壓根不是我們可以抗衡的!”

整個高句麗國,因此舉國皆驚!

黃城、銀城兩大城池的守軍得到這個訊息後,在麵對唐軍時不戰而退!

“兵法之至上,不戰而屈人之兵,太宗皇帝,你做到了。”

白起看向太宗皇帝,眼裡多了幾分尊重。

“那武安君,可做到了?”

太宗皇帝被誇了下,當即得意洋洋道。

武安君笑了笑:“本帥無論在朝在野,皆可一怒諸侯懼,安居天下息。”

“不知太宗皇帝,認為白起可做到否?”

這……

太宗皇帝滿臉黑線,他就不該問這個問題!

這不是把臉貼上去求人家打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