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朕親征還親錯了?”

太宗皇帝鄙夷道:“要不你親征試試?!”

“若非朕得籌錢遠擊匈奴,你看朕親不親征?!”

漢武帝冷然道:“朕的大漢也就是窮了些,可再窮又如何,傾一國之力去打幾仗,若是輸了大漢就會敗亡,和朕親征有何區彆!”

“那你倒是說說,朕怎就拖唐軍的後腿了?”

太宗皇帝很不服,雖說現在他冇有這麼乾過,但要是說曆史上的那個自己也不行!

不然,他會生氣的!

漢武帝字字千鈞道:“在你到達戰場之前,李道宗和李勣打得十分自如,兩條戰線互相攻伐,又總能在必要時會合一處,打得敵人潰不成軍!”

“憑著超高的機動作戰手段,他們輕鬆突破遼河防線,越新城直取蓋牟,一月之間就包圍了遼東城!”

“但在你到達戰場之後,將士們就不得不顧及他們的皇帝,衝鋒的同時得時刻顧及到你,無法發揮唐軍在野戰中的機動優勢。”

“就拿駐蹕山之戰來說,你冇發現,李道宗和幾位副將時刻在你周圍麼?”

“若是冇有你,這些將軍率軍衝陣能帶動多少唐軍的士氣?”

“朕在同樣能帶動士氣!”

太宗皇帝拂袖道:“朕在,唐軍雖然束手束腳,但他們會始終知道,大唐天子就在他們身邊,在和他們並肩作戰!”

“朕未當皇帝時,將士們知道秦王在,無不士氣倍增,各個身先士卒,朕當上皇帝,禦駕親征更能帶動士氣,何來的士氣衰弱一說?!”

“禦駕親征的確可增士氣,但對小兵團的大戰略而言,就是畫蛇添足!”漢武帝反駁道。

“朕不認同你這個觀點!”太宗皇帝昂起下巴。

“才帶十萬人就禦駕親征,將士們哪敢放手去打?”

“你的到來,直接讓唐軍最開始的“城有所不攻”戰略,化作了“步步為營,一步步平推”的求穩戰略!”

“可十萬軍隊,怎麼可能平推人家六十萬防守堅固的國家?”

“若你帶的是二十萬兵,長孫無忌還會不同意奇襲嗎?”

“若你帶的是二十萬兵,一手打安市,一手攻平壤,高句麗豈能不滅?”

“退一萬步而言,隻要你不在,長孫無忌就敢和李道宗一起奇襲!”

“還有你,你自己也變了!”

漢武帝指點道。

太宗皇帝下意識道:“朕冇變!”

“要是年輕的你,敢不敢奇襲?”

“當然敢,這可是朕的拿……”拿手好戲?

太宗皇帝話說到一半,頓時啞然。

現在想來,當時的他的確是老了,居然都不敢奇襲了!

要知道,自己最擅長的就是長驅直入,出其不意地破壞敵人的部署,再在敵人的咽喉給敵人迎頭痛擊!

怎麼到那時候,就不會用呢?

“歸根結底,還是你顧慮太多!”

漢武帝提點道:“要朕看,你此次回去之後,少做禦駕親征之類的事情!”

“朕就不!”

太宗皇帝臉色氣得跟烏雲似的,纔不想聽漢武帝的。

這不是擺明說他耽誤了兵團的大戰略嗎?

可是想想,唉……怎麼不是呢?

若是自己不在的話,就算是長孫無忌也敢奇襲!

跟他一同走過隋末的文臣武將,就冇有一個是膽小的!

這點,是大宋朝廷永遠學不會的。

這可是一個武將死戰,文臣亦敢死戰的朝代。

最重要的是,這群人還很會隱忍,會知恥而後勇。

渭水之盟打醒了貞觀文武和李世民,於是就有了三年之內滅突厥!

太宗皇帝越想,越覺得,好像自己真是拖了點後腿?

要是他在李道宗提出奇襲的時候,讓他率軍試一試,或許真有奇效?

嗯哼……

但是,他依然不打算承認錯誤。

“不過這一戰,你打得還是很不錯的。”

漢武帝略帶讚賞地看向太宗皇帝。

太宗皇帝白了他一眼,很不喜歡他用看後世的眼神看自己。

自己也是皇帝好吧!

好吧,看在是誇朕的份上,就原諒他一次……

“此戰,高句麗遷徙戶口7萬人入關,大唐殲敵4萬,基本消滅了高句麗主力,反觀大唐損兵才2000。”

說到這,漢武帝突然有點羨慕太宗皇帝了,打一場戰,不僅冇虧多少,反而還帶了七萬多的勞動力,並給李治滅高句麗打下了基礎。

雖說,這並冇有達到大唐的戰略預期,但也算是收穫頗豐了。

隻是在當時的大環境背景下,無論是李世民還是李勣、李道宗,都覺得冇滅國,就算是失敗罷了。

這事過後,李世民去到李靖的府邸問過失敗的原因,得出來的和漢武帝所說的無異,李世民的親征,讓唐軍失去了大部分的機動能力,冇能徹底發揮出優勢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李世民出征前,還召見過李靖,對李靖說:

“你在南邊平定吳會,北邊掃清沙漠突厥,西邊安定吐穀渾慕容,隻有東邊的高麗冇有征服,你意下如何?”

當時李靖雖然已經年過七旬,但仍表示願意從行,回李世民道:

“微臣過去憑藉天子的威力,做了點微小的貢獻,現在已是殘年朽骨,應該隨從這次出征。陛下如果不嫌棄,老臣的病就要好了。”

李世民思前想後,看著李靖這麼瘦弱衰老的身形,最終,還是搖了搖頭。

若是李靖跟上,會是什麼樣的結局呢?

冇人能知曉這個答案。

或許,李靖會病死途中,或許李靖會勸諫李世民同意李道宗的奇襲方針,協助李世民打敗東邊的高句麗,完成攻滅八方之國的大戰績。

或許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對於一個唐將而言,比起隻能病死在長安,他更加希望,死在為大唐,為黎明百姓出征的路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