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標兒若是還在,咱隻需殺掉那些貪贓枉法的權臣就行,以防咱死後,他們仗著有開國之功,讓咱標兒不好動他們,變本加厲地禍害百姓!”

“可標兒,冇了……”

一想到這,朱老祖心中的憤恨就像泉湧一樣遍佈全身,他眉頭皺起,拳頭緊握,恨不得能用自己的命去換回兒子的性命!

觀眾們這次終於明白,為什麼朱元璋晚年要大開殺戒了!

“臥槽,我還真冇往這個方向想過!”

“本以為許多皇帝都對話過了,已經冇多少先人之心可以剖析的了,現在才發現,原來先人身上還有這麼多我們想岔的地方!”

“可不是嘛,哪怕典藏華夏已經播出了,現在網絡上還有無數人說嶽爺是愚忠呢,分明看不清大局!”

“唉,所以說啊,像典藏華夏這樣的節目還是很有存在的必要,像我之前,也一直以為嶽爺愚忠,可是看過典藏華夏之後,我才知道,後世對他的誤會到底有多大!”

“你們說,像漢武帝、隋煬帝、李世民這些有地方被黑也就算了,畢竟前兩個在位期間,當時百姓是真的痛苦,第三個也確實弑兄殺弟!”

不少觀眾極其激動地抱不平道:“可嶽爺分明是為百姓做出了極大的犧牲,卻被我們現代那麼多後世說他是愚忠,我光是想想就氣憤!”

“忠於百姓的人,還存在愚忠之類的說法嗎?”

“是啊,我們一直以為嶽爺是忠君,可人家背上刻的,是‘儘忠報國’,就連趙構要召回他,都得花上十二道金牌!”

觀眾們越想,越覺得現在網絡上的許多觀點都出現了偏差。

此時此刻,他們又不由看向了朱老祖,這個在他們印象中十分殘暴的人,晚年時所做的一切,何嘗不是為了大明的百姓呢?

燕城彆墅裡,秦漢明老爺子躺在專門空出的病房裡抽抽著,滿是皺紋的眼睛死死注視著朱老祖和江逸。

這纔是他心中的洪武大帝!

“老爺子,等朱老祖回來冇準還想見您呢……”

中年醫生摸了摸頭髮一根不剩的頭,心底焦急萬分。

果然,一聽到這,秦老爺子的血壓終於平穩了些,急促起伏的胸腔頻率總算是慢下了,中年醫生歎了口氣,擦了擦額頭上的汗。

“江逸……說的對啊!”

秦老爺子聲音斷斷續續:“朱老祖在得到天下之後,想的也隻是讓自己的子孫為王,讓他們鎮守大明的天下,以此敲打勳貴。

朱標若是在,大明天下必會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,有文有武,相互製衡,大明江山就可以實現一個平穩,甚至是遞進的過渡。”

“可惜,太子朱標終是冇能承受住這一切,冇能意識到朱元璋的苦心啊。”

“對了,對了!!!”

秦老爺子突然像是意識到了什麼,上半身直了直:“這又是江逸說的城有所攻!!!”

“這就是朱老祖城有所攻的又一個地方!”幾乎是和秦老爺子的話音同步,江逸在秦俑坑中,屹立在眾多先祖麵前開口。

“這也包含城有所攻?”

記者們紛紛不解,他們發現,僅僅憑藉自己的腦袋,完全跟不上江逸的節奏啊。

江逸鄭重道:“一麵是陪同您一同打天下的勳貴,一麵是您大明江山社稷的穩定,這都是老祖您想要保全的。”

“在兩種極難兼得,似乎一定要有所失的情況下,您選擇了給自己的兒子們封王,找到能同時保全的核心點。”

“因此,晚輩鬥膽認為,先祖您當時並非冇有看出封王的弊端,畢竟周朝後期的禮樂崩壞,以及漢朝時的七國之亂,這般血淋淋的例子任誰都可以從中得到教訓。”

“但您,依然選擇封王,除去想讓自己的子孫世代守護大明之外,還想要實現的,就是權利和江山的和平過渡,以此削弱勳貴的勢力。”

朱老祖聽著江逸的話,嘴角微微揚起,看起來心中的鬱結像是少了一些。

他知道,後世們隻要稍想一番,定能夠想到這一層。

隻是,自己在後世的眼裡,似乎就已經是個殘暴之君了,以至於很多人單憑表麵,就覺得他嗜殺殘忍。

殊不知,他何嘗不想那些跟自己打天下的勳貴們,能有一個好的晚年呢?

他們陪自己打完天下之後,各個是加官進爵,得以儘享開國元勳的榮耀。

縱然他們權勢過大,很可能會威脅到下一代君主,自己想的也隻是利用兒子們去製衡他們,也儘了最大的心力和寬容。

“但很可惜,這一切都在太子朱標死後,化作泡影。”

江逸說到這裡,心裡也感到十分遺憾,他頓了頓,繼續道:

“要是太子朱標能撐住的話,一切就都會好很多,大明不會有內亂,會有更強的實力去開疆擴土,守護華夏。”

“那些勳貴,可以讓他們繼續去為大明打仗,隻要讓他們忙起來,就不會有心思再想那些彎彎繞繞的,再加上大明天下又有自己的親兄弟守著,那些勳貴縱然有異心又怎樣?”

“就算他們擁兵自重,或者帶兵出征的時候造反了,朱家諸王聯起手來,在本家地盤還打不過一群勳貴?”

“勳貴的糧草有限,士兵戰心也有限,但朱家諸王,那可是守護自己的天下,諸王的士兵可都是在保護自己的父老鄉親!”

“那些反賊士兵的家屬都在朝廷手中,無論怎麼推算,勳貴們要鬥過朱家諸王,勝率都微乎其微!”

先祖們仔細聽著江逸每一個字的分析,朱老祖詫異地看向他,冇想到江逸竟然想到了這層。

觀眾們頭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,忍不住順著江逸的話展開思考。

他們發現,那些自己以為是錯誤和暴力的決策,似乎出現了新的解答?-